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36章 肚子怎麼叫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36章 肚子怎麼叫了字體大小: A+
     

    熏籠裡的熱氣裹雜着沉香味兒撲頭蓋臉地涌過來,安怡不適地暈了頭,要怎麼辦呢?連太后看着是個好人,其實一點都不好,殺伐果斷,更是不允許旁人對她有一星半點兒的隱瞞和背叛。說假話是死,說真話也沒好下場,安怡想了很多,最終作了決定。

    雪漸漸停了,天空放晴,日光反射在雪上又透過窗紙照進來,把屋裡襯出一種奇特的冷白之色,外面傳來宮人掃雪的沙沙聲,安怡跪坐在腿上,臉被一旁的熏籠烤得紅撲撲的,眼睛卻別樣的亮堂。如果連太后真的想要把自己的侄孫女嫁給謝滿棠,她做什麼都是錯,如果只是爲了要挾她想要吳菁的歸順,連太后就不會真的把她怎麼樣。

    江姑姑獨自走進來,悄悄遞給她一塊熱糕:“太后娘娘問,淑惠鄉君想清楚了嗎?”

    安怡其實不餓,但江姑姑的好意不能拂,三下五除二將糕嚥了下去,又就着江姑姑的手喝了一小口熱茶,才仰着頭看着江姑姑道:“我不知道,只知道叩真子師叔祖病重將亡,師父想要陪她最後的時光。”

    江姑姑皺眉道:“太后娘娘要問你,之前你往京郊去住了些日子,之後也經常使人往那個莊子裡送吃食,是送給什麼人的?”

    果然是知道的,安怡垂下眼,苦笑着搖搖頭。

    江姑姑默等片刻,不見她再開口說話,嘆道:“我知道了。”說完又悄無聲息地去了。

    宮人進來換了兩回炭盆,安怡始終保持原來的姿勢不動,她安慰自己,好歹沒讓她去雪地裡跪着那,這樣暖洋洋的烤着,膝蓋下頭還有厚厚的羊毛地毯,除了有點內急之外,還真的不難受。

    夕陽一寸一寸地落下來,屋裡的光線漸漸淡了,江姑姑皺着眉頭進來道:“太后娘娘讓你住在宮裡想清楚再回話。”

    安怡想不明白,既然連太后已經知道了吳菁的去向,並且連她的動作都瞭解得一清二楚,爲什麼不直接去拿人,反而要將她扣下來?

    她還住在原來住過的地方,伺候的宮人也還是那幾個人,安怡和她們打聽高尚儀的情況,卻沒有人知道高尚儀的具體下落,不由很是悵然。一夜無眠,天將微亮之時,連太后使人來召,安怡忙小跑着去了,連太后揮退宮人,道:“近日天氣變化大,我身上痠痛不舒坦,你給我捏捏。”

    安怡淨了手,認真給她捏了一遍,連太后閉着眼彷彿是睡着了,安怡輕手輕腳地給她蓋好被子,也不敢就此退下去,便屏聲靜氣地立在一旁守着,肚裡“咕咕”亂叫,不由有些窘迫。卻聽連太后道:“餓麼?”

    昨日的午飯、晚飯,今早的早飯,什麼都沒吃,能不餓嗎?安怡義憤填膺地想,你試試就知道餓不餓了,語氣卻溫順如小綿羊:“心裡惶恐,不知道餓。”

    連太后冷笑:“那肚子怎麼叫了?”

    安怡委屈地道:“肚子它知道它餓了,臣女不知道餓。”

    連太后的脣角微不可見地往上翹了翹,冷淡地道:“此刻,謝滿棠已經帶着你師父在往宮裡趕的路上了,過不得半個時辰就要入宮,你怎麼說?”

    安怡抓住她脣角的那絲笑意,壯着膽子道:“我不能爲了想嫁他就賣了師父啊。沒有師父,我早就死了。”

    連太后蹙着眉頭不說話,許久才道:“可是他也救了你很多次。”

    安怡輕笑:“不一樣的。先有師父救了我,才能遇到他。”

    “這是什麼歪理。”連太后不知想起了什麼,神色有些悵惘,“你和你師父這方面還真像。算了,這次暫且饒過你了。你去吃早飯吧,叫你師父看到我,定然又要怪我折磨你。”

    安怡不肯走,討好地道:“我伺候您。”

    連太后冷淡地道:“放心吧,謝滿棠脾氣古怪,我還怕委屈了我的侄孫女兒呢,比他好的青年才俊有的是。”

    安怡訕訕地道:“我是真的想要伺候您來着。”

    連太后咄咄逼人:“既然是真心的,那我問你,六兒的腿怎麼說?”

    如果連太后都不能信任,那麼這宮裡就再沒有人可以幫六皇子了,安怡謹慎地道:“六殿下年幼,如春之草木,生息旺盛,總能好起來的。”

    “他既然相信你,你就用心給他治着罷。”連太后疲累地道:“前段時間,好像京裡鬧了個什麼事,先說是借種生子的醜事,後來又說其實是什麼江西顛道人一脈的有什麼奇藥,能讓無孕的婦人如願以償生子的,你可聽說過?”

    安怡垂着眼道:“聽說過,家父之前在昌黎曾買過一房名叫吉利的妾室,就曾遇到過這樣的事,那顛道人的徒兒投入到黃氏門下替黃氏做事,不知怎麼就給吉利用了那藥,下來的胎兒乃是畸形,還是棠國公親自審的案子,那倆人後來判了剮刑。”

    連太后厭憎地道:“黃家的人就是不行好,這種妖魔邪道就該千刀萬剮纔是。”心情一下子很是糟糕的樣子。

    江姑姑進來稟道:“貴妃娘娘給您請安來了。”

    安怡趁機退下,走到外殿,恰逢莫貴妃從外頭走了進來,安怡給她行禮問安,莫貴妃親切地扶她起來,上下端詳着她道:“不錯,這身衣裳很合適。”又壓低了聲音道:“恭喜你了。”

    宮中沒有秘密,安怡覺得莫貴妃的親切裡暗含了另一層意思,譬如說,她剛纔和連太后間接證實了江西顛道人一脈的神奇本領,張欣能借這個懷孕,張婕妤也能一次中的,不然都沒法兒解釋爲什麼之前她年輕貌美多次承寵都不行,這回一次就行了的。

    這世上的事,最怕的就是有心人,張婕妤可以是運氣好,也可以是藉着張欣的手如願以償,但那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們可以用據說來害她,她也可以用據說來還擊。就看誰的運氣好了,就如這時候的莫貴妃與她,表面一團和氣,下次見面誰又知道是什麼情形?安怡恭敬地目送莫貴妃入了內殿,仰着頭迎着朝陽走了出去。

    在宮道旁,她遇到了謝滿棠和吳菁、以及被宮人用軟椅擡着的叩真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