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96章 止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96章 止之字體大小: A+
     

    謝滿棠盯着面前的銀票、只剩下一枚印章的白紙,以及那隻綠意瑩然的翡翠平安扣看了許久,突地笑出聲來。【首發】他真是多此一舉了,這幾樣東西便是跟着田均一直到順天府裡又會如何?最終不過是打個轉,再回到王家或是安侯府手裡而已。

    以安怡的謹慎,一定沒人從她那裡見過那隻平安扣,空白的信紙也不能說明什麼,這三件東西加在一起反倒可以從側面證明田均夫婦倆的齷齪,證實他們謀財害命的行爲。但既然已經拿出來了,那也不必送回去了,謝滿棠把這三件東西收好,叫人進來:“把這東西送去給王司業,讓他去找安氏的族老們,叫了安侯府的人一道,商量一下要怎麼處置吧。”想了想,又讓來人:“再給田家那女人送個信,要不要他們家的獨苗活着,就看她的態度了。”

    待到這邊收拾妥當,他方起身走到廊下,叫甘辛過來:“今日要去安家做客的,王妃準備妥當了麼?”

    甘辛笑道:“甘草姐姐方纔已經使人過來傳信,說是王妃準備好了,就等着公爺一道呢。”

    “唔。”謝滿棠志得意滿地迎着了鄭王妃,將人扶上車去,自己騎了紫騮馬在一旁跟着。進了金魚巷,遠遠瞧見安宅門前整潔井然,便微微笑了,吩咐甘辛:“往前頭送信去。”

    他心情好,連帶着手下的人也高興。甘辛歡喜地跑走,沒多會兒,就見安宅中門大開,以安老太爲首的一家子人都笑眯眯地迎了出來,另外還有幾個安氏族裡有臉面的客人和以及薛家大舅、舅母陪着,可見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鄭王妃聽見聲響,摸索着問甘草:“人好像還不少?不是說他們家人口極少的?”

    甘草含笑道:“似是請了族裡的長輩作陪。”

    鄭王妃就笑了:“是該這樣。”男婚女嫁,總要慎重熱鬧一些纔好,此番縱然不是正式提親,但也是正式和親戚好友宣佈兩家有結親的意願。等到她從安家做客回去,就該請大媒正式上門提親了。這樣重要的事情,安家怎麼重視都不爲過。

    甘草看着那些人各式各樣的表情,卻忍不住有些憂慮,這些天裡,關於安怡的那些流言全都是瞞着王妃的,國公爺固然是好意,怕王妃聽了心煩,但王妃總是要出門走動的,誰知道這些人裡會不會有誰把事兒捅破給王妃知道?那時候王妃還不知樂不樂意呢。

    什麼鬼魂附身之事當然是無稽之談,但一個姑娘家捲進這種事裡去,被那對噁心人的夫婦一個嫉妒,一個覬覦,被人總是掛在嘴邊談論着總歸不是什麼好事。甘草悄悄去看謝滿棠,暗歎公爺好生定力,也忍不住感嘆安怡真是好福氣。

    正感嘆間,馬車已是到了安家門前,一羣女眷迎上來,熱熱鬧鬧地簇擁着鄭王妃進了門,謝滿棠則被安保良和安氏幾個族人領去外院。甘草在人羣中尋找着安怡的身影,然後與謝滿棠的目光碰上,謝滿棠平靜地看着她,什麼特殊的表情都沒有,但甘草就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順從地對着謝滿棠屈膝行禮,表示自己明白他的意思並一定會照辦。

    謝滿棠的目光掠過她,雲淡風輕地跟着男人們走遠。甘草輕拍胸口,認真地扶着鄭王妃,不時將安家園子裡的景緻說給她聽,有人要和鄭王妃說話時,又和鄭王妃說明這是個什麼人。

    安老太很得意,覺得今日真是讓那些等着看他們家笑話的人亮瞎了眼,薛氏則有些心虛,因爲心虛就越發熱情,周圍的人各懷心思,有一心想要促成此事的,也有冷眼旁觀想看最後究竟會有什麼結局的,氣氛便失了那份輕鬆自如。

    安怡一身盛裝,站在隱蔽處默默看了一回,吩咐欣欣:“你去前頭找到公爺身邊的小廝甘辛,和他說我有事要見公爺,讓公爺到洗秋臺去。”

    洗秋臺是上次被張家縱火燒燬了的那個院子,早已經荒廢了的,因爲裡頭又死過人,家裡又要搬走,就沒有修葺,平日大家都不往那裡去,越發顯得破敗。這不符合欣欣對於才子佳人花前月下的幻想,便噘着嘴道:“那個地方有什麼好?冷冷清清的,景緻都沒有,姑娘便是想和公爺說話,也要選個好些的地方。”

    這臭丫頭真是被慣壞了,安怡又好氣又好笑,拍了她兩巴掌,不耐煩地道:“讓你去你就去,怎麼這麼多廢話?再多嘴就把你送了平太太家的素心小姐,反正她也挺喜歡你的,和我要過你幾次了。”

    欣欣這才朝她吐吐舌頭,一溜煙跑了。

    安怡推開洗秋臺的院門,一直走到那棵被火薰死了大半的枇杷樹下站定了,靜候謝滿棠到來。

    安家的這處宅子並不大,謝滿棠很快就來了,看見她便笑了:“什麼事這麼急?”

    安怡朝他微笑着:“我這兩天做了些事,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謝滿棠不否認:“我一直都很知道,做得不錯。有些事有些人,很合適用雷霆手段在暗黑中一舉殲滅,但有些事有些人,卻不適合這樣做,悄無聲息,只會留下更多的猜疑和流言,唯有光明正大才可以止之。”

    他的衣袖上沾了一點草屑,安怡十分認真地給他摘去了,再十分認真地道:“我也是這樣想的。如果我把他們倆給弄死了,不小心給其他人發現了,追查起來,我大概就會被逼着一而再,再而三地掩蓋,繼續做下很多事,牽扯進更多的人吧?那樣,你大概也會更忙。若是遮掩不好,人家總會知道我是個殺人犯。”

    和之前她殺死胡三賴和宮中的那兩個太監不同,她若殺死了田均和張欣,是不能輕易善了的。如果沒有眼前擁有的一切,她可以爲所欲爲,怎麼痛快怎麼來,因爲有了這一切,她倍加珍惜,就寧願走一條更曲折更長遠,卻更踏實的路。

    謝滿棠默默注視了她片刻,輕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件事我原本是打算過一段日子再和我娘說,既然你覺得不妥當,那便由你親自告訴她吧,剩下的事我會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
    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