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97章 敬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497章 敬重字體大小: A+
     

    爲着鄭王妃眼盲的緣故,今日安家待客請的不是京城有名的戲班子,而是另請了最紅的女先生來說書。聽到一半,想要起身更衣,自然驚動了薛氏等人,薛氏便要親自引她去後頭,卻見安怡含着笑來了,先給衆人行過禮,自然而然地扶了鄭王妃的手道:“我領着王妃去吧。”

    平太太便道:“你這孩子,我們只當你是害羞,不敢露面,這會子知道你娘要忙活,你倒心疼起你娘,立刻就出來了。”

    這話裡多有試探之意,爲什麼害羞不敢露面?當然是因爲知道自己好事將近,而鄭王妃已經進門這麼久了,卻絲毫沒有表示出一星半點兒要聯姻的意思。

    安怡含着笑,鎮定自若地道:“嬸孃總是能幫我找到好理由,但誰不知道我是個皮猴兒,方纔不是故意躲起來怠慢王妃,而是剛好有事耽誤了。”

    鄭王妃笑而不語,由着她把自己往後頭領。穿過長廊,花廳裡的說笑聲漸漸遠了,安怡這才道:“有些日子沒見着王妃了,本是說過要去給您診脈行鍼治眼睛的,怎奈這一段意料不到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便耽誤了。”

    鄭王妃平靜地道:“知道你事情多,並未怪你。”

    說起來,以二人即將成立的關係來看,鄭王妃對自己的態度太淡然了些,還不如從前見着時親近。安怡不由笑了,男人總是以爲女人什麼都不知道,是能輕易就瞞過去的,卻不知道女人最是敏感,總是能從一些蛛絲馬跡裡發現端倪,進而論證一些猜測。

    特別是鄭王妃這樣的人,年少喪夫,獨自撫養兒子成人,一路艱難走到今日風光。眼盲之人耳朵和感覺便會更爲敏銳,她哪裡又會是那種滿天風雨,唯她一人被瞞得死死的,什麼都不知道的角色?說不知道,不過是因爲不想知道而已。不追究自己,也不過是未到時候。

    安怡也不多說旁的,周到引着鄭王妃入了廁,等她出來伺候着她淨了手,才道:“我的居處離此不遠,王妃難得有機會來我們家裡做客,不知可否願隨我一同去坐坐?”

    鄭王妃笑道:“有何不可?就是還該使人去前頭說一聲,以免你祖母她們等煩了。”

    “是。”安怡吩咐欣欣往前頭去傳話,扶了鄭王妃往自己的房裡去。她並不擔心鄭王妃看不到,因爲事後甘草一定會說給鄭王妃聽,而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居處陳設多少也能說明一二。

    先去過藥房,又到安怡的居處坐下,安怡親手奉茶,鄭王妃含笑道:“你泡茶的手藝倒是不錯,這是雲霧鑽林茶吧。”

    安怡恭敬地垂手立在一旁,道:“這茶還是太后娘娘賞的,平時捨不得吃。”

    鄭王妃就道:“你坐吧。”

    “我有幾句話要和王妃說。”安怡看了眼甘草,鄭王妃擺擺手,甘草便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和蘭嫂一左一右守在門外。

    話到說時,反倒覺得有些難以張口,不過是因爲患得患失罷了,安怡有些緊張地搓搓手,微微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最近有些關於我的流言,說起來不是太好聽。我不敢瞞着王妃,怕日後王妃知道了,會不喜歡。”

    鄭王妃便收了臉上的淡笑,平靜地道:“那麼你就不怕我知道了更不喜歡麼?”

    “當然害怕啊。”安怡輕嘆一聲,“如今這京裡不知有多少女子羨慕我,羨慕的不是我的醫術,也不是我父親的官職,更不是這個鄉君的封號,而是羨慕我僥倖得了王妃的喜歡,可以經常去國公府做客罷了。”

    這不過是委婉的說法,其實安怡是指這樁即將到來的親事罷了。但是在這樁親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是鄭王妃,她若是不喜歡,若是不答應,即便謝滿棠再強悍,再足智多謀,也很要費些周章,更何論將來婆媳二人相處還會發生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鄭王妃淡淡地道:“我不曾聽阿蠻提起,這是你自己的主意,還是阿蠻讓你來和我說的?”

    如果是她自己的主意,那便是她自己的事,可以看作是光明磊落,也可以看作是心機深沉,但終究喜歡或是不喜歡,都是她自己的事。如果是謝滿棠自己不說,偏讓她自己來說,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可以看作是兒子幫着未來的媳婦算計母親,比兒子獨自拿主意隱瞞母親來得更要嚴重。

    安怡很明白這裡頭的差別,更何況,這的確是她自己的主意,所以答來更爲磊落:“是我自己的主意。”也不忘幫謝滿棠解釋一二:“公爺他是做大事的人,大概是不會把這些小事放在心上的。”

    鄭王妃不置可否:“你的意思是,你覺着這不是小事?”

    安怡誠懇地低聲道:“在我看來不是小事。總有一日,您總會知道這些流言,心裡就會不舒服,您不舒服,大家就都不會舒服。雖然我不是一個隨時都很誠實的人,卻不想讓您爲了這種事不舒服。”

    鄭王妃沉默片刻,淡淡地道:“你是想告訴我,你很看重我?”

    安怡強調:“不僅僅是看重,更是敬重。”因爲你是謝滿棠的母親,我因他而敬重你;因爲你從未爲難過我,不因我是小官之女和醫女而輕視我,也未因我做了鄉君而更加看重我,更因爲將來我們可能會在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所以我看重你並敬重你。

    鄭王妃不再說話,安怡也保持沉默,只在茶水變涼時上前替鄭王妃換了熱茶。鄭王妃有些疲累地撫了撫額角:“不用說了,我都知道。前兩日宗室裡有位嬸孃去看我,已經和我說過這事兒了。”

    安怡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只聽鄭王妃又道:“阿蠻刻意隱瞞,不讓我知道這事兒,我當然能體諒他難得遇到一個喜歡的人,難免不願節外生枝。可是你卻不同,你若刻意隱瞞,我便會覺着你人品有問題。棠國公府人丁凋零,如若娶了個人品不好的媳婦,三代人都要受影響,因此今日是你唯一的機會,所幸你自己說出來了,不然我不會請人來提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
    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