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76章 算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76章 算賬字體大小: A+
     

    寒風透過破了的窗紙吹入室內,將火燭吹得搖搖欲滅,張欣看着雪洞似的房間,不由悲從中來。她從酒肆回家後,她房裡值錢的東西就已經被搜刮得差不多了,那白面無鬚、公鴨嗓子的太監皮笑肉不笑地上來問她話,問的都是當初問道士尋生子秘藥的事。事關宮中,她也隱約猜到一些,當然是小心謹慎又小心謹慎,把話說得滴水不漏,那太監見問不出什麼來,就命人將她和她身邊的人盡數拘了去。

    她那時才真正慌了,拼命向田夫人求助,田夫人卻只是扶着手,冷冰冰地看着她,一言不發,毫不掩飾眼裡的厭惡憎恨之情。她被關到一處黑得不見五指,散發着惡臭的地方,滿耳都是悽慘的哭喊聲,她以爲自己再也出不去了,便苦苦哀求身邊看守之人幫她送信去給尚書府。

    看守之人收了她的東西,卻狠狠給了幾個耳光,打得她眼前直冒金星,兩耳嗡嗡作響,最可恨的是……張欣小心翼翼地撫着青紫腫脹的麪皮,疼得“嘶”的一聲,她兩邊槽牙都被打鬆了,也不知那惡婆娘怎會下這樣的死手。是了,必然是安怡那個賤人買通了要她命的。可是她張欣福大命大,又活過來了,只要她不死,安怡就別想好過。

    張欣扶着扶手坐下來,溫熱的身體挨着冰涼的座椅凍得她打了個寒顫,哪裡還像從前溫暖如春的樣子?她大聲叫人來伺候,卻許久都不見有人搭理。

    張欣氣不過,起身去尋人,看到門外避風處站着個兩個婆子,袖着手在低聲說話,她便氣勢洶洶地衝過去罵道:“作死的賤婢,沒聽見我叫人麼?立即點炭盆來,再送熱水熱飯,把牀上的鋪蓋換掉,我要吃飯沐浴歇息。”

    她雖然倒了黴,但餘威尚在,且人也活着回來了,那兩個婆子不敢太得罪她,也不敢不聽田夫人的話,便小心翼翼地陪着笑道:“大奶奶見諒,不是婢子們偷懶,而是夫人有交代,說不管您要什麼,都要去問過她……”

    張欣勃然大怒,擡手揮過去:“我還沒死,輪不着你這賤婢在我頭上拉屎……”這話指桑罵槐,罵的是田夫人。

    婆子捱了打,心中厭憎憤怒,便冷笑着道:“說來婢子們並不是大奶奶房裡的人,乃是伺候老爺和夫人的,大奶奶若是嫌棄婢子粗手笨腳伺候不好,便讓奶奶房裡的體面人來伺候吧。”

    張欣這纔想起來,她身邊的那些人全都不見了,就算是被那太監綁走了一些,也還該有餘下來的,怎地半個都不見?便問那婆子:“人呢?”

    那婆子眼裡的鄙夷之情半點都不掩飾:“婢子不過是伺候人的下人,大奶奶與其爲難婢子,何不去問夫人?”

    她的孃家還沒倒,莫家人的意思也是暗示她讓孃家人支持莫貴妃,田家人怎地猖狂至此?張欣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冷笑着用力了那兩個婆子一人一個耳光,道:“我自會去找夫人,兩個賤婢等着去死。”

    形隻影單地出了院子,朝着田夫人的院子走去,走到門前,自然是被看院門的婆子攔住了。那婆子裝着不認識她的樣子,大聲叱問道:“誰在那裡?這樣沒規沒矩地四處亂闖,是想吃板子麼?驚擾了主子,你不夠賠的。”

    果然虎落平陽被犬欺,他日她若翻身,看她不將這一家子全都盡數踩死。張欣咬着牙走到亮光下,冷笑:“你罵誰呢?等我真倒黴了,死乾淨了,再耍威風也不遲。”

    那婆子這才笑了:“原來是大奶奶,您一個人也不帶,就這樣走過來,婢子一時沒認出來,還請您見諒。”目光在她臉上左右逡巡,毫不掩飾眼裡的驚訝和嘲諷。

    張欣知道自己這張臉見不得人,又要發作之時,就聽院門一聲輕響,羅嬤嬤面無表情地走出來,張欣想着自己之前曾狠狠得罪過這老虔婆,這老虔婆如今得了機會還不用力來踩自己?便張開全身的刺,準備給羅嬤嬤刺過去,卻見羅嬤嬤目不斜視地對着她行了一禮,朗聲道:“夫人在房裡等着大奶奶的,大奶奶您請。”

    張欣暗暗鬆了口氣,昂首挺胸地進了院子,走進田夫人房裡。才進去就覺着暖風撲面,整個人都暖洋洋的,與她那間雪洞似的冷房子完全不可比擬,於是更委屈憤怒了,尖着聲音道:“夫人是沒想到我還能回來吧?”

    田夫人正坐在燈下翻看賬冊,聞言冷冰冰地掃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是沒想到。不過你回來了也好,正好把這次咱們家因你損失的東西賠來。”

    什麼?張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田家讓她賠東西?那她的那些東西和人又該找誰要去?便在炭盆邊尋了個舒服的地方坐下來,冷笑道:“您在開玩笑吧?我還要問夫人,宮使不過是來搜藥丸的,我房裡沒有也就算了,那我房裡的值錢傢俬和人都到哪裡去了?那些都是我家裡人給的陪嫁,就算是我不在田家過下去了,夫人也要給我個說法。”

    田夫人兇狠地盯着她看了片刻,冷聲道:“喪門星,敗家玩意兒。我當初怎麼就被屎糊了眼睛,讓均兒娶了你進門?似你這等不貞不潔,心如蛇蠍的女人,就該死在牢裡纔是。”

    張欣冷笑:“您後悔麼?後悔藥可沒有。京里人都知道,田老爺就是靠着我父親才能做到這個寺丞的,離了我張家,田傢什麼都不是。我張家一日未倒,你田家就不能把我如何。宮使並未將我房裡的人盡數拘走,想來剩下的人都是被夫人綁起來了,我如今無人伺候,還請夫人將他們還我,不然我只好厚着臉皮在夫人這裡住下了。”

    “你這個賤人……”田夫人磨着牙,從牙縫裡往外擠着惡毒的字眼,卻發現光是這些惡毒的字眼也不能表達她對張欣的厭憎和仇恨。

    張欣笑眯眯的自己提了茶壺斟茶喝:“要不然,夫人就將我毒死也可以的,但在我死之前,一定會拖你家墊背。你們以爲,安九就會放過你們麼?”

    田夫人驚詫莫名:“安九?這又關她什麼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