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81章 找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81章 找茬字體大小: A+
     

    其實安怡多慮了。

    安老太真的相信安怡就是安怡,其他人統統都是眼紅嫉妒胡亂生事造謠的,這麼好的閨女,放眼整個大豐朝也找不出幾個來。能幹孝順體貼還旺家,還給黃金單身漢看上了,嫁過去就是現成的國公夫人,說不定將來還能混個郡王妃什麼的當一當,多少人得眼紅啊。

    既然眼紅了就一定會下手害人,這京裡兩面三刀的壞人她可見得多了去,若是她信了,這一家子人定然又要被攪散了,她纔不上這個當呢。安怡真要有問題,叩真子還不說?叩真子可是皇帝和太后都推崇的得道高人,再說什麼潑狗血的事,她就在一旁看着的,還能不清楚裡頭的真相?

    安怡沒事兒,那必然是道行極高了,既然道行這麼高,怎麼沒見她有其他攝風喚雨的本事呢?王淑真倒是有事兒了,難不成王淑真纔是那些個妖魔鬼怪麼?怎麼就不見有人質疑王淑真呢?這些壞透了的狗東西!安老太越想越氣,一口濃痰吐在了安侯老夫人房裡那精緻值錢的蜀繡地氈上。

    唐氏看得眼角直抽抽,強忍着噁心賠笑道:“哎呀呀,真是沒想到嬸孃會來,真是蓬蓽生輝那……”

    安老太板着一張老臉:“我要見你婆婆。”

    唐氏繼續笑:“嬸孃啊,真是不巧呢,我們老夫人她病着的……”

    安老太繼續道:“我要見你婆婆。”見唐氏還要笑,便氣勢洶洶地指着她道:“你再笑!你婆婆病得見不了人,家裡出了人命官司,兄弟媳婦進了大牢,侄兒病得生死一線,你還笑!”

    唐氏臉上掛不住,也找不到話來回,只得難爲情地道:“嬸孃,您別發火兒,我也不是想笑,是覺着您難得來,怕您覺着我是給您臉色看……”

    “我不怕!叫你婆婆出來,我要問她是怎麼教導兒子、兒媳、孫子的。她要是不出來,還硬挺着裝死,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安老太凶神惡煞地將花椒木柺杖往地上頓了幾下,眼見幾個僕婦有圍過來攔她的趨勢,便睜着一雙怪眼大聲道:“怎麼地,還嫌這仇結得不夠深,想要在這裡把我們祖孫打死麼?我告訴你們,今日老太婆既然來了就不怕惹事,倒是你們一個個的動手之前先想清楚,不怕死的只管來。”

    唐氏和李氏心中着實鄙薄這農婦出身的潑婦老太太,卻也知道壓不住。可就這樣放人進去,那也太慫了,日後在族裡真是擡不起頭來見人了,李氏哈哈一笑,將安老太扶住了,不軟不硬地道:“嬸孃何必把話說得這樣傷情分?田氏犯錯,她已經給侄女兒賠過禮了,我們三老爺也休棄了她,她還被關進了大牢。我們就算是想讓她把命賠給你,也不能啊。”

    唐氏則去拉着安怡說情:“打斷骨頭連着筋的,這樣不依不饒的對誰都沒好處,你大姐姐她們今早都使人來問是怎麼回事,我都是盡力掩蓋過去,只說是田氏不懂事。”

    這是告訴安怡,安侯府這麼多姑娘嫁出去,姻親就有不少,若是不依不饒就要把這所有人都得罪了。真正是軟硬兼施,安怡只管推脫:“我勸不住祖母。”

    安老太已經和李氏吵起來了:“你這樣說,是想包庇那個居心叵測的賤人麼?你說和你們沒關係,那我問你們,是不是你們讓她把安憫擡到我家門前去鬧事的?她那般胡鬧,你們真的不知道?逼得我們一家子人不敢回家,你們誰去管了?這會兒把事全推給她一個人,你也好意思!”

    李氏不服氣想要吵,卻又覺着爲了三房的事情鬧到自己身上真正值不得,便掩面大哭:“我這是招誰了啊……”

    如此熱鬧,裡頭的安侯老夫人真是聽不下去了,只好讓甘嬤嬤出來請人進去。安老太得意地朝李氏挺了挺胸,威嚴地讓安怡扶着她一起進去。

    安侯老夫人其實已經下不來牀了,由甘嬤嬤領着幾個丫頭用被子和枕頭圍着靠坐在牀頭上,臉上的肉都鬆弛下來,頭髮更是全都白了,看上去老態橫生。

    人生中,最得意的事情之一莫過於恨一個人一輩子,熬到最後她沒熬過你,你尚且精神抖擻,她卻行將就木;你的兒子兒孫前程無量,她卻養了一堆敗家子倒黴鬼。安老太看到安侯老夫人的樣子,心中好生得意爽快,大聲笑道:“老嫂子,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難道是被不成器的兒子兒孫氣的麼?”

    安侯老夫人耷拉着眼皮,呼哧呼哧喘着小粗氣,困難地轉過頭去看了會兒得意洋洋的安老太,再擡眼直勾勾地盯着安怡看。安怡給她看得不舒服,卻仍然挺直了胸背,不避不讓地回視着她。

    二人對視片刻,安侯老夫人冷淡地收回目光,低聲說了幾句話。衆人都沒能聽清楚,安老太便道:“你說什麼?嘟嘟囔囔的,莫不是已經說不清話啦?聽說你用的參不好,我那裡還有幾隻品相不錯的,接濟你一隻如何?”

    安侯老夫人厭惡地瞪了她一眼,垂了眼皮不再說話。甘嬤嬤低眉垂眼地道:“我們老夫人說,她沒有話要和老太太說,年輕時就說不到一處,老了自然也不能說到一處去。老太太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大不了她拿這條老命賠你就是。”

    “你還仗着自己生病撒上潑了是吧?文氏?”安老太太深深地感受到了來自安侯老夫人的鄙夷輕視,假裝氣得發暈站不穩,擡手就把身邊陳列的瓶瓶罐罐撞翻了無數。

    李氏和唐氏看得心疼不已,忙一左一右地上來扶住她使勁兒勸。安老太太卻往唐氏身上一躺,翻着白眼道:“打死人了,哎呦,我的心窩子好疼,要被疼死了。”

    唐氏妯娌倆頓時傻了眼,可憐兮兮地看向安怡:“我們真沒動她老人家。”

    就算知道老太太是訛人,安怡也不能拆她的臺,只能繃着臉去給她探脈。就在此時,外頭又傳來消息,說是安保平帶着幾個族老跟着安保良一起來了,說是不能光把田氏休了就算了,安侯府裡必須站出來爲安怡正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