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64章 來人啊,救命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64章 來人啊,救命啊字體大小: A+
     

    日光透過厚重的雲層投‘射’下來,把街對面屋頂上的雪照得格外晶瑩剔透,安怡靠在謝滿棠的懷裡拉着他的手掌細看。他的手掌修長漂亮,乾燥溫暖還柔和,和他這個人很般配。

    謝滿棠笑道:“看夠了麼?安半仙說說我這手相怎樣?”

    安怡道:“我沒給你看手相啊,我又不會。”

    謝滿棠故作訝異:“你不是叩真子的徒孫麼?竟然不會?”

    一縷日光透過窗戶落在他的臉上,將他的頭髮眉梢盡數染成了淡金‘色’,讓他看上去比平日更多了幾分柔和安靜。真是賞心悅目,安怡看得心‘花’怒放,裝模作樣地清清嗓子,道:“那麼謝公爺聽好了,有道是,男人手如綿,身邊有餘錢。從手相看,公爺您是個有錢人啊。”

    謝滿棠撐着下頜歪着頭看她:“就這麼點?你學藝不‘精’。”

    安怡笑道:“您若還要問,那就這麼說,男人手溫暖而無汗,是個有情人。”

    謝滿棠點頭:“這還差不多。”

    忽聽外面一陣喧譁,‘女’人悽慘的哭鬧聲如同鋼絲一樣的尖利,差點沒把人的耳膜給刺穿了。安怡猛地躍起,興奮地道:“崔如卿來了!”

    謝滿棠走到她身後,跟着她一起往下看,只見幾個無賴樣的閒漢拖着安憫的擔架,只管往街上拉,田氏披頭散髮地踉蹌着跟在後頭,哭得鼻涕眼淚一把抓:“來人啊,救命啊,這是堂堂天子腳下,我們是伯爵府的人,你們這想無賴居然也敢訛到我們頭上來!”見沒有人理睬她,就又重複哭喊:“來人啊,救命啊,要出人命啦,我可憐的憫兒……”

    她緊緊抓着擔架不放,那幾個閒漢嫌她煩,便用力將她的手掰開,田氏被推倒在地上,摔得一身泥濘,再爬起來,鞋子也掉了,她也顧不得,哭着追着大喊大叫。只是這回的內容變了:“各位高擡貴手,他欠了多少錢我一定會還,求你們饒他一條命……”

    幾個閒漢對了下眼神,爲首的一個停下來大聲問道:“田三夫人,您這回承認是欠我們錢啦?若不是府上賴賬不還,我們也不至於鬧到這個地步。我們也有妻兒老小要養,到了衙‘門’也有話說!”

    田氏見他們停下來了,心思就又有些不安分,纔想找藉口推脫,那閒漢從懷裡掏出一疊透着紅‘色’硃砂指印的契書來,朝着衆人甩得“啪啪”作響:“諸位父老鄉親,請你們作證,什麼伯爵府的公子哥兒,借錢的時候爽快,還錢的時候就裝死!這位夫人可憐她兒子,誰又來可憐我呢?我那孩兒沒‘奶’吃,請‘奶’子都沒錢,誰又可憐他呢?”

    有人認得這幾個閒漢是市井裡最有名的放高利貸和賭場上收錢放債的,聞言便笑了起來:“你那孩兒嗷嗷待哺了多少年,還沒長大啊?”

    那閒漢半點不臉紅:“老子能生,每年一個,不成麼?”見田氏拖拖拉拉地不肯走,就又發作起來:“這位夫人,您說要還錢,到底是怎麼個還法說清楚啊,別以爲這樣站在大街上裝神‘弄’鬼,假裝糊塗就能逃過去了。堂堂伯爵府,欠債不還,捨不得這麼點小錢,說不過去吧?”

    田氏氣苦,明知這些人是安怡找來對付她的,卻無計可施。想衝着安怡來吧,安家走得人影全無,一羣僕人把‘門’關得死緊,根本不理睬她,突然冒出這麼幾個閒漢來,手裡拿着安憫親手寫下,摁了手印的欠條,她只看了上面第一張就嚇得眼前一黑,何況是那麼厚的一疊?還得清還不清還是另一說呢。

    田氏頓時悲從中來,捶‘胸’頓足地嚎哭起來:“我的兒子病得人事不省,你們卻說他欠了你們的錢。誰知道這些東西是真是假?一定是安怡找你們來害我的!”

    那幾個閒漢聞言,冷冷一笑,拖起擔架繼續往前走,揚言道:“是真是假,咱們去伯爵府瞧瞧。別以爲你們是伯爵府就了不起,就可以賴賬不還,這可是天子腳下,凡事都要講法度的!”不知是誰用力過猛,把擔架掀翻了,安憫從擔架上跌下來,摔在泥水裡磕破了鼻子,流了一臉的血,看上去好不可憐。

    田氏就又撲上去抱住“心肝、‘肉’”地‘亂’哭一氣,圍觀的人中有看着不忍心的就小聲抱怨起來,覺得這催債的也太心黑了,這好人家的子弟活生生被引‘誘’着落到這個地步,順天府也不管。田氏聞言,越發得勁,哭得更是傷心可憐。

    謝滿棠蹙眉道:“這安三夫人真不是個好東西。你說她心疼兒子吧,這麼冷的天居然也捨得把兒子拉出來鬧騰;你說她不心疼吧,她又表現得真是好心疼。最討厭這種人了,我真是看不下去,長痛不如短痛,得,我幫她一把吧。”正要招人進來去佈置,就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擠過人羣走到田氏跟前,對着田氏行了一禮:“這不是三夫人嗎?”

    安怡笑了,有肖伐老先生出手,還有什麼搞不定的?便叫謝滿棠:“先看着吧。”

    只見田氏盯着肖伐看了一會兒,滿臉驚喜、‘激’動萬分地道:“老先生!肖老先生!救命啊!”

    肖伐從前在京中何等有名?哪怕今日老邁不堪,也還是很多人認出他來,便都想起了當初安歸德倒了之後,安侯府的人是如何對待他的。有人便猜肖伐此刻出現,定然是泄恨而來,卻見肖伐唏噓萬分:“這不是七公子麼?好好兒的孩子,怎會落到這個地步?這都是些什麼人?爲何如此囂張?”

    田氏病急‘亂’投醫,只記得肖伐手段多,便如同抱住救命稻草一樣地苦苦哀求肖伐:“不知道啊,老先生。妾身今日本是爲了之前這孩子無意中犯下的大錯前來求淑惠鄉君饒過的,誰知人沒見着,倒遇到了這幾個不知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兇漢,上來就打人,搶人,說我們小七借了他們的錢不還,您知道的,我們小七雖然‘性’子有些急躁,卻是最良善不過的一個人,不然也不會爲了淑慧鄉君不肯給他祖母瞧病就犯了這麼大的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