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90章 籌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90章 籌碼字體大小: A+
     

    透過面前的素淡小箋和若有若無的薔薇幽香,以及那一筆難得見着的好字,田均彷彿看到了一個低眉垂眼,溫順聽話的安怡,他得意地翹着二郎腿,輕輕哼着小曲兒,將信箋彈了彈,心情越發愉快。

    他果然還是瞭解安九的,她膽子其實很小,不過是被逼着裝作膽大罷了。何況這人,得到的越多就越怕失去,謝滿棠那樣的青年才俊,宗室貴人,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良人,安九既然得了謝滿棠的垂青,當然不會輕易舍掉。

    想到這裡,他很有些不甘心。其實他也知道,經過這麼多的事情,安九大概已經不想要他了,女人麼,都是見異思遷的,何況他真是比不過謝滿棠。那麼他到底是想要安九怎麼樣呢?勾起她的舊情?還是逼迫她讓謝滿棠放過他?又或者是和她握手言和,互不干擾?又或者,誘着她給自己尋些好處?

    田均自己也有些說不清心裡的想法,他只知道,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張欣,努力和安怡攀起舊情,博得她的同情和垂憐才是唯一擺脫困境的途徑,最好是能再次把她哄到手,那就又多了一層保障。不然麼,柳首輔……錢財之物固然可以讓那些人暫時拉他一把,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若是謝滿棠一心一意要找他的麻煩,只怕柳首輔也會嫌煩。

    田均心煩意亂地站起來,大聲叫進小妾萍姨娘幫他準備衣物,挑了一件又一件,最終也沒拿定主意要穿哪一件。萍姨娘看到桌上的素箋,又看他如此上心地裝扮,少不得酸溜溜的:“大爺這是要去尋誰?”

    田均不耐煩地道:“你竟然敢管我?”

    萍姨娘便不敢再多話,心中卻很是憤憤不平,嫁了個不會生養的丈夫也就罷了,還碰上個厲害的主母,偏這男人還靠不住,心花花的,半點不知體貼。

    這邊田均已經挑了一件竹青色的錦袍,吩咐她道:“過來給我梳頭。”又翻出一枝素淡的烏木簪子:“用這個。”

    萍姨娘猜着他一準兒是要去會女人,忿忿地幫他梳好了頭,伺候着他出了門,氣呼呼地去找佟姨娘訴苦。佟姨娘和她是一起進門的,生的一副好容貌,安靜順和,聽萍姨娘訴完苦之後,淡淡地道:“我勸姐姐還是不要太在意了,咱們不過是浮萍一樣的苦命人兒,哪兒能管得着主子。大奶奶都不吭聲,咱們又能怎樣?最多不過是家裡再添雙筷子罷了。你也不必太擔心,大爺一向最疼你,有什麼好東西一準兒也還是先緊着你來的。”

    萍姨娘可得到她的提醒了,口裡說着贊同的話,轉頭就讓小丫頭跑去張欣門前故意把消息透了出去。開玩笑,既然不能生養,那就沒有了盼頭,當然要想法子摟財纔是。這會兒田均倒是寵着她,若是再來個更美貌年輕有手段的新人呢?大奶奶要厲害,也到外頭厲害去。

    張欣回家後本是想和田均大戰一場的,但田均根本不耐煩和她吵鬧,鄙夷地說了句“看看你如今的樣子!”就把她扔在一旁揚長而去,她這纔看到周圍僕婦們輕蔑厭憎的眼神。果然沒了孃家關照,再失了夫家的歡心,又沒了錢財傍身,就如此淒涼嗎?

    屋子裡冷冰冰的,她洗乾淨後就想去找鄭王妃,可是這次有人攔着她不許她出門了。她猜得到爲什麼,她大概已經成了田均脅迫安怡的一個籌碼。她不甘心,憑什麼他們都可以如此快活,她就要落到這個地步?

    乍然聽見外頭丫頭們的議論聲,知道田均收到一封香噴噴的信就精心裝扮出門,她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只苦於被人看得嚴實,不知該怎麼辦纔好。正着急時,門外的聲音突然沒了,接着門鎖“啪嗒”一聲輕響,一股冷風吹了進來。

    張欣透過破了的窗紙看出去,外面空無一人。她走過去輕輕一推門,門便開了,門邊放着個小巧的錦袋,袋子裡放了些銀子並一封信。信箋上的字她認得,正是安怡的字。

    張欣笑了起來,露出還紅腫着的牙牀:“倒影湖個一亭賞雪?”呵呵……不要臉的賤人,不要臉的姦夫****!她全然忘了自己從前做過的事,怒氣衝衝地拎着錦袋走了出去。一路暢通無阻,她自然猜得着是有人故意引她出去,想借她的手成事,可她偏就不如他們的意。

    她走到街上僱了個看上去比較老實本分的閒漢:“把這封信送去莫侯府,那邊會給你重賞。”再另外僱了張車:“去棠國公府。”

    車伕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她,直到看得她惱羞成怒才揚鞭趕馬,她坐在車裡嫌棄地打量着車,真心覺得這外面的車就是髒,四面透風的,又硬又臭,想從前……想到從前,她就又開始恨安怡,都是安怡害的她。她仇恨着,根本沒注意到之前接了活兒的閒漢在她走後就把那封信撕了跑走。

    馬車到了棠國公府外,張欣便去拍門:“我要見你們王妃,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說,事關你們國公爺的大事。”

    門子倒理不理地道:“我們王妃不在家。”

    張欣不信,這麼冷的天,鄭王妃身體又不好,能去哪裡?心裡猜着約莫是謝滿棠吩咐過,不許輕易拿事兒去打擾鄭王妃的,便道:“那我要見你們國公爺。”

    門子這才正眼看她:“你確定要見我們國公爺?”

    張欣很肯定地道:“是!”不管謝滿棠對安怡這件事是個什麼想法,作爲一個男人總不樂意被人戴綠帽子的吧?

    門子便道:“把你的名帖拿來,然後明日再來等着。我們公爺從來不見未經預約之人,特別是女客。”

    等到明日哪裡還有用?張欣忙塞了一塊銀子過去:“行個方便吧。”想她這樣的人,從前哪裡會和這樣的小人物賠笑?捱得近了都嫌髒,都是安怡害的。

    門子並不要張欣的錢,冷着臉道:“真是急,就在這門前等着我們公爺歸來。”

    張欣哪裡等得,便一咬牙,再又僱了車獨自前往倒影湖去。這次不行,還有下次,姦夫****見了這一面肯定還會有下次的,只要她不死,姦夫****就別想得了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