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60章 怨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60章 怨怪字體大小: A+
     

    安怡似笑非笑地道:“王小姐放心,我已經使人去家裡拿藥了,很快就能把藥配出來,最大限度地減少傷情……”

    “立刻把她弄回去,不要再留在這裡丟人現眼。”趙氏冷冰冰地吩咐完兒子和兒媳,回頭十分抱歉地和安怡道:“淑惠鄉君也不必爲小女配藥了,她生龍活虎的,想來並無大礙。今日家中不便,我就不請諸位進去坐了。”

    “不……娘,我身上好疼……”王淑真見趙氏是來真的,心想安怡本來就恨自己,這回要真是毀容了以後可怎麼辦?便哭着想撲過來找趙氏求情,見她哥哥緊緊拉着她不放,情急之下便咬了她哥一口,疼得她哥大叫一聲,用力了她一巴掌,死命將她拖了進去。

    王淑真的哭聲漸行漸遠,趙氏這時才紅了眼圈,十分尷尬地道:“都是我和她爹的錯,這孩子被我們慣壞了……”話未說完,對着薛氏和安怡深深一禮。

    薛氏忙將她扶起來:“夫人多禮,誰家的孩兒沒個不懂事的時候?”

    “你們是厚道人。”趙氏拭淚,自己的女兒跑到那裡去惹是生非,爲的是對謝滿棠的滿腔心思,她心裡再明白不過。換了旁人家,不要說救治送人回家,把人給羞辱得體無完膚也是有的,其他人還要說或怪,誰叫這女孩兒沒廉恥的。

    安怡道:“夫人息怒,令嬡雖然糊塗,做母親的卻不能不管她的前程。她受的那個灼傷,是必須要用特製的藥膏來精心調養的,不然一定會落下疤痕。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變成這樣,對將來多少會有些影響,不要說做母親的捨不得,我也不忍心。藥我還是配來,府上覺得合適就用,不合適就另外請太醫院的太醫來瞧,也是一樣的。”

    “那我就多謝鄉君啦,您的藥都不好使,誰的藥還好使?”趙氏越發難爲情,眼裡又多生出一股難以言說的憤怒來,恨的正是那個把王淑真引去做這種糊塗丟臉事的人,也有怨怪朱側妃的意思在裡面。

    安怡看在眼裡,適時道:“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趙氏嘆了口氣:“事到如今,王氏一門的臉面都給那孽障丟乾淨了,還有什麼不好講的?”

    安怡便道:“依着我瞧,令嬡雖然有些年幼衝動,卻不是能獨自做出這種事的人。對方可謂是把府上的所有事情都摸得清清楚楚的,因此才能左右令嬡。一定是她教了令嬡應該借誰的手,在什麼時候去堵我,說什麼話,並且還給令嬡許了諾。那一桶摻雜了毒藥的狗血本是衝着我來的,當然,對方也沒有把令嬡的安危放在心裡,因此纔會有誤傷。夫人回去後不要太過苛責令嬡,真正可恨的是藏在後面,借無辜者的手做壞事的那個人。”

    趙氏多少知道些當時的情景,也知道王淑真說了什麼話,見安怡毫不避諱地提起這件事來,少不得多看了安怡兩眼,隨即暗歎一口氣,的確是很像的,但也不是完全相像。她就無法想象安九能有這麼一副精明樣兒,要不然也不至於落到那個尷尬地步。

    趙氏又想起了朱側妃,頓時滿滿都是怨言,同爲母親,她無法贊同也沒法兒理解小姑到底在想什麼。退一步講,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去怪誰也沒法兒讓時光倒流,但是你走了也就走了吧,幹嘛還要插手下一輩的事?王家的一世清名,都算是毀在這位小姑身上了。

    王淑真只認爲是安怡橫插一腳才讓王家與棠國公府的親事不諧,但在趙氏看來,應該是和小姑的名聲有着莫大的關係。小姑當年與蜀王私奔,瞞得過其他人家卻瞞不過宗室,就算是趙王妃母子當年被邊緣化,消息不靈通,後來謝滿棠勢大,也該都知道了。甚至於不需要特別去打聽,趙王妃只需要和其他宗親提起有意於這樁親事,旁人就會提點她了。

    因此趙氏從來沒有怨怪過安怡,要怨怪也只能怪家門不幸,養出了小姑那樣的女兒。現在看來,自己養女兒也養得不怎麼樣,將來也不知要落到什麼地步。

    趙氏想到這裡,分外黯然,也格外痛恨藏在後頭使壞的那個人,便鄭重道:“鄉君您放心,我都知曉了。不管後面是什麼人使壞,總要給您一個交代。”

    像舅舅、舅母這樣的明理人真是不多了,安怡看到趙氏窘迫的樣子,不忍心繼續留下來讓她難堪,便拉着薛氏和趙氏告辭:“論起來,夫人是長輩,就不要太過客氣了,還叫我小安就好。”

    趙氏沒放在心上,只當是客氣話而已,把人送上馬車才折身回去。遠遠聽見王淑真要死要活的哭鬧聲,不由氣得太陽穴“突突”直跳,先就讓人去尋了幾根麻繩過來。進得門去,不由分說就先讓人把王淑真綁了起來,忍住心疼,咬着牙,用力了王淑真幾個響亮的耳光:“不要臉的東西,早知道就該把你掐死了事。”

    王淑真本來還想撒嬌撒潑,見狀被嚇呆了,她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她娘這麼兇殘,真是連手指頭都沒動過她一下。待反應過來,就要死要活,她嫂子上來相勸,也給趙氏趕了出去,趙氏親手持了剪子,要去剪王淑真的頭髮:“不想活正好,剪了頭髮關進廟裡去做姑子。”

    一剪刀下去,王淑真才明白自己今日真是逃不過去了,只好哀哀求饒。趙氏這才扔了剪子,陰沉着臉道:“光憑你做不出這種事,是誰指使你,讓你這樣做的?你不是去你姨姥家裡玩的,又怎會與朱側妃攪到一處?敢有半句假話,我立時把你的頭髮全部絞光了。”

    王淑真拼命護着頭髮大哭道:“是張欣。她跟我說,讓我去找蜀王府的朱側妃,朱側妃一定會熱情接待我,還讓我有事只管苦苦哀求朱側妃。我和朱側妃說想去獅子山玩,她就說她來安排。那天姨姥家裡派車來接我,直接就把我送去了蜀王府,後來就遇到安怡在城門外,我就……”

    張欣,這人怎麼這樣毒?趙氏氣得渾身顫抖,咬着牙道:“立刻去把老爺請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