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70章 她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70章 她來了字體大小: A+
     

    安怡精神抖擻地站在安侯府的門前,根本不顧圍觀的人在她身後竊竊私語,更不顧安侯府的下人們看到她時的那種複雜恐懼又好奇的眼神。

    她只知道,在她身後不遠處的地方,那輛黑色的馬車裡,端坐着謝滿棠。她知道他此刻正隔着窗紗,默默地關注着她,知道他會在她身後替她查缺補漏,把她沒有想到的,或是沒有做好的,抑或是做得不夠好的全都給她補上。

    安怡很久沒有覺得這樣安心了,這種安心讓她本來就年輕美麗的臉上更多了一層難以描述的光輝,也讓她的氣質更加沉靜溫和。在崔如卿和安侯府的門子交涉,安侯府的門子目光閃爍地朝她看過來之際,她甚至於朝他友好的一笑。

    安侯府的門子一抖,牙齒咬着了舌頭,好痛,他大着舌頭,十分困難地道:“實在對不住,我們府裡剛遇到了些事,小的會把話傳進去,但不知道大老爺有沒有空……”

    崔如卿可比不得安怡,當即寒了臉冷笑:“你們府上的七公子和三夫人跑到我們家門前去胡鬧時,也沒問過我們家老爺和姑娘是否有空。府上的老夫人病得最急要找人救命的時候,也沒問過我們姑娘是否有空。怎麼,安伯爺這是要翻臉不認人了麼?我們肯來府上問,那是看在同族同宗的份上,想給彼此留點餘地,府上不肯見人,那就是表示你們全府都和三夫人和七公子一個看法咯?”

    安侯府的劉管事一溜煙地從裡頭跑出來,先就作勢打了門子一下,奔到安怡面前點頭哈腰地道:“鄉君您恕罪,不知您大駕光臨,多有得罪。我們夫人本要親自迎出來的,奈何家裡正有些急事,實在抽不開身……”

    安怡微微一笑:“那沒關係,我認得路。”見劉管事還要多言,便搶在頭裡道:“我也沒其他意思,就是特意來問問府上的三夫人是個什麼意思。這事兒說不清楚,我是不會走的。”

    也不知今日是個什麼日子,所有的壞事都湊到一處了。不讓安怡進門,那肯定是不行的。劉管事抹了一把冷汗,諂媚地道:“您請,您請。小人給您引路。”

    安怡便帶着崔如卿與蘭嫂、欣欣三人,昂首挺胸地進了安侯府。一路前行,遇到的安侯府下人,不拘是從前見過安九的,又或是從未認識安九的,全都用一種隱秘的探究的害怕的好奇的目光偷窺着她,又每每在她回望過去之前,迅速地躲了開去,彷彿多看她一眼都會被火灼燒了似的。

    安怡知道是怎麼回事。大宅門裡是滋生流言的最佳之地,也是流言最猖獗的地方,田氏和張欣既然聯手做到這一步,必然已經是先放出風聲去了。如若她這一戰不能贏,那麼將來這種奇怪的目光大概會伴隨她一生,所以她必須得贏!

    冬日裡天黑得早,夕陽的餘光將安怡的身影照得老長,從大夫人唐氏和田氏的角度看過去,安怡似乎是踏着日光而來,每一步的速度和距離,都似乎經過了精心的測量,走得均速又平穩。她的臉上帶着笑,笑得卻疏離又矜持。

    田氏突然想起了那個黃昏,她想給安懷找個最好的老師,需要一件珍寶做爲拜師禮,便把主意打到了安九的身上。那一天,安九回來,問她要什麼,她很委婉地告訴安九,這位大儒喜歡蔣道子的畫。她知道安九的手裡就有一幅,是那位偏心眼的公公的心愛之物,卻不留給孫子,反而給了孫女。

    安九當時沉默了很久,說要見安懷,安懷甚至於不耐煩賞臉見安九一面,安九就說了一句,我明白了。到底也沒表示願不願意拿出那幅畫,她急着追出去,安九站在夕陽的餘暉裡,也是這樣笑得疏離又矜持:“不是我捨不得,只是安懷眼裡沒我這個長姐,我爲什麼要幫他呢?總得給我一個理由。讓他什麼時候想清楚了,什麼時候來找我。”

    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安九,安九被張欣使計弄走後,她第一件事就是找田均要了那幅畫。終於安懷拜師成功,終於安懷功名順達,終於她們都忘了安九這個人。

    可是安九今天又回來了,她又回來索要她的那些東西了,而那些東西本不該屬於她的。或者說,至少有一大半本應該屬於安憫和安懷的,都是怪那死去的公公拎不清……田氏指着安怡和唐氏道:“大嫂,你看清了嗎?她就是安九,就是安安,她來找我們索命了。”

    唐氏下意識地打了個寒顫,沉着臉訓斥田氏:“胡說八道些什麼?那是淑惠鄉君!”

    田氏陰測測地道:“不是,她不是,今日的事情都是她鬧出來的,她覺着我們所有人都欠了她的,她會把我們全部都弄死的。”

    田氏這樣一說,不單是周圍伺候的人臉色變了,就連唐氏的臉色也變得很是難看。

    “大伯母,您別擔心,這事兒和你沒關係。”安怡和氣地握住唐氏的手,轉頭看着下意識地躲了開去的田氏,巧笑嫣然:“三夫人這是瘋了吧,或者,是膽子太大?居然不怕冤魂索命?旁人是躲都躲不及,您卻自己送上門去?三夫人,我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別以爲裝瘋賣傻我就會算了。今日這事兒,你勢必要給我個說法的,說不清楚,我和你沒完。”

    說話間,安怡覺着唐氏的手掌涼得厲害,知道她也怕,便俏皮地朝唐氏笑道:“大伯母可是也信了她的胡說八道?怎麼樣?我的手還是熱乎着的麼?”

    唐氏下意識地點點頭,隨即又搖頭,接着又覺得不妥當,便笑道:“侄女兒真會開玩笑,你三嬸孃就是個糊塗蟲,她……”

    安怡沉了臉,冷冰冰地道:“冤有頭債有主,大伯母若是要替她說情,那就不要再談咱們的交情了。”

    唐氏的心情好生複雜,不管安怡是個什麼人,所爲何來,安怡的表態她都很明白了,這是委婉地提醒她,只要她別多事,這一切就和他們其他人沒有關係。唐氏覺着,自己沒那個本事,也沒那個義務去替三房消災擋災,便不露聲色地從安怡手中抽回自己的手,痛心疾首地道:“三弟妹,你糊塗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