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99章 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99章 沒了字體大小: A+
     

    素心得了安怡的保證,很是高興,那話也如流水一般地說個不停:“九姐姐真是死得冤枉,雖然那個姓田的和姓張的都不肯承認,卻也經不住這麼多的人證物證,聽說順天府已經選定了日子,就要開棺驗屍。【首發】他們都說裡頭的不是九姐姐,而是九姐姐身邊的一個丫頭,也不知是真還是假。”

    安怡不予置評:“打開看過不就知道了?”

    素心猶豫片刻,輕聲道:“也不知道九姐姐究竟是被弄去了哪裡。”她身邊的丫頭使勁拉了她的袖子一下,她趕緊道:“我不是故意說這些給姐姐聽的,只是覺得姐姐被牽扯進這件事裡去,早年也得過九姐姐照顧,想必會對這事兒多幾分關注。其他人我也不敢和她們說,所以就多了幾句嘴,若是有冒犯的地方,姐姐不要和我計較。”

    安怡早已練就金剛不壞之身,面不改色地道:“你說得不錯,我的確對這件事很是關注。不提九姐姐當年如何,只就事論事,我就不樂意看到惡人逍遙自在,他們既然作惡,就該被懲罰,相信每一個心裡有正義的人都會和我有同樣的想法。”

    換而言之,和她有不同想法甚至於是責怪她的人就是心裡沒有正義的。這個遠房堂姐很有些意思,不但強悍,而且機巧,素心啞然失笑,見幾個堂姐妹豎起耳朵偷聽,便故意問道:“我聽說姐姐那日不但叫人來救了張氏,還把自己的狐裘給她禦寒,又是爲了什麼呢?”

    安怡坦然笑道:“因爲我不想她死得不明不白的,害得我不明不白地揹負污名,就這麼簡單。”至於那什麼捨不得張欣就這樣簡單死去的話,還是不要說出來嚇唬小姑娘們了。

    素心便道:“也就是說,流言就是流言,姐姐不怕?”

    安怡正氣凜然:“正是。”

    那幾個小姑娘便都顧左右而言他,說起了其他的事。

    除去關於田氏的事引起太多關注,安侯府因爲老夫人病重未曾赴宴之外,今日平太太辦的這個賞梅宴是十分成功的,薛氏和安老太倍受吹捧,走到哪裡都要被人說上幾次恭喜,安怡也因爲有素心的全程陪同照顧而過得比較開心。

    天氣寒涼,申時過後衆人便逐漸離去,安老太也率了薛氏等人和平太太告辭:“多謝你的招待,今日真是過得愉快。”

    平太太即便心中暗自得意,也要謙虛幾句,兩下里正在客氣時,一個婆子遮遮掩掩的走進來,瞧着就是有事的樣子,平太太連忙把安怡一家子送上了車。

    安老太回味着今日的熱鬧,倒也有幾分真心感謝平太太:“我們一家子終究是沒有平侄兒一家子在京中經營的時間長,人面也沒她熟,今日多虧了她,才能讓那些愛亂嚼舌頭的人有機會瞧瞧咱們家如今的光景,該閉嘴的閉了嘴。我瞅着她方纔是有事的樣子,也不知道咱們能不能幫上忙。”

    安怡便吩咐蘭嫂:“讓人去打聽。”

    今日這事兒還真不是平太太家裡的事,因此等到衆人回到家中,消息也就傳來了,原來是安保鳳出了事。縱然他搶先休棄了田氏,也沒能逃過一個失德不孝之罪,之前掛着的閒職被撤,連功名也被革除了,現在安家三房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安憫活了下來,安懷的庶吉士也還在,父子三人可以依靠分得的那點祖產勉強度日。

    安老太實在恨極了這家子,虛情假意地嘆道:“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只是安懷那孩子心高氣傲,眼睛生在頭頂上,也不知道還好意思去見同學麼?就算是他臉皮厚忍下來,熬到將來點官,估計也得不到什麼好差事吧?”

    薛氏笑笑:“總要過日子的。”

    安老太道:“是呀,總是要過日子的,總不能爲了這個就一頭碰死掉。只是這兄弟倆的親事真是難了,實際一點呢還能找個不錯的姑娘,若還是挑三揀四的,那是真沒辦法了。”

    說話間,外頭又傳來了消息:“安侯老夫人沒了!老爺讓太太準備奠儀,明早親自過去一趟呢。”

    薛氏彆扭地道:“去做什麼,招人恨麼?”

    安老太便訓她:“這就是你不懂事了,好歹也是族人,你若不去,人家便要說咱們家失禮,咱們去了,他們要給我們臉色看,那便是他們無禮。去吧。”

    安怡從旁邊站起身來:“我陪着母親去吧。”

    薛氏不想要她露面:“你還是不要去了吧,他們家還不知多恨你呢。”

    安怡道:“那裡可是豺狼窩,我若不去,只怕母親擋不住。何況我總不能一直藏着不露面的,別人越把這事兒當成事兒,我就越要不將這事兒當成事兒纔好。”她想要去見甘嬤嬤。安老夫人那天和她說的那一席話,終究是在她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跡,她不願意再去見朱側妃,卻需要將此事了結,若是甘嬤嬤樂意,便能將那些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告訴她。

    薛氏還要再勸,安保良進來道:“讓她去吧,我也帶着安愉去長長見識。不管他們家爲人處事如何,有事時族人就該上門相幫,不然風氣便要壞了。現在讓人瞧着咱們家是怎麼做事的,將來肯幫忙的人才會多。將來怡兒出嫁,家裡就安愉一個人支撐門戶,不教會他爲人處世,不讓他和族人熟悉起來,他會很艱難的。”

    薛氏便不再言語,跟着安怡一起準備了上等的奠儀。次日清早,一家子起了個大早,除去安老太外,其他人全都往安侯府去。安侯府已經換了白燈籠,門上貼着白紙,裡裡外外哭聲一片,進出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勉強還算熱鬧。

    安二老爺正在前門迎客,看見安保良一家子都來了不由十分意外,卻也沒有失禮,親自將一家子迎入靈堂,給安侯老夫人燒過香行過禮後,就有人來將安怡和薛氏領到一旁歇息。

    此時天色尚早,安侯老夫人平時爲人尖酸不厚道,安氏一族的女眷在場幫忙的並不多,多的是她的孃家人和安侯府已經出嫁了的姑奶奶們。因此安怡與薛氏纔剛落座,就迎來了好幾道仇視的目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