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73章 休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473章 休書字體大小: A+
     

    安怡小心仔細地將金針從安憫的穴位中取下來收好,再凝神提筆寫下方子:“按這個方子立即熬藥灌下去,若是今夜熱退了,那就算是撿着一條命了,若不能,神仙也沒辦法。所以一定要小心護理。”

    田氏一聽,面目猙獰地要撲過去抓她:“你騙我!你分明說了可以治好他的!”

    蘭嫂忙攔住田氏不許她靠近安怡,厭惡地道:“我們姑娘說可以給他治病,可沒說保證治好他!”

    安懷陰沉沉地道:“所謂懸壺濟世,妙手仁心,安怡你不配!如若當時你肯立即過來救他,而不是拖這麼久,他一定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

    原來全都是她的錯。這樣胡攪蠻纏無非是想把安憫的事算到她頭上去罷了,如此便可不讓她全身而退。可她今日偏就要全身而退,安怡一言不發地轉身往外走。

    田氏歇斯底里地道:“你不許走,安憫不好你就別想走!”卻見一個婆子走進來表情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湊到唐氏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唐氏也表情古怪地看着她。田氏一凜,緊張地道:“怎麼了?”

    唐氏嘆了口氣:“三弟妹,外頭有官差尋你說話。你跟着錢婆子一起出去罷,問你什麼,你就好生回答。”

    “什麼官差?”田氏呆愣片刻,反應劇烈地吼了起來:“什麼時候這阿貓阿狗都可以隨意往這府裡出入啦?官差爲什麼找我?大嫂,是不是你們搞的鬼?我要去找老夫人!”

    “你還嫌老夫人沒被你們孃兒倆禍害夠,非得氣死她老人家麼?”唐氏厭惡地道:“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難道沒有數?有人把你告了!說你手上有人命官司!若非是老爺在外頭攔着,你早被一根鐵鏈鎖着拖出去了,還等得到這樣好好兒地來請你出去問話?什麼東西!”

    田氏聽說人命官司,本能地就想起了安怡那雙冷冰冰的眼睛,當即胡亂地揮了幾下手,崩潰而倉惶地道:“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又去抓安懷的手,哭道:“都是他們害的我,你快想辦法啊……”

    錢婆子爲難道:“三夫人,大老爺好說歹說,才讓官差同意只是帶您去問話,您要再不出去,官差就要直接進來拿人了。”

    “這裡是伯爵府!誰讓他們進來的……”田氏垂死掙扎,唐氏卻不耐煩了,陰沉了臉道:“是伯爵府沒錯,卻不是你的伯爵府!何況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休要說是三弟妹,便是我們任一個人,犯了事也該受罰,誰敢逃過?”將目光落到安懷身上去:“侄兒,你是飽讀聖賢書的人,你來說說,伯母說的這話可有錯?”

    於是安懷所有求情或是拿捏的話都被堵了回去,只好低聲寬慰田氏:“不過是例行問話罷了,母親只管去,沒做過的事情只推不知就成了。”

    又有婆子急匆匆地進來道:“不好啦,官差進來尋人了。”

    這件事一定不會輕易善了的……田氏痛哭着癱倒在地,被婆子強攙了出去。安懷看看炕上昏迷不醒的安憫,再看看明顯已經崩潰了的田氏,咬牙跟着田氏走了出去。

    安怡慢悠悠地沿着青石小道走着,身後田氏淒厲的哭聲一陣趕一陣地傳來,讓人聽着好生暢意。原來這樣狡猾心狠惡毒貪鄙的人一旦倒了黴,也不過是最尋常膽小的庸俗婦人罷了。

    蘭嫂小聲問道:“姑娘,那位七公子真的不成了麼?”

    安怡勾起脣角:“你認爲呢?”

    蘭嫂大着膽子道:“您既然還開方子,那應當還是能成。所以您方纔是有意嚇唬他們的。”

    安怡有些惆悵地道:“是啊,真遺憾他死不了。”

    蘭嫂並不把這話當回事,若安怡真要安憫死,只需施針時略錯半分就可以做到,她既然沒做,那便是覺着安憫罪不至死。崔如卿有些不以爲然,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淑惠鄉君!淑惠鄉君!”甘嬤嬤急匆匆地趕過來攔住安怡主僕幾人,哀求道:“我們老夫人有些不舒服,還請鄉君移步過去幫她瞧一瞧。”

    這個藉口是蠻高明的,知道就是這樣請人過去自己一定會拒絕,所以乾脆裝病。但安老夫人憑什麼以爲她生病了,自己就一定會去給她看呢?安怡淡淡地道:“依着目前府上與我的糾葛,我不適合再給府上的人看病了,免得將來說不清。嬤嬤另請高明吧。”

    甘嬤嬤一怔,道:“這一碼歸一碼,怎會說不清?”

    欣欣伶牙俐齒地道:“我們姑娘最不喜歡人家聽說病人病重就要找她麻煩。方纔府上的三夫人與那位公子什麼難聽話都說盡了,非說七公子是我們姑娘看壞的,就和無賴似的,誰還敢看啊?又不是吃多了撐的。”

    甘嬤嬤見安怡神態堅定,知道請不過去了,只好苦笑着道:“那我們老夫人還有一句話要與淑惠鄉君說。”上前兩步,低聲道:“冤有頭債有主,只盼鄉君適可而止。擡擡手的事兒,與人方便,自己也方便。”

    安怡一笑而過,只當沒聽見罷了。嘴長在人身上,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手也長在人身上,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真正能做到克己的有幾個人?田氏不過是咎由自取而已,她爲什麼要高擡貴手?

    甘嬤嬤見她油鹽不進,實在沒法子了,只好又要去找唐氏傳達老夫人的話,讓他們無條件地幫三房渡過難關。才走了幾步遠,就又聽隔壁院子裡傳來一陣喧譁,火把的光亮透過砌花磚牆洞,照得這邊影影重重的。一個在前頭當差的小廝奔進來衝着甘嬤嬤道:“嬤嬤,官差來了好大一羣,說是我們三夫人打殺了人埋在院子裡,要把死人給翻出來呢!大老爺讓嬤嬤趕緊回去看護好老夫人,不要讓這些事驚擾了老夫人。”

    順天府這次先禮後兵,看起來是給足了府裡面子,實際上絲毫沒有手軟半分,不然也不會來得這樣的氣勢洶洶。神仙也救不得田氏了。甘嬤嬤看着前方依舊走得十分沉穩的安怡,微不可聞地嘆息了一聲,問小廝道:“三老爺在做什麼?”

    小廝道:“三老爺在寫休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