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40章 好大手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40章 好大手筆字體大小: A+
     

    原來再幹脆利落的女人一旦不講理也還是很不講理的,謝滿棠微微有些不耐煩,忍住了,敲着椅子扶手沉聲道:“你確定你這樣黑白顛倒的好嗎?我已經告訴過你父親,我母親已然入宮去求恩典,既然沒有告訴你說事情不成,那就是即便暫時不成也一定會成。你着急什麼?人家給你氣受,你自己沒底氣反擊回去,還要怪我,你到底想怎樣?是我把你從馬上推下去的?你要我來,我就只睡了不到兩個時辰就趕早去道上等你,你倒好,莫名其妙對着我發啞火,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她是沒底氣,門戶什麼的,就算她其實是個暴發戶,也算勉強能與謝滿棠湊一塊兒了,那些公卿之家的姑娘們可沒誰像她這樣未嫁之前就弄了個鄉君挎着的。要命的是她身上那個大秘密,她總擔心着某天一旦被揭穿,她就再不能跟他在一起。要不然她肯定牙尖嘴利地反擊回去,又怎會像個小媳婦似地顧左右而言他,拼命圓場子?安怡不想提這個,便道:“誰着急了?我纔不急呢,說得我好像沒人要似的。”

    謝滿棠冷笑了一聲,盯着她放在他膝蓋上的手道:“拿開你的爪子。”

    安怡不服氣:“我的是手,你的纔是爪子。”見謝滿棠臉色難看,知道自己剛纔那句話惹着了他,裝作不明白的樣子,繼續胡攪蠻纏:“你還沒和我說清楚呢,明知道我受了委屈,也不安慰我一下,偏要和我作對,我不生氣都難。”

    謝滿棠又冷笑了一聲,無情地戳穿她的伎倆:“安怡,你別裝了。”

    安怡開始心虛,把手縮回狐裘裡藏着,仰着頭可憐巴巴地看着他裝糊塗:“裝什麼啊?”

    謝滿棠瞥了她一眼,把她一推起身要走。

    安怡心裡發慌,決定攻擊他,順便展示一下自己的優點:“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這個性子實在讓人討厭極了,有什麼不能好好和我說嗎?非得端着讓人家去猜,也是我性子好,胸懷寬廣才能忍得下你。”

    謝滿棠不理她,大踏步往前走。

    安怡轉過身,繼續趴到桌子上去,反正她這個樣子也是不能出去見人的,不如再歇會兒,讓眼睛消消腫再走。趴了沒多會兒,只聽謝滿棠遠遠地道:“我來是爲了告訴你,你師父和師叔祖已經搬出宮來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安怡一躍而起:“在哪裡?是搬到我們家去了嗎?”

    謝滿棠抱着手道:“沒有。在我的一座私宅裡。”

    安怡抱着裝了竹笛的錦盒追上他:“爲什麼啊,我都讓家裡人給她們收拾好房間了。”

    謝滿棠就是不告訴她,只管大步往前走,他人高腿長,又是有意走得飛快,安怡跟不上,只好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一路出去,連接遇到好幾張熟面孔,謝滿棠看都不看那些人一眼,只管黑着臉往前走,人家當然也就不敢往前湊,倒給安怡免去了不少尷尬。

    老焦和蘭嫂正在車邊小聲說話,看到二人出來,都有些訕訕的,特別是老焦,安怡知道就是他把自己給賣了,也懶得和他計較,鑽進馬車就把蘭嫂遞過來的銅手爐緊緊抱在懷裡。可冷壞她了,在梅花樹下露天宴飲雖然風雅,卻是再冷不過。

    蘭嫂訕訕地解釋自己爲什麼會扔了安怡先跑出來:“朱側妃走了後,婢子本想進去伺候姑娘的,恰逢謝公爺來了,他說有要緊事和姑娘說,讓婢子往外頭來等,準備好手爐和熱茶,婢子就先出來了。”

    安怡透過窗紗看到謝滿棠利落地翻身上馬,姿勢說不出的好看,有心要給他找麻煩,便道:“哎呀,我的竹笛掉在裡面了。”

    蘭嫂疑惑地去尋錦盒:“婢子方纔還看見的。”見安怡盯着謝滿棠看,就不吭氣了。

    謝滿棠轉過頭來兇巴巴地瞪着安怡,滿臉“你很煩”的表情,卻扔了繮繩要下馬折回去拿。安怡突然間就心滿意足了,趁着他從車前經過,趴在車窗前低聲道:“對不起。”

    謝滿棠冷傲地看着她,半晌才冷冷地道:“先有師父纔有我,我不能爲了想嫁給他就賣了師父。”

    安怡沒去追究他爲什麼會知道這件事,而是十分誠懇地道:“我是爲了你好。事實證明我是正確的。”

    謝滿棠冷哼一聲,警告道:“沒有下次。”

    是不許她再戲弄他呢,還是不許她再說類似的話?安怡看着謝滿棠的背影,輕輕笑了起來,覺得剛纔的傷心和難過都要淡了許多。不過謝滿棠自己心裡不舒服,是一定不會讓她舒服的,走了沒多遠就又折回來在車前居高臨下地道:“永生堂的事情你還欠我一個解釋,如果沒有想清楚,我就再給你兩個時辰,等到看完你師父和師叔祖出來,我就要答案。”

    安怡眼巴巴地看着他又打馬去了,煩躁得想把頭髮抓亂。說什麼啊,有什麼好說的?

    這座宅子很是清幽,裡頭伺候的人也是精心挑選出來的,陳設雖然簡單樸實卻很舒適,謝滿棠領着安怡往裡走,淡淡地道:“我日常不在這邊住,我的本意是讓你師父和師叔祖住主院,這樣寬敞些,她們卻非得住偏院,你勸勸她們。”

    安怡有點明白過來了,叩真子不成了,不願意去她家住是因爲她家裡有年紀大身體又不太好的安老太,怕叩真子死在她家讓安老太心裡膈應,不願住謝滿棠的主院,非要住偏院也是這麼個道理。忍不住心裡難受,就問謝滿棠:“不然你把這個院子賣給我吧。”她把院子直接送給吳菁,吳菁和叩真子就能自在了吧?

    謝滿棠冷嗤一聲:“知道你有錢,不是才收了好大一箱子寶貝麼?縱有家產萬貫,不如鈞瓷一件,淑惠鄉君隨便拎只碗啊盆子什麼的出來,就要價值千金。好大手筆。”

    “好大手筆”這話不像是對着她說的,反而像是對着莫天安說的。安怡心裡一跳,覺得他知道的比自己所以爲的要多得多,少不得緊張地看向謝滿棠,卻見謝滿棠看也不看她的只管往裡走,就又鬆了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