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88章 楚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88章 楚歌字體大小: A+
     

    小丫頭沒見過世面,看着自己全身的血,嚇得攤着兩隻手嚎啕大哭起來;婆子心疼自己身上的新衣,連呼倒黴,也不想去管張欣;張欣掙扎着站起來,一張糊了滿臉污血的臉越發猙獰可怖,在她的一生中,她從未如此狼狽過,她這時候才知道安老太那句“老孃叫你知道什麼才叫潑婦!”的話是什麼意思。

    “安怡,你個賤人!”她不甘心地想朝安家的大門撲過去,腳底下的污血和着冰雪卻滑得摔了個狗啃屎,門牙都摔鬆了,滿嘴的血污,也不知是她自己的血,還是那盆來歷不明的污血。

    蘭嫂“嗤嗤”笑着,惡意地道:“田大奶奶,黑狗血的味道如何?是不是好東西呢?聽說沾了這個東西,即便是好人也要倒一段日子的黴,你且好好去享受吧。”言罷走進去,命人關牢了大門,吩咐門子道:“老太太說了,日後再有此人上門,誰敢放她進去,嚴懲不貸。”

    看熱鬧的人越圍越多,張欣瘋狂地想要不顧一切地把關於安怡的事情全都揭露出來,卻又知道還不到時候,更因爲全身上下都冷透了,實在煎熬不住,便狼狽地將袖子掩着臉,叫丫頭去讓車伕把車趕過來。

    丫頭抖手抖腳地跑了一趟,回來絕望地道:“找不到人。”

    這些個爛了心腸的惡棍!張欣狠狠咒罵着,猜到一定是安怡讓人提前把她的車伕支使走了,爲的就是要看她出醜。她這副樣子,便是僱車也沒人樂意拉她回去,難道叫她走回去麼?張欣發瘋似地撲過去用力拍打着安家的大門,乾脆大家都不要臉好了,她就要鬧,鬧得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

    忽聽一條女聲在後頭溫和地道:“這不是田大奶奶麼?前段日子聽人說你瘋了,我還不信,原來竟是真的。”

    誰瘋了?誰瘋了?你才瘋了呢!張欣猙獰地轉過身去,惡狠狠地瞪着來人。來人穿得素淡高雅,神色恬淡,舉止得體,身邊簇擁着六七個體面的婆子丫頭,儼然是一副富貴人家當家太太出行的架勢。

    原來是王司業的老婆,王淑真的娘趙氏,張欣兇狠地道:“王太太這是來認外甥女兒的麼?可惜了,你倒是一片好心,人家卻不肯認你的。”

    趙氏厭惡地看着她道:“我是來感謝淑惠鄉君救了我那不爭氣的女兒的。沒想到田大奶奶沒能害着我女兒,又找上門來害人了。我本來覺着你瘋了,不想與你一般見識,但今日既然遇上了,那我便要和你計較一番了。我且問你,我女兒怎麼得罪了你,你要那樣的害她?我再問你,你這樣惡毒瘋狂的性子,是怎麼生成的?你的父母親和夫家怎麼就沒一個人管你?”

    張欣怒道:“你才瘋了!自己養了個不要臉的傻女兒,還怪別人害了她……”話音未落,趙氏身邊一個粗壯的婆子走上前去,也不嫌血污,抓住她的頭髮“噼啪”連了她五六個耳光,邊打邊大聲道:“你們快來看,這女人瘋得什麼都不知道了,生不出孩子,偷漢養漢被抓姦,要不是仗着孃家有權勢,早就被休了!就這樣還不消停,看到比她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就眼紅得不得了,到處陷害到處生事,真正瘋得不成了。我們夫人好心,讓老奴幫她回魂,要是這樣都回不了魂,那是真沒得救了!”

    張欣所有的力氣都耗光了,絕望地伏倒在雪地上大哭起來,她們欺負她一個人,她們欺負她一個人,可是沒有人肯來幫她,她的孃家人已經不理她了,田家人更是恨她入骨,田均大概就巴不得她死在外頭呢,可是她怎麼甘心?

    趙氏憐憫地看着她,搖頭嘆息道:“果真是瘋了。”

    安家人從裡頭聽見動靜,把門打開了,笑嘻嘻地道:“王太太怎麼來了?快別和這樣的瘋子婆一般見識,大清早地就跑上門來鬧騰,衝着我們太太好性兒,非得要借錢,不借就要壞我們姑娘的名聲,我們太太原本說就當施捨一樣地給她幾十兩銀子,誰知她獅子大開口,居然要千兩黃金,這可爲難着咱們太太了,傾家蕩產也沒這麼多啊……”

    趙氏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又好心規勸張欣:“田大奶奶,您若是手裡缺錢,好好來借,看在相識一場的情面上,十兩百兩總要借給你,這樣訛人可就不對了。讓令尊令堂和你家田大人知道,可不是要生生氣死他們,讓他們沒臉出來走動?”

    張欣好生憤怒,這些人怎能紅口白牙地睜眼說瞎話呢?分明不是這麼回事,他們怎麼胡編亂造?她哪有這樣下作,會借這事兒來訛銀子?她是不要銀子也一定要安怡死的。但看到圍觀的人興致勃勃、指手畫腳的樣子,安家和王家人鄙夷又仇恨的目光,再看看自己這邊淒涼無人過問的慘樣,不由悲從中來,也就更恨。她一定要去找趙王妃,把安怡的真面目捅出來,看趙王妃還肯不肯讓謝滿棠娶安怡。

    正在那裡發狠,就見人羣讓開一條道來,田均穿着一身華貴的銀色錦緞袍子,打扮得玉樹臨風,斯文儒雅地走進來,痛心疾首地看着她直嘆氣:“早上出門還好好兒的,怎麼一會兒的功夫就成了這樣子?”

    到底是多年的夫妻,張欣縱然恨他,也不過是恨他對自己無情無義,這會兒在絕處突然看見了他,不由心懷希冀地哭了起來:“他們害我!”

    田均也不嫌她髒污,走上前去將她扶起來,拿了雪白噴香的帕子細心地給她擦臉,擦乾淨了臉才一手擁她在懷,一邊和衆人致歉:“對不住諸位,拙荊生了病,一旦發作起來就神智不清,給諸位添了大麻煩,讓你們見笑了……”

    衆人便讚揚田均:“是個好兒郎,可惜配了這樣一個瘋婆子……”

    他居然當衆說她瘋了!他居然藉機博取好名聲!那麼她呢?她是爲了誰才成這個樣子的?張欣一顆心頓時碎成了渣渣,瞪大眼睛看着田均咬着牙道:“你這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