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61章 後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61章 後着字體大小: A+
     

    “王夫人看着不是不講理的人,怎會養出那樣的‘女’兒?”薛氏百思不得其解。

    安怡失笑:“養孩子的事,誰說得清?歹竹也會出好筍,知書達理的父母親也能養出不成器的孩子。我個人覺着,興許是太溺愛了吧。”

    薛氏笑了:“也是,我和你爹都不怎麼樣,你和你弟弟是真不錯。”

    安怡抱住她的胳膊,把頭靠在她肩上:“也只是在您眼裡,我纔是最好的。”

    薛氏滿足地道:“那不然還要怎麼樣?娘一向都很知足的。只要你和謝公爺的親事順順當當的,娘真是別無所求了。”

    馬車將近金魚巷,行人卻突然變得多了起來,以至於車都過不去,老焦喊了幾回沒人搭理他,只好道:“太太,姑娘,也不知道前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路堵得厲害,待小人去前頭瞧一瞧。”

    安怡道:“不好,你去了,若是有人驚了馬怎麼辦?讓蘭嫂去。”

    蘭嫂去了沒多大會兒就回來了,臉‘色’十分難看地道:“姑娘,要不您去其他地方避一避吧。”

    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張欣是個謹慎小心的‘性’子,做事多留有後手。之前設計讓朱側妃與王淑真來擾‘亂’她的心神,再安排人對着她潑毒狗血,一計不成便還有一計,想必此刻就是那另一計了。安怡有心理準備,淡然道:“能避去哪裡呢?說吧,什麼事?”

    蘭嫂道:“是安侯府上的三夫人,仿效之前遂伯夫人,穿着素衣素服,披着荊條跪在席子上,口口聲聲都是來向您請罪求饒的,旁邊還停着一具擔架,上頭躺着的是那位許久不見的安七公子。這也罷了,讓人覺得不太好的是,三夫人看上去神思恍惚,那位安七公子也是隻有進氣沒有出氣的樣子。

    之前老太太先他們回來,老爺生恐驚嚇着老太太和小少爺,便讓人把馬車趕到平太太府上去了。老爺自己也不在家,另外使了趙管事看着不讓出大事,婢子才走到巷子附近,家裡人的就攔住婢子傳了信,說是也讓姑娘和太太先避開。等到天黑,三夫人自然受凍不住,自會偃旗息鼓。”

    看上去好像是之前她明裡暗裡給安侯府施的壓起了用,大房和二房聯手對付三房,終於‘逼’得田氏沉不住氣,帶着安憫來賠罪了。可是以安怡對田氏的瞭解,田氏這樣做十分的反常。田氏最愛三件東西,一是小兒子安憫,二是大兒子安懷,三是錢財,名聲什麼的反而都是次要的。

    按說安懷更有出息,做母親的應該更喜歡,但田氏振振有詞,安懷自己就能掙一份好前程,不比安憫沒出息,脾氣‘性’子又不好,她若是再不疼着些將來只怕要餓死。這個論調是和安侯老夫人一模一樣的。田氏又比安侯老夫人還要不如,因此安憫也比安保鳳還要不成器。

    這樣視爲珍寶的幺兒,還病得這樣的重,田氏不讓他在家養着,冒了嚴寒拖到金魚巷來演戲,當然不會是真心實意來賠禮道歉,一定是爲了更大的利益。對於田氏來說,目前最大的利益是什麼呢?肯定是把她這個讓人寢食不安的眼中釘‘肉’中刺一舉拔除。所以田氏和張欣應該是又聯手了。

    既然對方挾持惡意而來,躲是躲不掉的,換句話說,躲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今日田氏能在金魚巷堵住她,改天就能在棠國公府‘門’前堵着她。與其一個笑話讓人看兩次,不如今日就把它一次‘性’解決了吧。

    安怡沉着地吩咐蘭嫂:“你立刻去找崔管事,告訴他這裡發生的事。他自然知道該怎麼辦。”這個驚喜,她本來打算留到過年時再送給田氏的,既然田氏這麼急着找死,她也只好先把禮物送出來了。

    薛氏緊張地道:“那我們怎麼辦?”

    安怡溫言細語地寬慰她:“我們也去平嬸孃家避一避。”

    薛氏不放心地道:“你也跟我一起去?”

    安怡笑着點頭:“我當然是要跟您一起去的。”

    馬車駛到安保平家‘門’前,安怡親自把薛氏扶進‘門’去,折身就快步走了出去:“我還有事,母親你們暫且安心待着。”

    薛氏大急,要追出去攔住她:“我說你這孩子和人較什麼勁兒?人家起心要害你,你去逞什麼能?跟我一起,不然你走到哪裡我跟到哪裡。”

    安怡示意婆子拉住薛氏,遠遠地看着薛氏笑:“娘您清楚的,您跟着我只能是拖我的後‘腿’,讓我分散心神罷了。您也不止是隻有我一個‘女’兒,您還要看顧着祖母和弟弟呢。難道您忍心讓他們跟着我一起奔‘波’遇險?我留在這裡,要是給平族叔家裡惹了麻煩怎麼辦?您放心,我一會兒的功夫就回來了,吃不了虧。”

    薛氏哪裡想得到這許多,只是固執地認爲把安怡拉住就安全了,誰知婆子只聽安怡的不聽她的,只管死死將她往裡拽,不住嘴地勸她聽安怡的話。薛氏憤怒不已,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登車而去,待見到迎出來的平太太,不由委屈得眼淚長流:“都是我沒本事……”

    “和嫂子你沒關係,你放心吧,安怡心裡有數。惡人一定會受天罰的。”平太太的心情也格外複雜,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她是不太相信的,像她這樣當家作主的主母,誰的手裡沒有幾件糟污事?何況她家現在就和安怡一家子綁在一條船上了,只要這條船不沉,她就得站在安怡這邊。

    其實安怡心裡很明白,百姓最愛的是各種狗血傳說,他們纔不去管這件事的真假呢,他們只管這故事是否‘精’彩,是否駭人聽聞。因此哪怕就是今日她勝了,也只是慘勝,潑狗血事件一定會成爲一件聳人聽聞的靈異事件。傳到明日,她就該變成一個活生生的鬼了,到底對她的名聲是有妨害的。

    馬車將至金魚巷,安怡挑開窗簾往外看,恰好看到家裡的小廝白着臉朝她這邊奔跑過來,衝過來的第一句就是:“不好啦,安侯府的三夫人在咱們家‘門’前燒起紙錢來了,說是給個什麼死了好多年的安九小姐燒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