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62章 大奶奶,不好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62章 大奶奶,不好啦!字體大小: A+
     

    果然還是這一招,重複使用了一遍又一遍,卻會很有效果。這一回,所有的人都會在無形中把她和安九並列在一起作對比,尋找她們相似的任何蛛絲馬跡,張欣甚至都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就能成功地藉助其他人的力量和無數的流言來逼迫傷害她。要是有一天,安保良一家人和謝滿棠也跟着相信了這件事,她不但會被逼得自動退出這場戰鬥,還會失去所有的一切,就連京城都呆不下去。

    可她是什麼人啊,若是懼怕也就不會回來了。之所以沒能和張欣一樣的瘋狂,不過是因爲多了牽掛的人和事,譬如說安保良一家子,譬如說謝滿棠。至於他們將來會不會改變初衷,那是安怡現在不知道也不願意去多想的,沒發生的壞事,想它做什麼?白白讓自己不快樂罷了。

    安怡笑了一聲,道:“奔波了半日,又累又餓的,我先去這酒肆裡要些吃食,歇一歇。崔管事來了領他來見我。”說着提裙下了馬車往之前她和謝滿棠曾一起吃過飯的那家酒肆走去。突然間福至心靈,猛地擡頭,正好與二樓雅間窗口處的一雙眼睛撞上。

    張欣面無表情地站在二樓窗口處,一雙眼睛幽深不見底,滿滿都是怨毒的陰火。安怡朝她粲然一笑,毫不避讓地繼續往酒肆裡走。

    老闆認得她,不等她吩咐就忙不迭地將她引去上次的雅間:“這間屋子一直都是專給謝公爺留着的,除了他和他的朋友外再沒有其他人進來,乾淨着呢,鄉君只管安安心心地歇着,一準兒沒人會來打擾。”

    “承蒙您照顧,上幾個清淡宜口的菜吧。”安怡走上二樓,張欣傲然站在走廊上攔住她,目光不善地道:“難得有這樣的機會遇到淑惠鄉君,我想請淑慧鄉君吃頓便飯,不知你可敢來?”

    陪在一旁的老焦很有些焦慮,重重地咳嗽了一聲,提醒安怡不要搭理這毒蛇似的女人。

    張欣挑釁而輕蔑地道:“怎麼,不敢回家,躲到這裡來,卻連吃一頓飯的勇氣都沒有嗎?安怡,你還是和從前一樣的膽小如鼠,不,陰溝裡的臭老鼠都不如。”

    安怡微笑着直視張欣,緩步朝她走過去:“田大奶奶認識我從前是個什麼人嗎?未必。我卻知道田大奶奶是個什麼人。”

    張欣冷冷地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頂好就是忍不住說出那些陰私的話來,正好佐證她安怡就是安九。

    安怡偏頓住了,含笑問她:“你確定要聽?”

    張欣冷笑:“我爲什麼不敢聽?我又沒什麼見不得人的,可比不得你。”

    安怡嘆了口氣:“你爲什麼逼我呢?我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傳這些閒話多不好?”

    張欣怒道:“你要說就說,瞎蒙什麼?”

    安怡躊躇再三,很是害羞地道:“我還是不好意思說。老焦你來說。”

    “是。”老焦先是恭敬地應了安怡,再回頭看着張欣道:“前些日子,田大奶奶借種生子的故事傳得可精彩啦,俺們去茶店子裡喝大壺茶總是能聽到,聽說您別院裡養着的貌美小倌兒就有四五個,您還嫌不夠,讓道士拿藥喂着……”

    張欣知道外頭在謠傳這件事,卻從來沒有人敢當着她的面說得這樣明白粗魯,不由驚呆了,再看見一旁伺候着的老闆和夥計都低垂着頭、臉憋得通紅、控制不住地抖着肩膀,知道是在嘲笑她,不由所有的血都往頭上狂涌,臉紅耳赤地尖叫一聲,喪失理智地撲上去就要打安怡:“我叫你亂說,我撕爛你的嘴。”

    安怡早有防備,趁着她撲過來的時候將腿一伸一勾,看着她惡狠狠地摔了個狗吃屎,再靈巧地往旁邊一讓,悲憫地道:“瞧,我都說不好意思說了,您非得逼人說。受不住了吧?我要是你,就一輩子躲在家裡不出來,免得丟人現眼給人笑話。”

    張欣恨得渾身發抖,趴在地上仰頭死死瞪着安怡,目光裡淬得出毒汁來。她帶去的丫鬟顫抖着去扶她,反倒捱了她一耳光。

    安怡朝她優雅地伸出手:“要我扶您一把麼?”不等張欣伸手,就又將手縮了回去,抽出帕子用力擦了擦手掌,低聲道:“我忘了,好像田大奶奶是有什麼病的,滿京城的大夫都看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別院裡染上的。”真是風水輪流轉,張欣也很該嘗一嘗這被人污衊潑髒水的感覺。

    不知是哪個雅間裡的客人實在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張欣怒極,險些當場發瘋,恨到只想不管不顧地撲上去把安怡當場掐死。她也這樣做了,掙扎着爬起來朝安怡撲過去,安怡卻早往一旁驚慌失措地躲開了,還大聲道:“田大奶奶,我真是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你,讓你這樣念念不忘,千方百計想要壞我的名聲?我雖然無意中得了九姐姐一些東西,卻也不是偷來搶來的,你怎麼就這樣和我過不去呢?知道黑狗血害不了活人,還往裡頭添了毒汁。可憐王小姐無辜遭了毒手,你的心實在太狠了。”

    “你和這樣不要臉不要命的蕩婦一般見識做什麼?”謝滿棠突然出現在樓梯口,冷着臉輕蔑無比地掃了張欣一眼,彷彿在看一坨黑乎乎的狗屎。

    張欣氣不打一處來,顫抖着手指向他和安怡:“姦夫****,血口噴人,什麼狗血我根本不知道……”有道是捉賊拿髒,負責潑狗血的人已經死了,她又不是不知道,唬不了她。

    “張氏!”謝滿棠先聲奪人,搶在她罵出來之際,厲聲喝道:“多行不義必自斃,我若是你,就該趕緊回去瞧瞧家裡都發生了什麼事……”

    謝滿棠不會訛人,至少不會當着衆人的面訛女人,他說她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就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張欣突然生出一種十分不妙的預感來,卻還不肯當着安怡的面輕易認輸,死撐着道:“我又沒做虧心事,我怕什麼?”

    謝滿棠陰陰一笑,示意安怡跟他進去吃飯。

    就在此時,田家一個婆子慘白着臉急匆匆地跑上樓來,大喊道:“大奶奶,不好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