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63章 能說句好聽話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63章 能說句好聽話嗎?字體大小: A+
     

    “你說什麼?宮使在家等着我的?”張欣強行壓制住驚恐的心情,假裝鎮定地強笑道:“有沒有說是什麼事?”

    婆子白着臉搖着頭道:“沒說,帶了一大羣人衝進家裡去,二話不說就直接往您的院子裡去了,多問一句就捱打,不過片刻的功夫,您的東西就都被翻了個底朝天。老爺和大爺都不在家,夫人強撐着送了好些東西出去,賠了無數的笑,才得一句話,要您趕緊回去。”

    張欣瘋狂地想,到底是什麼事呢,到底是什麼事才能讓宮裡的人找上門來?難道是爲了安怡的事?不對,她不過是讓人散佈點謠言罷了,潑黑狗血的人也死了,沒這麼快就鬧到宮裡去。連太后向來自持,莫貴妃更是個滑不留手的,沒有正當的理由不可能這樣找上門去,難道是當初她給張婕妤出主意,勾連黃淑妃以六皇子的病陷害安怡的事發了?那也不像,不然一準兒就把她給拘了。

    可是謝滿棠剛纔那不懷好意的模樣……張欣越想越是驚疑不定,下意識地不想回家去,想先去孃家躲躲風頭或是打探一下,便找藉口:“你先回去告訴夫人,我這就回來,讓她不要害怕。我收拾了東西就跟着來。”

    那婆子早得了田夫人的吩咐,若是張欣聽話乖乖回去也就罷了,若是她不聽想逃,就一定要把她給弄回家去。見張欣果然動了這個念頭,哪裡肯放她走?當即伸手緊緊攥住張欣的胳膊,假意道:“不急,老奴扶着大奶奶先走,免得宮使等急了不高興。”不等張欣回答便吩咐張欣的丫頭:“趕緊去把大奶奶的東西收拾了跟來。”

    張欣發怒:“我的話你也敢不聽?”

    那婆子陪着笑臉道:“大奶奶不要讓老奴難做,要是您嫌老奴伺候得不好,下頭還另有孫婆子她們幾個的,要不,讓她們上來伺候您?”

    原來田夫人生怕她跑了,把爛攤子丟給田家不管,便作了萬全的準備,派了好幾個力氣大的粗使婆子跟着,綁也要把張欣綁回去

    張欣還顧着最後的臉面,不想給安怡等人隔屋看笑話,也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被田家的婆子綁回去,不然以後她是真的擡不起頭來了,便甩開那婆子的手,挺起胸膛,倨傲地道:“既然婆婆這樣急,我便先隨你回去瞧。”轉頭給丫頭使了個眼色,道:“你把東西收拾好就趕緊回家來。”其實是讓丫頭去給孃家人報信。

    那婆子看在眼裡,也不阻攔。田夫人早有吩咐,禍是張欣闖下的,就該張家人來擋,只是切記宮中要人,就一定要把張欣交到宮裡人的手中就對了。

    張欣竭力想讓自己顯得雲淡風輕、高貴端莊,可是每往前踏出一步,就軟得如同踩到了棉花堆裡一樣的飄忽。人在落魄的時候就格外敏感,她清晰地聽見雅間裡傳來安怡的說笑聲,於是恨得指甲把掌心都掐出血來。不要再給她機會,只要給她機會,她一定直接把安怡弄死了事。她得不到安好,安怡也別想,就算是她死了她也要拉安怡做墊背的。

    安怡站在雅間的窗口處往下看,看到張欣被一羣婆子簇擁着上了馬車,回頭那一瞥,端的是可以把她的油都恨出來。不由微笑着舉起酒杯,對着張欣遙遙一祝。

    張欣猛地一回頭,坐進了馬車。

    可惜不能跟去看田家人和張欣互相殘殺的慘狀,安怡有些無趣地收回目光,坐到桌旁喝酒吃菜。謝滿棠道:“你就不好奇田家究竟發生什麼事?”

    安怡笑道:“我能猜着。”之前她入宮時連太后曾經問過她關於張欣接種生子的事,之後莫天安也曾告訴過她張欣很快就要因此而倒黴,現在想來,唯有此事才能讓張欣如此狼狽慌亂了。就是不知道,張欣是否還和從前一樣的保持冷靜聰明,吃了還記得擦乾淨嘴,不然若是真的被搜出點什麼來,那才叫人間慘劇。

    人生就是這麼奇妙,當年張欣以捕獵者的姿勢高高在上的俯瞰着她,如今她也能站在一旁欣賞張欣的狼狽與倒黴

    。可見天理循環,報應不爽,這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謝滿棠笑笑,道:“我本來想着,給她添點作料,讓她好好嚐嚐這滋味,但又想,這事兒還得問你的意思,需要麼?”

    安怡很認真地想了片刻,搖頭道:“不好,事關皇嗣,還是避嫌的好。你我已經推波助瀾,就不好再在這裡頭直接插手了,不然將來給人察覺並說起來,也是不大不小的罪狀一條。若是有人以此來做文章,麻煩反而更大,爲了她這種人冒險不值得。宮中早已有人給張婕妤設下了天羅地網,張家也勢必會被牽連,張家一旦倒了,就會有無數的人跳出來狂踩張欣,咱們站在一旁看着不讓人拉她就好。”

    謝滿棠笑了起來。

    安怡挑眉道:“你笑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

    謝滿棠慢條斯理地拉起她的手放在掌中,垂着眼輕笑道:“對,當然說得對,說得很對。”

    安怡不饒他:“那你還笑?”

    謝滿棠揚眉斜睨着她,風情萬種地道:“你終於變得聰明些了,我高興也不能笑?”

    安怡默了片刻,從他掌中抽出手,捏起拳頭捶了他幾下:“說句好聽話會少塊肉麼?”

    謝滿棠捉住她的手,低聲道:“不會。”

    他的呼吸聲吹到安怡耳邊,激得她打了個寒顫,她不自在地想要縮回手,卻被謝滿棠牢牢捉住不肯放鬆。安怡不敢看他,垂着眼再往後縮了兩下,謝滿棠輕聲笑道:“明知是徒勞,爲何還要掙扎?我是否可以看爲,你這是欲擒故縱?”

    安怡一愣,氣得仰起頭去瞪着他:“你說話可以稍許好聽點嗎?”

    “能。”謝滿棠突如其來地把頭低下來,試探地噙住了她的嘴脣,早就想這麼做了,特別是在之前她和朱側妃吵了之後,低頭流淚之時,難得此刻有機會,時間地點都很合適。

    有潔白的花自雲端開放,灑落無數的芬芳。安怡僵了片刻,輕輕抱住他的腰,全然忘了此刻窗外還上演着一場鬧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