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86章 來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86章 來訪字體大小: A+
     

    安怡疼得“嘶”的一聲輕叫,縮着肩忍住了,等他自動鬆口。謝滿棠戀戀不捨地鬆了口,聲音更低啞了幾分:“叫你招惹我!”想到自己的身體反應被安怡發現了,沮喪中又多了幾分隱隱的不好意思和期待。

    安怡鬆開放在他腰間的手:“我不惹你好了。”

    謝滿棠霸道地按着她的手:“你想怎樣就怎樣?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抱着!”作爲一個身體健康的大齡青年,他容易嗎?

    安怡苦着臉道:“可是我不能一直都扭着身子啊。多難受呢,您就可憐可憐小女子吧。”一邊說,爪子不客氣地在謝滿棠的腰間狠捏了兩把。

    謝滿棠收了笑容,垂着眼沉默地看着她,安怡被他看得心虛,不敢再玩,老老實實地窩在他懷裡,顧左右而言他:“不是說要王妃調藥方子的?去得晚了不好吧。”

    “現在已經晚了。”謝滿棠的手臂從她的肘彎下穿過去,攏在前頭抓緊繮繩,紫騮馬每往前走一步,他的手臂便不可避免地輕輕碰觸到安怡的前胸,時有時無的碰觸讓人熱血沸騰到想要抓狂,偏兩個人都不再出聲,安安靜靜地往前走着。

    稀稀疏疏的雪花如同梨花瓣一樣地灑落下來,落在兩個心猿意馬的男女身上,再化成了水,浸進了錦緞面的披風裡去,化作騰騰熱氣,卻誰都不覺得冷。

    也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傳來更鼓聲響,兩個人才似從夢中驚醒一般清醒過來,就都有些不好意思。謝滿棠輕咳一聲:“後日是個好日子。我娘想來你們家裡做客,你看方便嗎?”

    安怡輕笑起來:“我當然是方便的。就不知我父母親那邊如何?”

    “我之前問過了,都說有空。”謝滿棠又變成了那個沉穩的人:“時辰不早,我該送你回去了,不然你父母親只怕要在背地裡罵人了。”

    安怡笑而不語。她沒和他問起田氏的事,他也沒向她問起安侯府的那些事,兩個人依偎着走到金魚巷安宅的後門處停下來,甘辛已經不在那裡了,安怡便笑着抓住謝滿棠的手小孩子一樣調皮地溜下去,站在被雪浸溼了的臺階上,抱住紫騮馬的脖子小聲道:“辛苦你啦,改天請你吃好吃的。”

    紫騮馬親暱地蹭了她的手一下,打了個響鼻。謝滿棠含着笑看着這一人一馬,替安怡拂去肩頭的雪花,道:“快進去吧,別讓你家裡人久等了。”

    安怡提着裙子小跑到門邊,又聽見他在後頭叫她:“安怡。”

    安怡停下來回頭衝着他笑:“什麼?”

    “沒什麼,就想問你,要高興點了麼?”謝滿棠溫柔地看着她笑。

    “嗯!”安怡用力點頭,眼睛亮晶晶的:“非常高興。”

    “快進去吧,早點睡。”歡喜是會互相感染的,謝滿棠的眼睛裡便也多了幾分閃耀的星光。

    “你也是。我進去了啊。”安怡戀戀不捨。

    “嗦什麼?真嗦!”謝滿棠皺着眉頭表示不耐煩,脣角卻微微翹起,目光一直纏繞在她身上,同樣十分的不捨。

    安怡幾乎是踩着夢幻般的步伐走了進去,蘭嫂依舊在角門處等着她,見她歡快地走進來,便笑道:“方纔聽夫人說起,後日鄭王妃要來家裡做客,姑娘知道了嗎?”

    安怡道:“知道的。”

    蘭嫂就開始嘮叨:“姑娘該穿什麼好呢?可惜了那幾套衣裙。要不然,再想辦法去請那位白老三幫忙做幾套吧。”

    “來不及了。”安怡很認真地道:“鄭王妃不會太在意這個,過得去就行。”

    主僕二人一路低聲說着話走進去,知道她平安歸來,一直亮着燈火的薛氏和安保良的房間跟着便滅了燈。

    次日清早,雪停風住,一輪紅日噴薄而出,照得皚皚白雪裡透着金紅色。下人們一邊掃雪一邊說笑,安怡帶着安愉在院子裡堆雪人,雪人堆到一半,外頭來了客。

    張欣裹着件顏色有些陳舊的紫羔皮裘,由一個僕婦並一個丫頭陪着走了進來。途經安怡姐弟身邊時,特意停下來和安怡打招呼:“淑惠鄉君,有些日子沒見着了。”

    她怎麼來了?安怡有些吃驚,淡笑着道:“田大奶奶真是貴人多忘事,咱們才見過沒幾日,你竟然忘了麼?不知你有沒有去看望過貴府的姑太太呢?她一直都在念叨着你呢。”

    張欣道:“這幾日事多,忙得很,沒空。既然鄉君這樣掛念着我們姑太太,要不改個時候你我一起去探望她?”

    安怡就笑:“就和上次你來看我們一樣的嗎?只是順天府的大牢裡不好放火呢。”

    “既然你不得閒,那也算了。”張欣面不改色地伸手去摸安愉的臉:“不愧是鄉君的弟弟,長得還是有幾分相似的。沒去學堂裡麼?也是,不去倒免去了許多麻煩。”

    安愉警惕地讓開她的手,躲到安怡身後去。

    張欣也不見尷尬,收回塗了蔻丹的手,朝着安怡陰森森的笑:“我瞧着鄉君看見我似是有些驚異。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今早起來,突然想起有件事必須要和令堂說。我就來了,本以爲令堂會很忙,顧不過來見我,誰知令堂真正是個和氣的好人,我纔等了一會兒的功夫就讓人領我進來了。”

    黃鼠狼給雞拜年,又怎會安了好心?安怡的心直往下沉,她本以爲薛氏對張欣早就恨之入骨,根本不可能願意見張欣,誰知還是錯估了形勢。

    “你一定很後悔沒有早作防範攔住我吧?你攔不住我的,今日不成,我就改在你不在家的時候來,我進不來你的家門,換個地方等着令堂也是一樣的。使出一百種法子,總有一種法子能讓令堂心甘情願地見我。你猜,我找令堂是爲了什麼呢?”張欣愉悅地欣賞着安怡的面部表情:“不好讓令堂久等,咱們改個時候再細聊。”

    安怡目送張欣走遠,叫欣欣過來陪安愉堆雪人,她自己則去找安老太:“張欣來了。”她要光明正大地把張欣趕出去。

    安老太皺着眉頭吩咐黃鸝:“讓廚房弄一盆不拘什麼血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