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29章 年少輕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29章 年少輕狂字體大小: A+
     

    (第一更,求正版訂閱支持,

    安怡不樂意自己大好的日子就浪費在這上頭,藉着之前平太太的話頭拉了幾個族裡的小姐妹去自己的房裡坐,悄悄吩咐蘭嫂:“去前頭打聽打聽,男客都有誰來了。{首發}再去門口守着,蜀王府的人一旦來了就趕緊告訴我。”

    族裡的小姐妹們之前和安怡並不熟,只是這段日子他們和族裡恢復了往來彼此才熟悉起來。安怡竭盡全力招呼她們,因此倒也熱鬧快樂,平太太的女兒素心是個愛說愛笑的性子,笑話一個接一個的往外崩,逗得衆人樂不可支。

    安怡也跟着大笑,管他的呢,天塌下來又高個子撐着,事情還沒發生她實在不必要拘着自己,及時行樂纔是對的。正高興時,素心悄悄扯扯她的袖子,往門邊呶呶嘴,安怡擡眼望去,只見蘭嫂站在那裡一臉的爲難。便不動聲色地站起身來招呼衆人:“要什麼只管和素心要,就算沒有她也能給你們變出來。”

    衆人都笑起來打趣素心,素心大大方方地道:“怡姐姐把你們交給我了,誰也不要得罪我,否則我不給她飯吃……”

    安怡出了房門,當先進了最清淨的藥房,蘭嫂緊跟着進去:“婢子依着您的吩咐,去前頭打聽,知道謝公爺是來了的,正跟着老爺一起陪客,安侯府那邊的男客也基本來了,是由平老爺幫着招待的。婢子就去了門前,想問蜀王府的事,半途給個小廝攔住了,說是他們家主人給姑娘的賀禮。婢子纔要問他主人是誰,爲什麼不送到前頭去登記,人已經跑了。婢子膽大,打開了看是什麼東西,結果這東西真是貴重……”

    蘭嫂爲難地遞了一隻盒子過來,盒子裡裝的是一隻內外壁硃砂紅一色的鈞窯筆洗,安怡當然是認得這東西的。這是當年她送給田均的定情之物,難爲他還能留到現在纔拿出來。

    安怡以爲自己會很憤怒,很難過,其實到了現在她才發現自己一點都不難過,一點都不憤怒,彷彿那些憤怒和傷心都隨着歲月的流逝漸漸平息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讓惡人血債血償,不讓他們在這世間繼續作惡並逍遙自在的決心。她笑了起來,誇讚蘭嫂:“眼光見長,果然是貴重的好東西。”

    蘭嫂有些不好意思:“跟着姑娘這麼久了,姑娘那麼寶貝那對花盆,又喜歡這樣的東西,婢子看着看着也就知道了。”

    安怡在案前坐了下來,打發蘭嫂:“東西我拿着了,你還去門口守着。”

    蘭嫂匆忙離去,安怡拿起筆洗,揭開錦盒裡墊着的棉絮等物。以她對田均的瞭解,他斷然不可能就只送這麼一隻筆洗給她就算了事,他必然會在盒子隱蔽的地方藏上那麼一兩封書信或是紙條什麼的,從前是爲了賣弄才情,如今卻可能是嚇唬威脅她,然後再提出要求來。

    棉絮下面整整齊齊地疊着幾張紙,其中一張疊成了方勝,另幾張不過是對摺而成的紙條,紙條上還浸染着頹敗了的薔薇花色,散發着久遠的陳舊氣息。安怡逐一打開來瞧,一張是她用螺子黛寫的,約他在獅子山的桃花林裡見面,她要跟着田氏去那裡遊玩;一張是她用毛筆細細寫成的簪花小楷,寫的是一首七言詩,向他傾訴衷情;還有一張好像是用花汁寫的,年代久遠,字跡已經模糊不清,唯有花汁的顏色還慘淡地留在上面,就像是美人和着胭脂暈開的淚痕。

    當時她是懷着什麼樣的心情用花汁給他寫這封信來着?寫的內容又是什麼?安怡記不太清了,她努力想要回憶起來,卻發現根本想不起來。她笑了笑,扔下這幾張紙條,打開了疊成方勝的那張紙,這纔是田均寫給她的信。

    田均的字寫得很好,他是真正在讀書上花了功夫的,也許就是因爲這樣,他才越發覺得不甘平淡吧。安怡將他這封信逐字逐句地認真看完了,然後總結了一下,田均在隱晦地告訴她,他已經知道有些事了,但他不害怕,反而很高興,只是擔心她會對有些事產生誤會,讓她給他個機會解釋一下,另外,他手裡還有些緊要的東西給她。

    他在反覆強調,他要給她的東西非常緊要,一旦落入別人的手裡後果將不堪設想。當然他還款款情深地回憶了從前那些時光,表示他從未忘記過她和那些快樂,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一想起她來他就會忍不住涕淚交流。最後他表示他會在盤龍寺裡,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等着她,不見不散。

    安怡微笑着,將這封信和另外幾張紙條一起扔進了炭盆裡,炭盆裡的銀絲炭燒得通紅,紙條才飄下去就騰起一股明麗的火焰,瞬間就將紙條包圍並化成灰燼。欣欣張惶失措地跑過來探着頭張望,看見安怡坐在裡頭,就笑了:“哎呀,婢子以爲是哪兒走水了呢,原來是姑娘在燒東西。”

    安怡也微笑着招呼她:“去把方纔田大奶奶送給我的東西拿過來。”

    欣欣清脆地答應了一聲,歡快地跑了出去。

    安怡坐在藥房裡仔細觀摩那隻硃砂紅一色的筆洗,這隻筆洗的由來她已經記不太清了,只記得好像是打小它就陪在她身邊,她第一次學寫字,第一次學作畫,都是用的它。王氏將幼小的她抱在懷裡,手把手地教她研墨,運筆,溫柔地笑着在她耳邊道:“唯有這樣的好東西,才能配得上我的寶貝。”每當這時候,她總會轉過頭對着王氏皺鼻子,王氏總是笑罵她是個小調皮,然後又撫摸着她的發頂輕輕嘆口氣。

    後來,她看上了田均,覺得自己和田均是兩情相悅了,又和他說到了婚嫁,恰逢家裡人打算把她嫁給鄱陽王做續絃,她怒急攻心,憤怒地想要做點什麼來表示她的決心。一般閨中女兒喜歡送的簪釵香包之類的東西她看不上,她直接就把這隻筆洗捧給了田均。伺候她的嬤嬤和丫頭很快就發現這樣貴重的東西不見了,一查就查到了田均那裡,她再跑去跪在了病重的祖父面前懇請這門親事。

    安怡扶着頭,笑了起來,果然是年少輕狂,以爲這世間什麼都應該滿足自己的心意纔是對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