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38章 誰讓你來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38章 誰讓你來的?字體大小: A+
     

    “有梳子黃瓜和杏仁酪就夠了。”安怡在朱側妃的對面坐下來,既然讓她點,那她就不客氣了。

    燕鮑魚翅都沒什麼稀罕的,就是這大冬天裡非要吃黃瓜……湖月挑起眉頭,探究地看向安怡。見安怡一副“就是想吃個普通家常小菜”的坦然模樣,突然間想起一件事來,不由微微色變,擔憂地看着朱側妃。

    朱側妃理都不理湖月,眉眼紋絲不動,仍然維持着剛纔的端雅大方樣:“讓人去和杏婆婆說。”又回頭對着安怡道:“杏婆婆是此間大廚,她做的素菜和甜品乃是一絕。”

    安怡巧笑嫣然:“那是要好好嚐嚐。”仰頭看着滿樹怒放的臘梅,笑道:“若不是側妃相邀,我都不知道京城裡還有這麼個好地方。”

    朱側妃淡笑着給她斟了一杯香茶:“我自己窖的花茶,你嘗一嘗。”

    安怡嚐了一口,道:“是茉莉花茶,可有梅花茶?這樣才應景。”

    這回就連蘭嫂都忍不住看向安怡,別人請吃飯,挑三揀四的不爲其說,還連主人奉上親手製作的香茶也要挑剔,這是真失禮了。安怡卻恍若未覺,繼續笑看着朱側妃,靜等朱側妃回話。

    朱側妃的笑容終於有片刻停滯,隨後又若無其事地道:“很多年不做那茶了。你要是不喜歡這個,讓人給你換旁的,你平常喜歡什麼?”

    安怡帶了幾分挑釁地道:“雲霧鑽林茶。”肆意地笑了起來:“我最喜歡用那個茶配了鈞窯雨過天青的茶盞,實在是賞心悅目,怎麼都不會厭煩。”

    說得就好像她挺有錢似的,就算是有錢,也輕易買不來極品的雲霧鑽林茶。別看現在是個鄉君,誰不知道安保良從前窮得只有一條褲腰帶啊。這回就連湖月都嚴重看不慣安怡了。

    朱側妃沉默地看着安怡,似曾相識的眉眼,似曾相識的神態氣韻,就連生氣了耍小性子也一樣,還有這一身衣裳打扮,也是自己當年最愛給女兒作的裝扮,吃食愛好也一樣,可是安安已經死了。既然安怡有備而來,她又怎能不應戰?朱側妃如同春花綻放一樣地笑了起來:“給淑惠鄉君上鑽林茶,告訴青夫人,一定要最好的雲霧鑽林茶,一定要配上好的雨過天青鈞窯茶器。”

    莫催居果然財力不同尋常,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茶和茶具就已經送到了安怡面前。朱側妃熱情地招呼安怡:“嘗一嘗,可還喜歡?”

    安怡嘗過,笑得眉眼彎彎:“茶不錯,就是泡茶的人手藝差了點,只將這茶的韻味沖泡出了八分。”

    “日後若有機會,一定要嚐嚐鄉君親手泡的茶。”熱菜上來,朱側妃招呼安怡吃菜,冷眼看着安怡只動了一筷子就不再吃的梳子黃瓜,淡淡道:“做得不合口味麼?”

    安怡拿着銀勺將杏仁酪戳得粉碎:“其實不是我愛吃,而是一位故人愛吃。今日不過是恰逢有這個機會,所以特意點了來祭奠她罷了。”

    湖月忍無可忍,“倏”地把臉拉了下來,上前一步冷冷地道:“還請鄉君慎言,我們側妃好心好意設宴款待您爲您慶賀,您卻這樣的無禮,就不怕傳出去給人笑話嗎?”

    不就是說她沒有教養嘛,沒有孃的人少教導也是有的,安怡無所謂地道:“比我無禮的人多了去,比我更不怕給人笑話的人更多了去,我怕什麼?”

    這話所指再明白不過,就是譏諷朱側妃來着,湖月頓時大怒,端起茶杯就想往安怡臉上潑。蘭嫂及時攔住了,安怡嬉笑着看向朱側妃:“側妃,您的人想要拿茶湯潑我,你不教訓教訓她麼?”

    朱側妃的眼皮跳了跳,一雙眼睛深不見底:“你想要怎麼樣?我以爲你接二連三地找我,是想與我交好。”

    你一個拋家棄女給人做妾的,想與你交好的人都是瘋了吧。安怡不避不讓地看進朱側妃的眼睛裡去:“我接二連三地找你,是想爲一個人鳴不平。側妃想不想聽呢?”

    “側妃,我們走。”湖月扶住朱側妃的胳膊就要走人。

    “你若是敢走,我就去府上拜會。想來蜀王妃很喜歡聽人講故事。”安怡笑得像個惡魔。

    朱側妃閉了閉眼,忍無可忍:“誰讓你來的?”

    安怡託着腮目不轉睛地看着她:“真的只是想爲一個人鳴不平,不然側妃以爲,現在的您有什麼是我能圖謀的?”

    朱側妃的臉白得嚇人,吃力地揮退湖月:“讓其他人都退下,我有話要和淑惠鄉君說。”

    湖月警告地瞪了眼安怡,安怡鳥都不鳥她,只讓蘭嫂:“你也去一旁尋個好地兒歇歇。”

    轉眼的功夫,院子裡就只剩了朱側妃與安怡二人,朱側妃垂着眼溫酒斟酒,長而濃密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輕輕顫抖着,露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膚都光滑細嫩白皙如脂玉。安怡不客氣地喝光了她遞過來的滿滿一杯酒,啞着嗓子道:“您還記得安安嗎?”

    朱側妃的手一抖,一滴青翠的竹枝酒灑落在漢白玉石面的桌子上,猶如一滴淡綠色的眼淚。朱側妃放下酒壺,優雅地掏出錦帕緩緩擦去酒液,擡眸看向安怡,神色淡然平靜:“我不認爲你和她能有什麼交集,也不認爲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替她討回公道。”

    安怡勃然大怒,又覺得無限委屈,那些說了千百遍,在肚子裡過了上萬遍的藉口一句都說不出來,她憤怒地瞪着朱側妃啞着嗓子道:“她是不是你的女兒?你要說不是,我立刻就走。”

    朱側妃靜靜地和她對視了片刻,微不可見地慘淡一笑:“有些事不是想否認就能否認的,你想替她討回什麼公道?殺了我?還是要押着我去她墳前磕頭賠罪認錯?”

    她的墳。安怡瞬間失神,她既然已經死了,當然就是有墳的,不然安家和田家可怎麼和這京裡的人交代呢?興許是因爲潛意識裡的抗拒,因此她一次也沒去想過那座墳,更沒有想要去看一看的意思。

    朱側妃的聲音就如微風一樣地從她耳邊輕輕掠過:“她已經死了,就算是我想彌補她,也沒辦法。”

    安怡咬着脣道:“不,你可以的,她死得不明不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