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58章 鑲金嵌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58章 鑲金嵌玉字體大小: A+
     

    馬車上所有的簾子都被放下來了,把裡面的人遮掩得嚴嚴實實,外面的人當然也就無從知道里面究竟是個什麼人,那個人又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

    把兄長的愛女帶出來惹了亂子,生死不知,她居然就能這樣心安理得地坐在車裡,只爲害怕給人看出她是誰並想起若干年前的那些風流債來……的確是很能權衡得失的,就是不知她有沒有臉去面對兄嫂。

    安怡冷笑着朝朱側妃的馬車走過去。她知道朱側妃一定在車廂裡透過某個縫隙偷看着她的一舉一動,觀察着外面的所有動靜,因此朱側妃也應該知道,她走過去的目的是什麼。

    不等她走到馬車前,馬車簾子便被人從裡面打了起來,穿着冰藍色錦緞衣裙,披着象牙白大氅的朱側妃神色端嚴地下了車,站定之後,微微擡着下巴,審視地看着安怡。

    安怡低頭看看自己,象牙白的裙襬和淡黃色的皮靴上濺着星星點點的黑紅色狗血,之所以是黑紅色的,是因爲狗血是紅的,狗血裡暗含的腐蝕性物質將裙襬和皮靴再腐蝕成了焦黑色。她形容不整,朱側妃卻打扮得格外的美麗精緻,安怡卻覺着朱側妃比她還要狼狽一萬倍。

    安怡朝朱側妃甜甜一笑,行了個福禮,聲音清脆地道:“不知側妃將王小姐帶到這裡來是爲了什麼?難道是因爲之前我曾經得罪了您嗎?”

    朱側妃的臉微微發白,也不知是雪光映照導致的,還是她原本就那麼白。她牢牢抓住身邊丫鬟的手,以挺拔的姿勢微帶倨傲地昂首站着,盯牢了安怡,淡淡地道:“我事先並不知情。她和我說與你有交情,早就想要祭奠叩真人,我以爲是真的……”

    以及,她本人自那日從莫催居狼狽而逃後,思前想後,對安怡這個人始終放不下,就想多瞭解一點關於安怡的事情。她答應王淑真時的具體心情已經不可細考,反正她就是來了,然後目睹了一場真正狗血的事件。

    安怡笑了一聲:“看來側妃挺喜歡王小姐的,不然也不會這樣順着她的意。怎麼樣,今日這場戲可還好看?”

    朱側妃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但她感覺到了安怡滿滿的惡意與幸災樂禍,她微蹙着眉頭,斟字酌句:“不過是意外罷了,你也沒造成什麼實質損害……”

    安怡不客氣地打斷她的話:“我是沒造成什麼實質損害,王小姐卻不小心被殃及池魚倒了黴,中毒可以解毒,皮膚被毒物侵蝕了個坑卻難得填平。花容月貌的小姑娘突然間就成了這樣子真是可憐,人是側妃帶出來的,你把她扔給身邊的僕婦和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自己卻不聞不問,就不擔心和王小姐的父母雙親沒法兒交代嗎?對不住,我忘了,你其實並不在乎。”

    安怡明知道自己的難處與王家的糾葛,卻還拿這話題來刺自己,用心實在是惡毒!朱側妃被刺激得幾乎迫不及待地反駁:“我倒要問問淑惠鄉君呢,好好的姑娘和你說了兩句話就成了這個慘樣,你總要給我們個說法纔是。你說王小姐是遭了池魚之殃,我卻覺着,興許就是王小姐說錯了話,你不想讓她好過呢。不然怎會你們所有人都沒有事,唯獨她一個人有事?”

    這就是她的親孃,伶牙俐齒,黑白顛倒,順手拈來,安怡氣極反笑,輕輕鼓掌:“側妃好口才,說得真好。只是我要問你,你以什麼身份,有什麼資格替王小姐討要說法呢?你是她什麼人?即便是要找麻煩,也輪不到你來找我,自有王司業和他的夫人來找我。”在朱側妃的臉色驟然慘變之際,低下頭,湊過去,笑得白牙森森:“你聽見她喊我什麼了,是吧?她叫我安九表姐,那麼敢問側妃,您聽見這個名字,有什麼感想?或者說,有沒有覺得有那麼一點點的羞恥和內疚?”

    朱側妃的眼睛裡頓時飈出兩道火來,不假思索地舉起手就要朝安怡揮過去,安怡平靜地看着她,朱側妃對上那雙眼睛,舉起來的手便再也放不下去,便閉了閉眼,掉頭朝着安置了王淑真的馬車快步而去。

    安怡站在原地盯着靴子上的污血發怔,謝滿棠走過來停在她身邊,輕描淡寫地道:“不過一雙不值錢的靴子而已,你想要什麼款式的我都給你做,想要多少雙都成。”

    安怡垂着眼道:“鑲金嵌玉也行?”

    “行。”

    “釘上珍珠寶石能成嗎?”

    “成。”

    “我要用金絲銀線繡成最漂亮繁複的花紋,再用上好的珍寶寶石翡翠裝飾,用玉石做鞋底,也能成?”

    “你被狗血潑傻了啊?沒聽見我說你想要什麼樣的都行?這樣的嗦!果然是老了!”謝滿棠不屑極了。

    安怡眨眨眼,想讓眼裡含着的淚流回去:“爲什麼要對我這樣好啊?”

    “誰知道呢,也許是因爲你太蠢?跟你在一起總能顯得我特別聰明能幹?”

    謝滿棠站在離安怡一尺遠的地方,語氣和內容可惡得讓人想揍他,安怡卻覺得他就站在她的身邊,環抱着她,讓她覺得溫暖又安心。她擡起頭來含淚看着謝滿棠,輕輕笑道:“也不知道是誰更蠢呢?”

    謝滿棠掃了眼被他的人驅散的人羣,用商量的口吻道:“也許是王淑真?我個人覺得她的腦子比母雞的大不了多少,安大夫,你纔給她瞧過病,依你所見,是否真的如此?”

    安怡忍不住笑出聲來:“你少過分,給人聽見要恨你一輩子。”

    “她是我的誰啊,我幹嘛要在意她是否恨我?”謝滿棠囂張道不得了,眼角覷見薛氏朝這邊走過來,便示意安怡:“你母親過來了,先回去吧。王家那邊的事我會使人去說。”

    也就是說,他會妥善處理這事兒,一定不會讓王家因此找上她。但是她不能就這樣算了,安怡道:“王家那裡,我必須要親自去一趟的。”

    謝滿棠想了片刻,道:“也好。”

    薛氏走過來,低聲問道:“謝公爺,那個人抓到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