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94章 真是不懂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94章 真是不懂事字體大小: A+
     

    田均用一種非常誠懇的語氣和連城說道:“其實你們都誤會了,內人方纔犯了病,不小心落入湖中,我是想救她……”他一邊辯解,一邊嫌棄自己怎會這樣蠢笨,因爲他發現自己居然只能繼續沿用之前“張欣瘋了”這個藉口來爲自己開脫,而這樣,無形中剛好又幫助了安怡。{首發}

    連城笑了笑,對着他的脖頸比劃了兩下:“淑惠鄉君說她親眼瞧見你掐尊夫人的脖子,又將尊夫人推入湖中。我不太知道這些,但爲了謹慎起見,咱們還是去一趟順天府吧。”

    田均不幹,他臉紅脖子粗地和那些人吵鬧起來,又大聲喊安怡:“安怡,你這樣黑白顛倒就不怕嗎?”他手裡還有她的那些東西,譬如說是翡翠平安扣,譬如說是白老三的那封信,想到這個,他忙探手去摸信箋,卻沮喪地發現在剛纔的廝打中,那封信和銀票一起被浸透了。

    這邊,安怡嫌惡地看着田均,聲音十分清晰地和連城說道:“這個人壞透了,百般脅迫,居然妄想要我嫁給他。這種謀害妻室的人,誰敢嫁他?”因爲一個生了二心,一個百般不甘還瘋着,所以互相廝打殘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這事兒交給我來辦吧。”連城看着張欣,有些猶豫:“總不能讓她在這裡一直躺着,不然先把她送到前頭的觀音庵裡去,再通知張家來接人。”

    安怡道:“雖然我是極討厭她的,卻也不想要她因此死掉害得我說不清楚,我先跟去觀音庵裡暫時照顧她吧。”

    連城十分讚許:“鄉君果然氣度非凡。”

    田均看他二人一來一往,配合得天衣無縫,特別是安怡裝得實在太像,便咬着牙道:“我有幾句話要和淑慧鄉君說。”

    連城很不耐煩:“說什麼說?真不要臉。”

    田均固執地看着安怡:“安怡,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安怡十分輕慢地笑笑,轉頭吩咐永昌侯府的僕人把張欣擡起來帶走,她自己也跟在後頭走了,全然不怕他的威脅。

    連城鄙夷地道:“田大人,你總不會要我親自來請吧?”

    田均咬牙,試圖爲自己爭取最後的機會:“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爲什麼要幫着不相干的人來陷害我呢?我說了,這是一個意外,人不是沒死麼?我終究是要出來的。”

    “你威脅誰呢?無德之人,便是僥倖逃過去,也斷不能再做官了。便是你還做着官,永昌侯府難道還怕你?”連城滿不在乎地招呼下人過來,將他推搡着走了。

    田均皺着眉,想要爲自己找一條生路,但這種僥倖在他看到迎面駛來的那輛黑色的大馬車後頓時蕩然無存。謝滿棠似笑非笑地坐在裡面,和氣地與連城打招呼:“小城,我有幾句話要和田大人說。”

    連城笑得燦爛極了:“哥哥您請。”

    田均緊張地舔着嘴脣,警惕而不甘心地看着謝滿棠:“你要幹什麼?我不怕你的。”

    謝滿棠用一種俯瞰螻蟻的眼神看着他:“可能你還不知道,監察院裡有半數的御史聯名上書彈劾你失德無能,不配爲官。”

    田均猶如被開水燙了一樣,激動地道:“是你……”

    謝滿棠淡然道:“看你這樣可憐,我便拉拔你一把。”

    田均以爲自己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狡詐地道:“安怡她……”

    謝滿棠的臉上猶如籠罩了一層寒霜:“如果你還想留下這條命,就不要跟我提她,拿來!”

    田均裝糊塗:“什麼?”

    謝滿棠撐着下頜懶洋洋地道:“真是不懂事。”

    話音剛落,田均就被幾個漢子如狼似虎地撲倒在地上,將他身上的東西盡數搜了出來。謝滿棠把有用的東西剔乾淨了,照舊讓人把其他東西塞回去,隨即讓人將他推下車去。

    田均被摔了個狗啃屎,來不及爬起來就大聲罵道:“謝滿棠,堂堂天子腳下,你竟敢如此對待朝廷命官。”

    謝滿棠不屑,揚長而去。

    連城走過來踢了田均一腳:“什麼朝廷命官,很快你就不是了。”

    田均大怒:“狗賊仗勢欺人!”

    連城笑道:“首先,狗賊是你,其次,我們就是仗勢欺人怎麼樣?走,咱們先去順天府說清楚吧。想必這件事再加上那雪片似的奏章,儘夠你喝一壺了。”

    他是聖上親封的四品官員,他們竟敢這樣對他,那就說明,聖上已經對他失望了,田均膽戰心驚,雙腿軟到不能站起來。

    “水。”張欣吃力地睜開沉重的眼皮,好半天才看清楚坐在她面前的人是誰安怡含着笑靜靜地坐在她面前,俯身看着她,眼裡意味不明。張欣嚇得往後一縱,隨即又軟綿綿地癱倒在牀上。

    “病成這樣都居然還能醒過來,身體真是很不錯。”安怡很耐心地把一杯溫開水遞到張欣口邊,“喝吧。”

    張欣固執地閉緊了嘴,若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還喝安怡遞來的水,那是真的蠢死了吧。誰知道里頭有什麼?也許她喝了就真的瘋了呢?

    “你不喝啊?真可憐。那就只有渴死咯。”安怡見她不喝,也不勉強,施施然將茶杯放下,滿不在乎地道:“你一定不明白你爲什麼還活着,我來告訴你,我找人救了你,再讓人把田均送進了順天府。這時候,田均一定在努力解釋自己爲什麼要殺妻。”

    張欣不敢相信也不肯相信,但她看到安怡平靜的樣子,知道安怡說的一定是真的,她想問安怡難道就不害怕嗎,可是用盡力氣也只是吐出幾個破碎的音節。她嚇得大驚失色,難道她被安怡毒啞了嗎?

    安怡憐憫地道:“你受了寒涼,又被他傷了咽喉,一時說不出話來是正常的。等下你家裡的人來接你,回去後好好養養也就好了。”

    她家裡的人來接她?安怡會這樣好心?張欣突然發現自己弄不懂安怡在做什麼了,但肯定不安好心就是了。

    安怡看到張欣眼裡透出的迷惑,微笑着道:“我不會給你用藥的,因爲我要藉此向大家證明,和你的惡毒瘋癲比起來,我是多麼的大度聰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