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71章 捱打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71章 捱打了字體大小: A+
     

    田氏一驚,隨即有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地轉頭瞪着唐氏:“大嫂,你什麼意思?”

    “三弟妹,我是想替你說情,但我也不好意思太過分。這兩****總在府裡神神叨叨的,我只當你是一時糊塗,卻沒想到你竟然瘋魔了,騙我們說你是要帶安憫去賠罪,結果竟然去做那種事!這世上哪有死人復生的?何況咱們家安安是急病而死,又沒誰對不起她,她幹嘛來索命?”唐氏邊說這話,邊偷覷着安怡的神色,打的卻是想要盡力擇清自己的主意。

    大房二房的確沒有親手參與這件事,他們不過是在事發後不聞不問,任由張欣與田家胡作非爲,仍由她生死不明罷了。安怡曾經怨恨過他們對她的漠視與無情,卻沒到想要將他們也一併弄死弄殘的地步,可惜他們已經先將自己給弄廢了。安怡笑得壞極了:“大伯母,也許三夫人就真是對不起九姐姐,因此日夜擔心九姐姐來找她索命呢。恰好遇到我長得像九姐姐,剛好安憫又惹了事,再被人挑唆幾句,三夫人就瘋了。”

    唐氏接不上這話,便給身邊嬤嬤使眼色,暗示身邊嬤嬤想法子把她給支出去躲開。沒等下人想出辦法來解圍,就見田氏的心腹田嬤嬤臉青鼻腫地快步走進來,如喪考妣地哭喊道:“夫人,大老爺要叫搬咱們房裡的東西去抵債呢,就連三老爺房裡的東西也都被搬光了。又問老奴要當初九小姐的嫁妝單子,說是要給王家交待,老奴才說沒有,就捱了一頓好打……”

    田氏頓時跳了起來,也顧不得安怡這個“索命的冤魂”就在一旁虎視眈眈,大叫着要往外跑:“我還沒死呢,誰敢動我房裡的東西?”

    又見安憫的通房哭喊着跑過來:“夫人,夫人,不好啦,七公子燒得厲害,全身抽搐,大夫說看不好,讓準備後事呢。”

    “啊!”田氏呆住,手腳直哆嗦,往哪裡走都不是,突然間轉過頭來瞪着安怡,眼睛裡滿是兇光:“都是你……”

    安怡站在臺階上,居高臨下地看着她道:“都是我什麼?是我讓安憫跑到我家去鬧事的?是我讓你把安憫擡到我們家門前去裝神弄鬼的?你要恨,就該恨那個讓你做了馬前卒,讓你做盡壞事的人。不過呢,安憫是你兒子,你尚且不知心疼,還能怪誰?”

    若不是安怡苦苦相逼,闔府上下又怎會給三房這樣大的壓力?她又何至於去找張欣問主意,再把安憫帶出去?田氏哆嗦着指向安怡咬牙道:“你這個……”話尚未說完,就又聽身後有人大吼一聲:“賤人!我打死你這個倒家破舍的喪門星……”接着頭髮便被安保鳳從後頭一把拽住,劈頭蓋臉地捱了幾巴掌,眼前一黑,險些就暈死過去,好容易藉着田嬤嬤的幫助站直了身子,倉惶地討饒:“老爺,這種時候你不與我一條心,是要讓仇人暢意麼?”

    安保鳳喘着粗氣,一張原本生得極好的臉劇烈地扭曲着,聲音又啞又粗:“老子瘋了纔會與你一條心!你這個蛇蠍心腸的毒婦!居然敢揹着我昧了安安的嫁妝!她人都已經死了,你還不肯放過她!還要到處敗壞她的名聲!好好的兒子盡給你這敗家娘兒們給教壞了,誰讓你把安憫帶出去折騰的?他若有個三長兩短的,看我不取了你的命!誰讓你到處惹禍的?有本事惹了禍就別拖累人,你信不信,老子今日就休了你!”

    田氏絕望地看着安保鳳,縱然當初設計安九,從頭至尾她都是瞞着安保鳳的,但後來安九失蹤,他們給安九弄了那麼個私奔的罪名並私分安九的嫁妝,安保鳳卻是知情並一直保持沉默的,甚至於在王家上門質詢此事時,他還站出去臭罵了王家一頓,說出“王家的根種不好,養出的女兒盡是壞胚”的話來。他有錢養美婢,有錢出去招呼狐朋狗友一起逍遙快活,靠的是什麼?還不都是安九的嫁妝!這會兒卻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全推到她一個人的身上。

    安怡面無表情地看着安保鳳的背影,從她重生以來,她一次都沒見過安保鳳,也從沒有想要見他一面,在她的整個人生裡,王氏尚在時,他沒給過她什麼,王氏不在了,他給她的便是無盡的噩夢與羞辱。今日所見,不過是再一次驗證安保鳳就是個噁心東西罷了。

    安保鳳偷覷了安怡一眼,轉過身又罵罵咧咧地踢了田氏一腳。唐氏一面覺得丟臉,一面又覺得暢意,恨不得這一幕給強勢偏心的婆婆親眼瞧見纔好,但她向來裝賢惠慣了,少不得上前去勸:“三叔、三弟妹,有話好好說……”

    田氏轉頭就吐了她一口帶血的唾沫:“貓哭耗子假慈悲!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夫婦就巴不得把我們弄死!”

    唐氏被田氏吐了滿臉,大失顏面,怒極反笑:“好,好,咱們三老爺和三夫人都是能人,既然能惹禍,便能自己擋禍,誰都不用多管閒事。”一甩頭就要走,安怡輕柔卻不容置疑地拉住她的手:“大伯母,您要是走了,我怎麼辦?”

    唐氏擡頭對上安怡的眼睛,但見那雙眼角微微上翹的眼睛黑白分明,眼底深處一片沉靜。唐氏頭皮一緊,笑得僵硬極了:“侄女兒,你想要什麼?”到這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田氏的倒黴和安怡一定是有關係的,至少那羣突然跑出來索要賭債的閒漢就是安怡找來的。不然她幹嘛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偏在這時候出來?

    安怡笑道:“我說過了,我只是來討個公道的。我就想當着大家的面問三夫人一句,她跑到我們家門前喊着九姐姐的名諱燒紙是個什麼意思。”她想要田氏站在衆人面前說一句,一切都是別有目的的造謠中傷而已。

    田氏不服氣地瞪大了眼睛,哪有給人打了左臉還要把右臉遞過去的?

    “不就是一句話的事麼?母親難道要爲了這句話就毀了自己?”安懷急匆匆地趕進來,冷冰冰地直視着安怡,“我母親若是知錯能改,你是否能替我弟弟瞧一瞧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