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69章 我便讓你得償所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69章 我便讓你得償所願字體大小: A+
     

    但凡能在京中開設賭場,並追索勳貴子弟至此的人,身後必然有着很深厚的背景,對方已經自報家門,若是自己真的要管就得管到底,和王府作對,難免將家裡其他人摺進去;若是不管,最多不過是一個薄情或是無能的名聲罷了。兩樣相比較而言,什麼更重要?

    安大老爺幾乎是立刻就作了決斷。這事兒說白了,就是三房的事,和大房、二房都沒有關係。這個事情必須、一定以及肯定要讓三房獨立承擔,實在不行,他還得大義滅親。反正三房有錢,老夫人也會補貼他們,可不比大房二房這樣的窮……安大老爺想到這裡,便和顏悅色地同那幾個閒漢道:“不是不給,而是事情還沒弄清楚,何況籌錢也需要時候,請各位與我一同入內喝茶坐等,我總要給各位一個交代,如何?”

    那幾個閒漢互相使了個眼色,並不全跟進去,而是留了兩個人在外頭準備作通風報信之用,爲首那個則帶着另兩個往安侯府中走,笑道:“還是安伯爺講道理,這欠債還錢乃是天經地義的事兒,府上的三夫人早先若是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也不想與她爲難。”

    安大老爺笑得臉皮抽搐,心中把三房的人罵得體無完膚,深恨老夫人太過寵溺幼子,養出了一窩禍害精,害得他總被拖後腿,還要對着這樣的潑皮無賴賠笑,實在太過丟人。

    王司業冷眼旁觀,淡淡道:“說得也是,若是府上三夫人懂道理,我亦不想把臉皮撕破。”

    安大老爺朝他作了個揖,哀求道:“王兄,您就別湊熱鬧了誒

    。”

    眼看着這一羣人就要走進安侯府的大門,跟着就要看不見熱鬧,謝滿棠拉了安怡的碎髮一下,邪氣一笑:“想不想進去看熱鬧?咱們一起去?”

    藉口就是現成的,安怡只需上前去質問安大老爺,田氏今日的作爲究竟是什麼意思,安大老爺自然不能將她拒之門外,怎麼都要請她進去喝一杯茶,解釋解釋纔算得。但安怡還不想進去:“還不到時候。”

    謝滿棠挑眉:“不到時候?莫非你要等着他們用八擡轎子來擡你進去?”

    安怡但笑不語,謝滿棠咬牙,突然呵了口氣,伸手去呵她的癢癢:“叫你在我面前賣關子,說不說?”

    安怡癢癢得不行,連忙抓住他的手低聲哀求:“不是賣關子,而是班門弄斧怕被你嘲笑。”

    謝滿棠見她面如桃花,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又嬌又俏,早已心猿意馬,忍住了,用力捏了她的鼻頭一下,恨恨地道:“還不說?”

    安怡覷着他的神色,隱約猜到幾分,不但不收斂媚意,反而更加放肆地斜睨着他輕聲道:“不說你又能如何?最多把我癢死算了。”但在她被癢死之前,他先就給癢死了,男女最大的區別就在這裡。

    這個壞東西,分明是拿捏到他的軟處了,謝滿棠恨得咬牙,又不肯服輸,便裝了惡霸的樣子去挑安怡的下巴,輕佻地道:“這樣嬌俏的小娘子,就算是爲她死了也是值得的。”

    “呸!我是沒想到一本正經慣了的棠國公居然也會說這樣不要臉的胡話。”安怡唾了他一口,先就笑了。

    謝滿棠腦子一熱,本想說,這算得什麼?若是成親,他還會讓她知道,他會說的胡話可多了,只怕說出來要讓她羞死……話到口邊,又覺得實在影響自己的形象,便十分嚴肅地道:“就算我不好,也是遇上了你才變成這個樣子的,這正是應了那句老話,近墨者黑。”

    安怡的心情實在是好極了,笑道:“那咱們就黑在一塊兒吧。”

    謝滿棠傲嬌:“誰要和你一塊兒黑了?要黑你自己黑,纔不跟你同流合污

    。”

    說話間,只聽蘭嫂在車外低聲道:“姑娘,事情都辦妥了。”

    “知道了,你這就準備和我一起去安侯府。”安怡轉頭對着謝滿棠低聲道:“是這樣的,前些日子我在街上救了幾個可憐人,因緣巧合之下才知道,他們和安侯府的三夫人有些舊情。三夫人做人太厲害了些,手上有人命……”

    她雖說得隱約,謝滿棠卻已經完全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大宅門裡的手段,不管是他還是其他人,都曾經用來對付過人。似田氏這樣的人,手裡都是有人命的,若是當初沒能把屁股擦乾淨,或者說是有人起意要對付她,那總是能找出幾個親人死在她手裡的苦主來。

    不巧,這幾個苦主還被她迫害得流落街頭,險些死掉;不巧,這幾個有冤無處伸的苦主恰好遇到了安怡,然後就有了有名的訟師給他們寫狀子,就有人熱情地替他們安排,讓他們去順天府擊鼓鳴冤;於是今日所有的事情集中發作,足可以將田氏炸得外焦裡爛。

    安怡相信謝滿棠能聽得懂是怎麼一回事,但見他沉默着撐了下頜只顧盯着她看,便有些心虛,強笑道:“當然,這種事情多數時候都做不得準,多是由衙門裡頭使人來問一聲就算了事……”

    謝滿棠朝她一笑,輕輕搖頭:“你想做到什麼地步?要她的命麼?”

    安怡低下頭,半晌纔有些困難地道:“我不會刻意要取她的命,我只想將她做下的所有惡事都公諸於衆,最後再讓她得到一個公正的判決。順天府判她該死,那她就該去死,順天府判她流放,那她就該去吃足那個苦頭。”

    儘管彼此知道是怎麼回事,但要讓她把這些話盡數說給謝滿棠聽,她還是有些不太樂意。若是可以天真無邪,誰會願意心機深沉?若是可以純潔如雪,誰會想要道盡滄桑?她也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留給他。

    謝滿棠捧起安怡的臉,一直看到她的眼睛深處去:“既然這樣,我便讓你得償所願。誰想阻攔,誰想說情,誰想相幫,都別想邁過我這一關去。我會讓這事兒公正公平地解決。”

    “好。”安怡眨眨眼,本是想要朝他燦爛一笑的,不知怎麼地卻有些鼻酸,怎麼辦,這人無論什麼樣子都這樣好看,還要不要人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