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75章 得罪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75章 得罪我了字體大小: A+
     

    不就是幾塊梅子糕麼,也值得他這樣激動?安怡癟癟嘴:“壞了就壞了,我又不缺這口吃的,不過突然聞到這味兒就很想吃,你這麼兇做什麼?”

    那是因爲,這糕是某個不懷好意的人特意送過來的。謝滿棠收了書信,湊過去笑道:“等會兒咱們正好要從田家門前過。”

    安怡看向窗外:“天已經黑透了,就算是他們家正熱鬧,咱們也不好進去看。”

    謝滿棠笑笑:“那倒也是。”將安怡的手攏在懷裡捂着,溫柔地搓揉着那冰肌玉骨,“就算是隔着門遠遠的看,也能看見些熱鬧的。”

    所以其實是他更想看熱鬧吧?安怡也就由着他去。二人依偎了一會兒,安怡道:“你覺着,之前我讓田氏當衆認錯指認張欣那件事,有用麼?”

    謝滿棠閉着眼像是要睡着了:“還是有點作用的。”雖然攔不住流言,但也總歸算是有個說法。

    安怡鼓起勇氣,問道:“若是王妃聽說這個話……”

    謝滿棠勾起脣角,輕笑一聲:“你怕她攔着不讓你嫁給我?”

    安怡微微有些臉熱,見他一臉的得意,便故意道:“纔不是,只是怕她多想。”

    謝滿棠睜開眼,斜睨着她道:“你不就是不想讓不相干的人捲進來摻和麼?也不算太難……”故意拖長了聲音,遲遲不肯說出後頭的話來。

    安怡既擔心鄭王妃知道了心裡有芥蒂,將來不好相處;同時也擔心這些流言傳到安保良一家子耳朵裡去,越想越鑽牛角尖,這些年的情分要受影響。謝滿棠的法子總是最多的,安怡眼巴巴地看着他,攥住他的手上下搖晃幾下:“要怎麼做?”

    謝滿棠微笑:“只需你親口對我說,你想嫁我,想早些嫁給我,便妥了。”

    安怡咬牙,用力在他腰間掐了一把,眼睛卻水汪汪的氤氳着柔情只顧看着他笑。謝滿棠疼得吸氣,偏要努力睜大眼睛十分硬氣地盯着她:“說不說?”

    “我想嫁你,想早些嫁你。”安怡的聲音越來越小,到後頭幾乎聽不見,頭也越垂越低,恨不得把頭藏到裙子裡去。

    謝滿棠盯着她看了片刻,哈哈一笑,將她抱起放在膝上:“那你就管快意恩仇得了。我一早就吩咐了,田氏入獄後,先餓她三日,嚇她個半死,定然讓她老老實實地把之前的事說出來。至於那些東西……”

    安怡輕聲道:“屬於王家的東西就全都還給王家吧。”至於她手裡的那些,也可以趁這個機會一併送回去,沒必要再留下來了。

    “好姑娘。”謝滿棠溫柔地撫了她的臉兩下,沒再說話。

    田家大門大開着,裡頭黑洞洞的一片,一個老僕提着把掃帚正冒着寒風艱難地掃着地。謝滿棠隔着車簾子吩咐了兩句,就有人走過去向那老僕打聽,沒多會兒走回來道:“田家今日損失巨大,聽說許多東西都被搜走了,田大奶奶也被帶走問話,田家父子倆也跟着打探消息去了,這會子只有田夫人一個人在家裡,也是被氣得病倒了的。”

    實在是不過癮,沒能親眼看到那個毒婦倒黴。安怡正遺憾間,就見遠處駛來一輛馬車,車停到田府門前,田均先跳下來,冷着臉從車上扶下一個人來,那人低垂着頭,整個兒裹在兜帽披風裡,並看不清面目,但安怡知道那人就是張欣。不由嘆道:“我還以爲她被拿去問話就再也回不來了呢。”

    謝滿棠目光沉沉地看着田均和張欣二人,淡淡地道:“約莫是沒能搜出什麼來。”

    應該是這樣的,不然張欣是別想回來了。安怡先是遺憾,隨即又想通了,也好,就這樣了結乾淨,那是便宜了張欣,鈍刀子割肉才叫疼呢。

    田均和馬車裡的人低聲說了幾句話後,馬車繼續往前駛走,田均則扶着張欣站在門前目送。待那輛馬車走得遠了,田均便鬆開了張欣,陰沉着臉率先進了門。張欣獨自站了片刻,也低着頭跟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看來雖然僥倖逃過了這一劫,這夫妻倆的關係卻是越來越糟糕了。安怡看得無趣,便道:“咱們回去吧。”

    謝滿棠點點頭,吩咐車伕:“跟上去瞧瞧方纔送田氏夫婦回來的那輛車是誰家的。”

    出乎意料的,那輛車一直駛到了莫侯府外,再從側門裡駛了進去。

    謝滿棠似笑非笑的垂着眼倒了杯茶給安怡,安怡知道他在笑什麼,笑的無非是莫天安和她之前那份莫名其妙的糾葛而已。莫天安表現得對她那樣的在乎,甚至於還親自去告訴她張婕妤出了事,張欣也要跟着倒大黴了,結果呢,她今日纔出了事,張欣就因了莫侯府的人被順利放了出來。

    因此謝滿棠這笑其實是得意的笑,安怡看着很不爽,不去接他的茶,眯了眼道:“你在笑什麼?”

    謝滿棠放了茶杯,她懶洋洋地道:“我是在笑,莫貴妃心思深沉,什麼好處都給她佔盡了。先借你的手把張婕妤給除了,再把張欣這個禍害留給你我,她是有多不樂意看到你我成爲一家人呢?”

    張家先有黃家的事在前頭,又有張婕妤的事在後頭,已是徹底失了皇帝的歡心。張尚書下臺不過是遲早的事情,對莫家來說已經不是威脅。之所以還能苟延殘喘,乃是因爲黃氏之亂尚未平定,京中不宜有太過頻繁的人事大震盪,且後宮中的妃子得到妖道的生子秘藥還將皇帝弄上了手不是件光彩的事,不好大肆宣揚。

    莫貴妃高舉輕放,反倒會博得一個仁慈的名聲,爭取到更多人的支持。這種情況下,就勢放過張欣,給安怡和謝滿棠添點麻煩是個不錯的選擇,誰叫她看不慣這兩個人?謝滿棠突兀地道:“宮中傳言,當日叩真子爲幾位皇子批命,批得六殿下乃是真龍。”

    宮中的傳言向來半真半假,安怡嘆了口氣:“只怕六殿下又成了某些人的擋箭牌。”

    謝滿棠道:“也不一定。”然後呲牙一笑:“那女人真正得罪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