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59章 你不能不管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459章 你不能不管我字體大小: A+
     

    謝滿棠笑了笑,語氣溫和地道:“伯母,什麼樣的人能從我手裡逃走呢?”

    薛氏頓時心滿意足,咬着牙紅着眼圈道:“一定是有人眼紅嫉妒我們安怡,公爺您一定要讓他吐口,把指使他的惡人說出來!這樣的壞東西,怎麼折騰他都是不爲過的。”

    就連老好人薛氏都說出這樣的話來了,可想而知安家其他人是個什麼心思,謝滿棠看到遠處排排站着的安保良、安老太以及安愉,感受到了沉重的壓力。這個時候,他當然是不能告訴薛氏,那個人他們的確是抓住了,可是那個人立即就服毒自盡了,他們只得到一具溫熱的屍體。謝滿棠眼睛也不眨的,不假思索地道:“嗯,您放心,我一定讓他和指使他的人得不到好下場。”

    薛氏很滿意,因爲生怕今天的事件給謝滿棠帶來困擾,從而削弱他對安怡的喜歡,便道:“您可能不知道,他們安氏一族的姑娘都長得大致有些像……”

    安怡不敢去看謝滿棠的表情,忙着把薛氏拉開:“走吧,天寒地凍的,祖母還病着呢,安愉也還要讀書,還得趕緊回去找藥治療王小姐。雖然和咱們沒關係,但也不能不管,否則要和王家結仇。”

    薛氏最怕的就是這個,雖然很是不喜歡作精作怪的王淑真,還是順從地跟着安怡走了,邊走邊抱怨:“真是沒天理了……”又少有的幸災樂禍:“我早說過,人在做天在看,醜事惡事做不得,你瞧,她不是剛起了壞心眼,就遭了報應?不對,她說什麼不好,爲什麼偏要拿你和安九說事?”

    薛氏一臉的狐疑:“你不會有什麼事瞞着我們吧?”

    安怡“咯噔”了一下,有些心虛地道:“能有什麼事?您不知道這裡頭的故事,之前王司業家和棠國公府差點就做親了,後來不知爲什麼沒成。爹爹出事那段日子,她還曾經跑到醫館裡去找我的麻煩呢,大概是一直都覺得,這門親事不成是因爲我的緣故。今天這樣,大概也和指使人潑狗血的那個人脫不掉干係,她年紀小不懂事,人家讓她怎麼做,她就怎麼做了,應該就是這樣。”

    薛氏將信將疑:“那個安九的事,我曾聽你族嬸提過那麼一點點。就算你們長得有些像,也不能就這樣把你們扯在一起啊……”

    安怡十分認真地說着謊:“因爲她們實在找不到可以攻訐我的理由了啊。我年少成名,擋了不少人的道,礙了不少人的眼,像這樣的,通常都會被人攻訐爲妖孽啊。不然她們能找到什麼理由來害我呢?剛好我和安九長得相似,她們就找到藉口了。”

    “真是惡毒。”薛氏信了這個理由:“回去我就給你好生求一道平安符,咱們再拿松柏枝熬水洗澡去晦氣。”

    “好,都聽您的。”安怡走到王淑真的車前輕輕叩了叩車壁:“王小姐,你這傷口必須要用特製的藥膏治療,不然可能會留下疤痕,我們這就要回城去,你可準備好了?”

    王淑真好半天才哽咽着道:“都是怪你,我爹孃不會輕易饒過你的。”

    安怡覺得自己的耐心就要被消耗殆盡了,便滿含惡意地道:“是呢,令尊靈堂若是知道你今日做的事這樣不要臉面,一定不會輕易饒過你的。”

    王淑真默了默,嚎啕大哭起來。

    真沒成就感。安怡拍拍車壁,大聲道:“再不走就真要毀容了啊,是不是不想要我看了?”

    王淑真哭得傷心欲絕,羞憤交加,想賭氣不要她看了,卻又生怕真的會毀盡容顏,害了一輩子;真要求她看吧,自尊心又過不去。

    安怡便替她作了主:“不說話就是默認,走吧。”根本不去管朱側妃是否還在裡面,要不要下車。

    “慢着。”湖月打起車簾,扶着朱側妃擦着安怡走了過去。朱側妃一直半垂着眼睛,面無表情。

    安怡側開身子給朱側妃讓路,忍不住道:“側妃不跟我一起把王小姐送回去嗎?”

    王淑真被提醒,立即扒着車窗哭着央求朱側妃:“側妃,求您送我回去吧,安怡是個壞東西,她一準兒會挑唆我爹孃收拾我的。求您啦!”

    朱側妃轉過頭來冷冰冰地看了安怡一眼,神態有些僵硬地和王淑真道:“不會的,你爹孃很是講理,我讓湖月送你回去。”

    湖月果然又折了回來,經過安怡身邊時擡頭定定地盯了安怡一眼,微不可聞地低聲道:“淑惠鄉君,得饒人處且饒人,說不準什麼時候誰就求着誰了,留得一線日後大家纔好再見面,您說是麼?”

    安怡挑眉:“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湖月有些懊惱地埋頭登車,再不肯露面。安怡聽見王淑真的哭聲漸漸小了乃至於無,便也上了薛氏的車,讓老焦趕車進城。

    王家早就得了消息,趙氏領着兒子和兒媳老早就等在家門前候着,才見馬車來了就迎上去,並不先去看王淑真,而是顧着和安老太、薛氏、安怡打招呼,滿口都是感激的話。

    安怡本來擔心流言的速度太快,會讓王家人對自己有所看法,趙氏卻只是一味地給她行禮賠罪:“孩子不懂事,給您添了麻煩,還望您大人雅量,莫要與她一般見識。”

    王淑真忍不住,由湖月扶着下車來撒嬌哭泣,趙氏陰沉着臉,看也不看她,十分平靜地吩咐兒子:“把你妹妹弄進去,別讓她在這裡丟人現眼。”

    王淑真知道要倒大黴,便拉住湖月的手低聲哀求她傳達朱側妃的話,好替自己求情,湖月低垂着眼,纔到趙氏跟前行了一禮,喊了聲:“夫人……”就給趙氏冷淡地打發了:“小女不懂事,給府上添了麻煩,改日自當上門賠罪。今日我要處理家事,就不留嬤嬤了。還請嬤嬤恕罪。”

    滴水不漏卻又冷淡得要死,任何驚愕或是感慨的神情都沒有,湖月不敢多留,默默行了一禮就垂着頭走了。王淑真大爲恐懼,又想扯上安怡做救命稻草:“安怡,我怎麼都是因爲你才倒的黴,你不能不管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