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42章 狹路相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42章 狹路相逢字體大小: A+
     

    其實安怡覺得,吳菁和謝滿棠一定知道很多事情,叩真子在出宮之後一定曾經清醒過並向他們傳遞了某種信息,但因爲他們都不肯告訴她,她也就不多嘴。謝滿棠曾經說過,好奇害死貓,不該知道的事情不要亂打聽,對大家都有好處。

    從安宅送過來的飯食正好給幫着料理的人食用,倒是給這邊的管事省了不少事,安怡讓人回家送信,叩真子沒了,這裡只剩下吳菁一個人,她必須要陪着吳菁,也算是盡弟子的孝心。

    安保良和薛氏連夜趕過來,薛氏吞吞吐吐地表示自己願意留下來幫忙,其實就是擔心這院子的主人是謝滿棠,生怕鬧出什麼不好聽的話出來罷了。安怡隨她去,兩個做孃的,一個以爲給了錢就是給了一切,一個卻除了沒有錢之外能給的全都給了。因此壹加壹算下來也就是全都有了。

    叩真子自己沒有徒弟和親人,唯一的親人就是吳菁和安怡,吳菁和安怡理所當然地要守靈,薛氏就把廚房裡的活兒全部擔了下來,把她二人照顧得仔細又周到。

    天亮時,樑豐帶着人送了棺材來,宮裡賞了祭奠之物,此外再無下文。吳菁鬆了口氣,如此就是她怎麼辦都可以,真要省心省力不少。然而靈棚搭起來後,還是有不少和謝滿棠、安保良、安怡有來往的人聞訊趕來祭奠,安怡跪在叩真子靈前充當孝孫,把額頭都磕青了。

    吳菁拿了藥膏給她搽,道:“你爲你師叔祖做這些事是值得的,她可是幫了你大忙。”說到這裡,輕輕嘆了口氣:“我答應過你師叔祖,要送她回去,因此我在京裡留不得兩日了。”

    “能送師叔祖這一程我很願意。”安怡有些難過:“可是師父你一個人怎麼辦?”

    吳菁笑道:“師父已經習慣了啊,再說還有譚嫂。”

    安怡試圖留她:“太后只怕不會輕易放你走。”

    “我明日會再入宮一趟。”吳菁並不太擔心連太后,更擔心陳知善:“你師兄還沒有消息?”

    安怡悶悶不樂:“的確是不見好幾日了,我請柳七幫着找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只是明日就是三日之期,若是還沒有確切的消息,我怕陳家伯父、伯母會再找上門去鬧。”

    想到陳知善的性子,吳菁愁苦地皺起眉頭:“不然我去見一見他的父母親吧。”

    安怡道:“我陪您一起去。”

    吳菁搖頭:“不必,他的父母親對你有怨言,見了你定會情緒激動,難免做出沒有理智的行爲來,還是我去吧。”眼看着天色還早,前來祭奠的人過了最先那一頭已經基本沒有什麼人了,有此間的管事幫着,薛氏和安怡也能看顧過來,便讓老焦套了車,獨自往陳氏夫婦暫居的地方去。

    安怡見叩真子靈前的香燭將要燃盡,便淨了手去添,忽聽管事進來道:“有客人來了。”

    安怡忙站到一旁準備回禮,卻見莫天安一身素服,神色嚴肅地走進來,不由微微皺了眉頭,沉默地等他祭奠完畢再認真回禮。

    莫天安袖手而立:“小安,能借一步說話嗎?”

    安怡很直接地回答:“不能。”

    莫天安笑笑:“我是想告訴你,張婕妤惹了一個天大的麻煩。也許你很快就要如願以償了。”

    “你覺得這樣挺好玩嗎?”安怡垂着頭不願給他看到自己臉上的神情,莫天安平靜地道:“不好玩。”

    “那你還玩?莫不是瘋了?”安怡正想這樣回答他,從外匆匆而入的謝滿棠已經先替她回答了。

    謝滿棠笑得虛僞又惡毒:“我不記得莫五公子和叩真子真人有任何來往,也記不得你和我有任何來往,更記不得你和安宅有任何來往。人家都是喜歡往喜慶的地方鑽,你專挑喪家跑,莫非是想體驗一把?”

    莫天安平靜地看着謝滿棠,閒話一樣地道:“我和你沒有任何來往是真的,不認識叩真子也是真的,但安怡卻是我永生堂的大股東,她的師叔祖過世,我怎麼都該來這一趟。謝公爺若是沒有這個肚量,就不該把這事兒攬過來辦。你不覺得你在死者靈前趕走來祭奠她的人,是大不敬嗎?鄭王妃沒有教過你?”

    安怡的印象中,莫天安哪怕再生氣,也從沒有這樣惡毒過,他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罵謝滿棠沒有家教,這是想要找死?她緊張地看着謝滿棠的神情,準備在他發飆要殺人之前迅速擠進去,一定不能讓這兩個人打起來。

    謝滿棠卻笑了起來:“莫五,我知道你的齷齪心思,你不覺得你把你的齷齪心思亮給死者看纔是最大的不敬嗎?你娘沒教過你,想要偷東西的時候吃相一定要好看,不然吃下去也不消化嗎?”

    莫天安不理他,轉過頭來優雅地看着安怡笑:“小安,我那邊有一味藥丸就要斷貨了,你要不要抽空去把藥配好?”頓了頓,“另外,我又收了一件鈞窯,覺得可能是贗品,你是這方面的行家,去幫我鑑定一下?”

    其實這話已經算是威脅了,如果她說她不肯,他是不是就要當着謝滿棠說出她的秘密來?她若說肯,謝滿棠一定不會原諒她了。安怡覺得所有的血都往上涌,她沉默地看着莫天安,平生第一次覺得他就像一隻惡魔,她說錯了,莫天安其實不是君子,而是之前都沒有踏到他的底線。

    “小安?你肯是不肯?”莫天安半是炫耀,半是威脅,半是悲涼,半是可笑地又重複了一遍。

    “莫五你這個可憐蟲。”謝滿棠的目光從安怡臉上掃到莫天安臉上,十分難忍地朝莫天安走近了一步。

    安怡太熟悉謝滿棠這種表情了,纔剛擠出一句:“別……”謝滿棠已經氣勢洶洶地朝她吼道:“你閉嘴!”隨即“噗”地一聲悶響,莫天安被謝滿棠一拳打得踉蹌了兩下,弓着腰抱住肚子縮在地上,黃豆大小的冷汗不停地從他額頭上滾落下來,他卻仍然保持着笑容,眉眼彎彎地看着安怡道:“小安,你看,他本質上就是這樣的人,你確定你沒有選錯?”

    謝滿棠黑着臉指向門:“安怡你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