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74章 分明已經壞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74章 分明已經壞了字體大小: A+
     

    安怡走到安侯府大門前,回過頭去,只見整個安侯府清冷陰森,唯有門上兩個燈籠在隨着寒風打旋起舞,端的是一副敗落景象,由不得暗自嘆息一聲,轉身繼續往外走。

    卻見斜刺裡跑出個人來,憤怒地攔在她跟前大聲道:“安怡你這個出爾反爾,說話不算數的惡毒女人,你做下這樣惡毒的事,難道就不怕被雷劈嗎?”

    昏暗的燈光將安懷那張清秀憤怒的臉照得白慘慘的,其實也不過是個無能的孩子罷了,安怡微微一笑,撣撣袖口,眉也不擡地道:“族兄果然飽讀詩書,出口成章。”

    誰要和她說這個?安懷憤怒得不得了,卻發現自己根本無計可施,衝上去打安怡一頓?光一個蘭嫂他就弄不過,何況外頭還有個謝滿棠坐在車裡看着這邊。罵她?她好像根本不在乎,還用這種憐憫的眼神看着他?

    安懷近二十年的人生從未有過如此屈辱無措的時候,他握緊了拳頭,又再鬆開,低聲下氣地央求安怡:“原是我母親和弟弟做錯了,但他們已經受了懲罰,我弟弟因此失了性命,得饒人處且饒人,看在同是一族的份上,族妹您就饒了他們這次罷?日後做牛做馬,我們都會償還您這份恩情。”

    安怡淡笑:“這還差不多。看在你這樣懂事的份上,我也說給你聽,不是我害你母親與弟弟,他們乃是咎由自取,若他們自己不作惡,誰也害不得他們。所以我也救不得他們。”

    安懷一腔期待頓時化爲烏有,想到自己原本錦繡燦爛的人生就此完結,忍不住跳將起來大罵着發泄他的憤怒:“賤人!惡毒心腸的賤人,你就不怕報應麼?你不得好死!”

    安怡笑眯眯地看着他:“所以其實你是在爲你自己的前程難受吧?你若真心疼你弟弟和母親,就該陪在他們身邊與他們共度難關。像你這樣道貌岸然,把書讀到狗肚子裡去,只顧自己的纔是真正的賤人和惡毒。不得好死麼?真死過的人才有資格說這個話,年紀輕輕的,不要妄談這些。”言罷意味深長地抿脣一笑,“說到報應麼,這便是報應。”

    面前的人分明貌美如花,巧笑嫣然,卻無端讓人不寒而慄。安怡就是安九,安九就是安怡,眼前的笑臉與記憶深處的某張臉疊加在一起,出奇的相像。

    “安懷,你爲什麼要害我?”

    “安懷,你爲什麼要說假話?”

    “安懷,可是我什麼地方對不住你?”

    “安懷,你爲什麼總是欺負我?”

    那個人一臉不解的這樣問他,他卻不屑於回答她。難道要他告訴她,因爲所有人都在欺負她,所以成了習慣?難道要他告訴她,因爲祖父眼裡只有她,而沒有他?難道要他告訴她,他母親經常說她搶走了他們的東西?

    安懷皺起眉頭,眼睛裡終於露出幾分恐懼害怕委屈之色,他彷彿是在回答從前那個人的諸多疑問,又彷彿是在告訴自己:“哪有那麼多爲什麼!我從前也不過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罷了。我並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爲什麼要讓我承受這樣的惡果?”

    這是意料之外的回答,安怡微微一怔,隨即笑得滴水不漏:“不懂事麼,經過這些事就該懂事了。至於後一個問題,我也一直都在想,但是沒有答案,你什麼時候想到答案了,請來告訴我一聲。”

    安懷眼睜睜地看着她一步步下了臺階,穿過已經走得七零八落的人羣,一直走到那輛黑色的馬車前。馬車的簾子早被人從裡頭打起,她站在車前和車裡的人低聲說了幾句話,含着笑,喜氣洋洋地登上了馬車。車頭掛着的氣死風燈散發出淡淡的光,將她的側臉照得溫婉美好,和那個人既相像,又不像。

    黑色的馬車輕巧地滑入夜色裡,很快就走得不見了影蹤。安懷失魂落魄地轉過身,站在高高的臺階看着“遂伯府”三個金字發呆。

    “公子,公子,不好啦,園子裡挖出了死人,夫人被官差鎖起來要連夜帶走!”他的貼身小廝慘白着臉跑出來,緊緊拽住他的袖子大聲道:“您快想想辦法吧!”

    如若田氏真的害了人命,被收監過堂,那他這個庶吉士就完全是個笑話了,還談什麼抱負理想?所以他必須得爲自己想想辦法纔是。安懷大踏步往裡走,一迭聲地問:“老爺呢?”

    小廝如同被霜打了一樣,聲音低不可聞:“老爺方纔使人給三夫人送了封休書,又要叫人再送去給田舅爺家裡呢。”

    安懷就又站住了,若是田氏被休,縱然很讓人沒臉,卻可以和安家擇清,興許對他的前途也能稍許好一點……安懷正苦思冥想之際,裡頭鬧鬧嚷嚷地走出一羣人來,被人拘在中間的正是田氏和田嬤嬤兩個人,田氏釵橫發亂,哭得死去活來,那些官差卻毫無半點憐憫之心,黑着臉只管凶神惡煞地吆喝。

    “懷兒,你快想想辦法救救我,去找你舅舅啊……”田氏祈求着,眼睜睜地看着安懷離她越來越遠,她以爲他被嚇蒙了,越發大聲哭喊,他卻只是站在那裡神色複雜地看着她。她突然想明白了什麼,淒涼地笑了起來。

    安懷如夢初醒,手忙腳亂地解下腰間的荷包,奔過去塞進官差手裡,低聲懇求道:“給家母留份體面。”安保鳳從黑暗裡走出來,陰冷地道:“你若還想前程,就別摻和這事兒。她自作自受,怪不得誰。”

    精心打造的車壁隔絕了外頭的陰冷,車廂裡暖香撲鼻,安怡坐在軟榻上到處找到處聞:“我聞到一股梅子糕的味兒,正餓着呢。”

    謝滿棠歪在一旁看書信,聞言就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只作沒聽見的樣子。安怡沒辦法,只好自己找,揭開裝垃圾的箱子蓋,看到幾塊新鮮的梅子糕散落在裡頭,不由皺眉:“好好兒的怎麼倒了?”

    謝滿棠淡淡瞥了她一眼:“你怎麼知道是好的?分明已經壞了。你就這麼饞?回去就給你做一鍋,你得一個不少地全給我吃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