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84章 解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84章 解決字體大小: A+
     

    安侯老夫人的聲音漸漸低下去,嘶啞着嗓子道:“去告訴大老爺,力求與安保鳳和解。所幸的是老大和老二沒摻和進她的事情裡去,頂多就是一個見死不救而已,至於老三他們,不管他們樂意不樂意,立刻把他們分出去。我是顧不上啦。”

    甘嬤嬤吃驚不已,老夫人此舉相當於把三房交給安怡去折騰消氣,算是徹底拋棄了三房,讓人難以相信她平日尚對三老爺安保鳳百般疼愛。

    “不然能怎麼樣呢?”老夫人耷拉着眼皮疲累地道:“當初就不該讓那女人進門,都怪安歸德那老烏龜,他倒是死得利索,卻讓我留在世上這樣的爲難,操碎了心。”

    這話涉及到已死的男主人,甘嬤嬤不敢答話,便只是低着頭盯着足尖看。老夫人自言自語地抱怨了一回,又道:“你記着,將來提醒老大,只管盯着看她會如何對待三房。如若她沒有趕盡殺絕,那也就算了。若是她趕盡殺絕還不收手,那麼一定要和她鬥到底,不然都沒活路。另外,拿紙筆來,我說你寫,把這封信送去蜀王府。”

    甘嬤嬤嘆息一聲,依言寫好了信,自去尋安大老爺傳達老夫人的話。

    此刻正堂裡已經吵嚷成了一團,安大老爺心中又煩又亂,只恨母親太過偏袒三房,放縱得三房鬧了這麼大的事,害得他左支右擋,兩面不討好。又聽安老太吵嚷着說安侯老夫人的房裡鬧了鬼,安侯老夫人已經混沌不清醒了,就又更煩了幾分。

    安保平等人卻是打定主意要藉機把他拱下來的,好不容易得了這樣的機會,哪裡肯輕易放過他?兩下里吵成一團,安保鳳父子卻只是躲起來不肯露面,讓人去尋了幾回,先前還藉口說是安憫醒了,要照顧安憫,抽不開身,再讓人去催,就找不到人了。

    安大老爺已經被逼得無路可退,眼瞅着安保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裝憨裝癡,安老太則顧着安撫安怡,心裡真是膩歪透了。因此得了甘嬤嬤的傳話,雖然有些不甘心就此對安保平低了頭,卻是如釋重負,當即就表示先由他們出面當着族人把田氏的錯處說清楚,再把三房分出去,問這樣是否可以了。

    這樣都不可以,難道要人填命麼?休說再不能更進一步,便是更進一步也不能讓人在背後戳安怡的脊樑骨,說這姑娘太過陰狠薄情。一直裝憨癡的安保良搶在安保平等人開口之前拍了板,慢悠悠地道:“大族兄想得如此周到,小弟沒有二話。”

    安保平等人本來還想再逼迫一回的,聞言也不好再多話,估摸着安大老爺就算是僥倖逃過這次,下次也定然逃不掉丟掉族長之位的命運,於是這事兒就算定了下來。

    唐氏等人被這事兒鬧得灰頭土臉的,因爲到了飯點,雖然憋屈,卻還得強撐着要招待這些族人吃飯。卻又聽下人來報,說是王司業父子又來了,問嫁妝單子找到沒有,東西找齊沒有。

    下一步就該問安安的下落了。安大老爺頓覺整個人生都是灰色的,恨不得趕緊把三房弄出去算了,心想這族長之位眼看着是保不住的,爲嘛還要招呼這些人白吃白喝?便破罐子破摔地道:“家裡另有客人,多有不便,就不招呼各位叔伯弟兄吃飯了。”眼瞅着安保良道:“爲着我們兩家的誤會,累得族老們操心,兄弟你替哥哥好生招待安侯族老。”

    安保良“呵呵”一笑,二話不說就領了衆人出門:“我請諸位去杏花樓吃狀元席。”

    安怡扶了安老太走在後頭,半途裡遇到王司業父子進來,便側身讓到一旁,卻見王司業停下腳步,目光沉沉地看向她,神色間多有打量。

    所謂傳言的力量就在這裡了,安怡微笑着朝王司業頷首。

    王司業莞爾一笑,也朝她點了點頭,子不語亂力怪神,他更相信是外甥女的冤屈被外人知道了,看不過去,要爲外甥女伸冤。外人都能如此,更何論他這個做親舅的?那孩子說來也是太過可憐,此番他既然出了手,就一定要爲她討回公道。

    安保良自招呼安保平等人去杏花樓吃飯,安怡則伺候着安老太回家。回到家裡,薛氏上前來問消息,安老太絕口不提安候老夫人裝神弄鬼的事,只大概說了一下經過,便推說累了,讓安怡自去歇息。

    安怡心裡很有些亂,明知安侯老夫人說出那些話是詐她激她噁心她的,卻還是忍不住要胡思亂想,恨不得立刻找到朱側妃問個清楚明白。是不是因爲她不是安保鳳的親生骨肉,所以安家人才如此漠視她?如果她不是安保鳳的親生骨肉,誰又是她的親生父親呢?老夫人說是祖父欠她的,欠她什麼呢?安怡越想越亂,不敢往下再想。

    安愉被薛氏拘着,她近來也不需要出診,連太后也是很久不曾召她診脈了,安怡閒得很,索性窩在牀上睡覺躲懶。一覺醒來已經天黑,蘭嫂取了厚重華貴的狐裘給她披上,要伺候她去前頭吃飯:“都等着的,族老們從杏花樓出來,就直接去把事兒辦了,現在族裡都知道田氏是個惡毒的長舌婦,專門害人,平太太說是準備了賞梅宴,要請族裡的太太姑娘們過府去喝酒看戲,給姑娘壓驚呢。”

    安侯府這邊的事就這麼解決了麼?安怡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走到門外見四下裡白茫茫一片,才知道竟然又下起了鵝毛大雪。蘭嫂給她打着燈籠,絮絮叨叨地道:“安侯府裡鬧得厲害,安伯爺把三房能有的值錢東西都差不多搜出來賠給王家了,又要請族老幫忙看着,寧願從公中多分點家產也要把三房分出去,三老爺不樂意,跑去找老夫人吵鬧,生生把老夫人氣暈過去了,大夫都說挺不過去了。那邊不讓說出來,只說是老夫人自己病倒的,但裡裡外外都傳透了。”

    安保鳳這輩子都再不要想翻身了。安怡輕聲問道:“沒讓人來找我麼?”

    蘭嫂搖頭:“沒有,大抵是覺着沒有臉再來吧。”

    欣欣跑過來笑道:“姑娘,棠國公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