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89章 謙謙君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89章 謙謙君子字體大小: A+
     

    田均並不去管張欣怎麼咒罵他,只在張欣想要撲上來抓扯他的時候纔好脾氣地將她緊緊擁在懷裡,全然不顧她渾身的髒污弄髒了他潔淨的袍子,哀求地道:“不要鬧了,我這就帶你回家……”再對了旁人,就是一副無可奈何的可憐相:“還請諸位看在田某人的面上忘了此事,不要到處傳揚吧。不然婦道人家面皮薄,將來病好了醒悟過來只怕活不得。”又給趙氏賠禮:“舅母,對不住,請容我改日上門賠禮。”

    趙氏弄不清他的深淺,只本着安九跟着他死得不明不白,張欣又是如此惡婦,他也好不到哪裡去的想法,裝作沒有聽見他的話,只當面前沒這個人罷了。

    田均也不去管趙氏的反應,目光切切地看着蘭嫂,緩緩道:“請替我轉告淑惠鄉君,都是我害的她,此事我定然會給她一個交代。”

    他知道蘭嫂一定會把他的話和剛纔的事情盡數描繪給安怡聽,安怡自然會明白他的意思。她若順從他,他便站在她這邊,張欣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因癔症而瘋癲;她若還是執迷不悟,不肯與他和好,那麼就不要怪他了,今日的事情還會再次重演。同時他這句“都是我害的她”更是讓人生出無限的遐想,他怎麼害的安怡?爲什麼張欣不找旁人,偏就找上安怡?還總拿安怡和他死去的前妻安九相提並論?實在是一件讓人回味無窮的事。

    蘭嫂性子簡單,想不到這麼多,雖然知道這兩口子都不是什麼好人,卻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田均。

    趙氏聽明白了,於是對田均更多了幾分鄙夷在裡頭,當即冷笑道:“看來田大人真是害人不淺呢。我外甥女兒嫁給你,不明不白就沒了性命,至今嫁妝尚未追回,張家把女兒嫁給你,莫名其妙就瘋了。你可能當着大家的面說說這是怎麼回事?不然,你這聲舅母我可是當不起。”

    田均臉色微沉,忍住了,淡淡地道:“是非曲直,將來總會水落石出的。”言罷牢牢將張欣禁錮在懷裡,拖着她上了馬車。從始至終,都是謙謙君子。

    王家的下人便去驅趕圍觀的人:“人都走了還圍着做什麼?這麼冷的天兒不如回家烤火去。”

    最近關於安怡的熱鬧總是很多的,一樁接着一樁,衆人雖然很想知道後續,卻也知道今日看不着了,便一鬨而散。趙氏有些猶豫,原本她是真心上門來感謝安怡母女的,但遇着了張欣這事兒,她就拿不準合不合適再進去。畢竟誰家遇到這種事都會心情不好,多個外人在裡頭更是不方便。

    蘭嫂卻是得了安怡的吩咐出來接人的,見她猶豫着不肯往前走,便道:“我們姑娘吩咐婢子出來接太太,說是太太乃是稀客,一定要好生招待的。”

    趙氏猶豫了一下,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由蘭嫂陪着進了門,走不多遠就看見安怡俏生生地站在道旁候着她的,少不得認真打量安怡一番。見安怡神態自若,笑意盈盈,打扮得體,便點頭讚道:“就該這樣纔對,她如今是喪家之犬,走投無路,自是恨不得將你拉下水,能害你一分是一分。你卻不能被她繞進去,該怎麼做還怎麼做。”

    安怡見了趙氏,天然就有幾分親切在裡頭,親自扶着她往裡走:“我倒也罷了,原來遇到過的事兒就不少,這些年來早就皮了。倒是淑真妹妹那裡,因了我的緣故被拖累了。”

    趙氏連連擺手:“不要提她,說起來我真是慚愧得很。早就想要上門來道謝的,只是這兩日家裡事多,實在抽不開身。”瞧見迎出來的薛氏,見薛氏眼皮還腫着,分明是哭過的樣子,便上前扶着薛氏的手柔聲安慰:“方纔我還同淑惠鄉君說了,那是喪家之犬,走投無路,恨不得把所有和她有仇的人都拉下水去……”

    趙氏性子溫和,知書達理,很能和薛氏說到一處去,薛氏也就漸漸打開了心結,哭道:“也不知怎會如此狠毒,非得往我們安怡身上潑髒水,嚇得我心裡涼幽幽的。”

    趙氏就問她:“這個女兒你心疼麼?還要不要?”

    薛氏奇怪地道:“我當然心疼啊,又怎會不要?”但想到最近關於安怡是惡鬼附體的那些傳言,以及張欣之前說出的那許多疑點,就又坐不住了,百般滋味萬難形容。

    趙氏瞅着一旁低眉順眼的安怡道:“我有幾句話要同你們太太說,鄉君若是有事就不必陪着了。”

    安怡莫名相信趙氏不會害自己,又因薛氏明顯是有了心結,自己不好再呆下去,便依言退了出去。走到廊下,聽見裡頭趙氏輕言細語,薛氏低聲抽泣,由不得苦笑起來。再耗下去實是有害無益,必須速戰速決。

    蘭嫂過來低聲把田均的話和作爲一一說了,安怡心裡便有了決斷,便叫崔如卿過來,先誇他:“先生的法子不錯,如今王家已經着手追討九姐姐的嫁妝和冤屈,田氏入獄,張欣也是倒黴就在眼前了。只是我如今深陷流言,三人成虎衆口鑠金,可怎麼辦纔好呢?”

    崔如卿淡然道:“姑娘有些日子沒進宮了吧?若是明日鄭王妃上門做客提親,您再往宮裡走一趟,哭訴張欣所作所爲,太后娘娘肯爲您撐腰,那便什麼都結了。”

    安怡道:“這些我都知道,我是擔心……”

    崔如卿笑道:“您是擔心明日等不到客人,或是客人上門張欣又來鬧騰弄惱了客人,牌子遞進宮去杳無音信,那便失去了所有的倚仗?”

    安怡一笑,既不否認也不確認,只道:“如今田均也盯上了我,我可怎麼辦纔好?”

    崔如卿的眼睛裡生出一道寒光:“姑娘何不將計就計,立刻使人去請田均出遊賞雪?”

    安怡本來早就定下計策,便道:“那要託靠先生安排周詳了。”

    “您放心。”崔如卿平靜地躬身拱手,慢悠悠地走了出去,走不多遠,回過頭來道:“依着我看,您還是太過仁慈了些。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但還不夠。”

    安怡微笑:“謹遵先生教誨。”即便你站在我這邊,我也不會把把柄主動遞到你手裡的,謝大人的話,必須要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