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48章 山長水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448章 山長水闊字體大小: A+
     

    寒風捲着雪片透過窗縫撲了進來,吹得陳知善直打哆嗦,他半垂着頭,小心翼翼地看向負手立在窗前的謝滿棠,小聲道:“那妖道真是騙人的嗎?”

    謝滿棠回過頭來溫和地看着他:“不然你以爲安怡真的和他說的一樣?你這一生中可遇到過這樣離奇的事?她和你打小一起長大,若真是妖孽,你能一點不清楚?”

    陳知善裹緊身上的被子,低聲道:“我也覺得是這樣,可是他一直不停地說,反覆問我當年是怎麼從雪地裡救起安怡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嘴不受我控制……”說到這裡,他眼裡再次露出那種恐懼害怕的神色,緊緊攥着被子微微發起抖來。

    謝滿棠很耐心地寬慰着他:“那妖道給你用了迷藥,你自己就是學醫的,應當比我更知道這些迷藥的厲害。”再次加重了語氣:“若安怡真的有問題,你師叔祖難道看不出來?”

    陳知善的情緒漸漸平定下來,疑惑地道:“可是安怡和玄一真人並沒有仇……”

    謝滿棠笑了笑:“玄一真人是張欣請來的,張欣肯定和你說安怡害了她,還不斷地挑唆你仇恨憎惡安怡,讓你相信安怡對不起你,是不是這樣?”

    陳知善不能否認,羞愧地低下了頭。

    “你可以問問陳喜和你父母親,你出事後張欣是怎麼挑唆他們去安家鬧騰的……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你得透過表面看到內在,誰會和你說他是壞人呢?壞人當然都是別人,自己纔是好人……”謝滿棠的聲音溫和卻不容置疑,讓人不知不覺就聽信了他的話,陳知善傻傻地聽着,情不自禁地點了頭。

    “你師叔祖過世了,安怡一直守在靈前,不好來看你,特意讓我給你帶了些東西過來。”謝滿棠掏出一隻荷包放在牀旁的小桌上,和陳知善告辭:“讓你離開,不是安怡的意思,是我的意思,這京中的險惡之處你大抵也明白些了,或許江南更適合你。”

    面前的男子身材頎長,生得漂亮卻又不失陽剛,收斂了平時的冷硬張狂後看上去更像個特別能依靠的長兄良友,他還位高權重,心細如髮……這樣的人總是不知不覺間就讓人自慚形穢,陳知善心情複雜地目送謝滿棠出了門,探手打開了荷包。荷包裡除了裝着一張大面額的銀票外,另外還體貼地放了幾張小面額的銀票,不多不少,剛好夠他在江南安個家,開個醫館,置些田地。

    陳知善捂着臉無聲地啜泣起來。

    陳喜緊張地走進來道:“公子,可是那個人又欺負你了?”

    陳知善搖頭:“不是,是突然間覺得從前過得太過昏噩,白活了。”

    陳喜無言以對,半晌方道:“這樣大雪的天,您的身子也不好,冒雪趕路實在是太過強人所難。不如咱們去找吳姑姑吧,讓她……”

    陳知善語氣堅定地道:“不,就是明天走。我這些年不懂事,也不知道孝順父母雙親,讓他們白疼了我一場,此去江南,正好好好陪陪他們。”上次他去見安怡時就已經決定要走的,後來意外遇到玄一真人沒能走成,險些把命丟了,既然這次有人幫他鋪路,那他就走吧,還停留耽擱什麼?

    陳喜還想說什麼,但看到陳知善堅定的神情,便道:“總之不管公子要去哪裡,小人都陪着您就是了。”

    潘氏和陳老爺互相扶持着走進來,潘氏哭得滿臉是淚:“我的兒,你能這樣想就太好了!咱們去了江南後,託人給你好好尋一門親事,咱們一家子安安生生過日子,再也不要分開了。不然叫我和你父親怎麼活?”

    陳老爺也感慨得很,欣慰地拍了拍陳知善的肩頭:“好好歇着,明日還要趕路呢。”

    陳知善聽話地躺下去,有些悵惘地想,就這樣吧,安怡,從此山長水闊,再不相見。

    安怡把一盤剝了皮的紅薯恭敬地供在叩真子的靈位前,另外又斟了一杯十年的佳釀,吳菁立在一旁看她做完這一切,輕嘆一聲,道:“你師叔祖生前活得暢意,並不在乎死後這些東西,明日你抽空和我去看看你師兄吧,他並不是真的恨你要害你,而是中間有人挑唆。”

    “我知道。我明日一早起來就跟着師父一起去。”安怡乖巧地扶了吳菁坐下,含笑道:“師兄能平安歸來,我心裡總算是放下一件大事了,若是明日能和他把中間的誤會說清楚,那是再好不過。”畢竟這麼多年的交情,不容易,能不做仇人,能做到心中無恨無怨,她是求之不得的。

    “不要去了,他明日一早就要去江南。”謝滿棠大踏步走進來,肩頭上堆積的雪花已經浸溼了玄色的貂裘大氅,他卻毫不在意,只顧神情專注地看着安怡,“雪大天冷不好走,流民也多,路上不太平,我讓我府裡的人提前往江南友人家裡送年貨,順帶送他一家子,總會保得他家平安。”

    走了也好,陳知善的性子實在是不適合在這京中居留。若他只是個尋常小大夫也就罷了,偏又牽扯上了安怡和謝滿棠這些人,別有用心的人太多,他留下來遲早都會出事,下一次就不會有這樣幸運了。與其讓他和安怡徹底成仇,不如留得一線,日後纔好再見面。吳菁贊同地道:“公爺做事細緻周到。”

    謝滿棠難得謙虛了兩句:“只要姑姑不要覺得我自作主張,太過霸道就好。”

    吳菁搖搖頭,佯作歡喜地道:“哪裡會?江南是個好地方,我也很多年沒去了,將來我送師叔歸山以後,正好去江南遊歷,會一會那邊的老友。”雖是如此說,陳知善始終是她從小看着長大的,心裡牽掛,就想要去搜羅點家底給陳知善捎帶去,便託辭去了後頭。

    安怡見着謝滿棠仍然有些不能言說的複雜心情,下意識地不想和他獨處,便道:“好歹師兄妹一場,當年師兄他對我也是很照顧的,我去尋些錢財給他送過去。”

    謝滿棠並不阻止,等她走到他身邊時才抓住她的手,低聲道:“我已經替你給了,儘夠他一家子人過日子的,你若再尋了送去,豈不是穿幫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