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25章 可真可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25章 可真可憐字體大小: A+
     

    (第一更)

    安怡沉默地看着莫天安。

    她覺得他選在這個時候突然向她提出這個要求,突然給她那些東西都不會是偶然的。他其實是想間接地向她表達什麼。可是又能怎樣呢?她就是安怡,她可以把白說成黑,把黑說成白,他信或是不信又有什麼關係?他想要抓住她,除非像張欣一樣地請動玄一真人,不然他想都不要想。

    莫天安無辜地朝她眨眼睛,桃花眼裡閃爍着興奮的光芒,他在微笑,雪白整齊的牙齒散發着白瓷一樣的微光,看上去,很鋒利,安怡相信他如果咬她一口,一定能連血帶肉扯下一大塊來。

    他有很多理由可以咬她,卻沒有什麼理由不咬她。談情分?她已經親手終結了,再談不上,談其他?還有什麼可以談?安怡垂下眼簾,讓長且濃密的睫毛將眼裡的所有情緒統統掩蓋掉。

    莫天安卻在這一剎那的交鋒中,瞭解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安怡明顯是不喜歡他今天所做的這些事的,正如他之前領着她去看安憫賭博,本是想要討好她,卻得罪了她一樣。他想他今日是真的深深的得罪她了,可他做不到瀟灑利落。哪怕那一天,他驕傲而安靜地離去,事後他總會反悔。

    在他睡不着的那些倦怠的午後和冰涼的夜裡,總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問他,還沒有做到最後的努力,就這樣輕易放棄是不是太可惜了?如果再努力一把會怎樣呢?安怡一定不敢得罪他的,他知道。然後她就不能這樣乾脆利落地離開。他從來都知道,想要維護自己的驕傲可以有很多種方式,譬如說這種不動聲色的暗示,可以讓對方有無數種理解,可以讓對方主動滿足他的需求。

    其實她有什麼了不起的啊,比她能幹的人他見過很多,比她美麗可愛的人他見得更多,比她有才情的人他的生命中從來都不缺。他只是覺得她有些奇怪罷了,他只是不想要謝滿棠笑得太得意罷了,他只是不想讓謝滿棠這麼輕鬆就得到想要的一切罷了。所以他逗她玩一玩,其實也沒什麼。換而言之,她若是珍重他,便會爲這一箱子的東西而感動,不是誰都有這份細心和決心,不遺餘力地爲她收集這些東西的。

    莫天安笑着再提醒安怡一遍:“小安,我想讓你用這管碧玉笛奏一曲梅花引,就和你在盤龍寺裡奏的那一曲一樣的。”

    安怡擡起眼來看向他,她的眼睛裡就像蒙了一層薄霧,目光又涼又軟:“我不想奏笛。”

    莫天安的心莫名軟了一軟,但他很快就又硬了起來,因爲這是最後的機會,如果他不努力一把,從此後他就再也沒有機會抓住她了。莫天安微笑着把那管碧玉笛堅定地塞到了安怡的手裡,他自己則在一旁的搖椅上躺了下來。水貂皮的大氅溫暖又輕軟,把他整個兒包裹在中間,讓他覺得安全又溫暖這樣,安怡看不到他的臉,他也看不到安怡的眼睛。

    安怡垂眸看着手裡的那管碧玉笛,碧玉笛冰涼卻不刺骨,帶着別樣的潤感。她很淡地笑了笑,抽出錦帕將它細細擦拭了一遍,然後橫在脣邊,就如同很多年前的那些日夜裡,她無數次地將它握在手中,湊在脣邊奏出一首又一首的曲子一樣。

    一曲終了,莫天安蜷縮在搖椅上毫無反應,彷彿是睡着了,安怡將錦帕擦拭乾淨玉笛,輕輕將它放在案上,轉身退了出去。箱子裡的其他東西,她沒有再多看一眼,包括莫天安這個人,她亦沒有再多看一眼。

    門扇合攏,發出暗啞的一聲“吱呀”,莫天安睜開眼睛,探手取過案上的玉笛,溫柔地撫摸了一遍,小心翼翼地將它橫在脣邊,閉上眼睛吹奏了一曲“梅花引”,笛管上猶自殘留着安怡的氣息,他覺得這樣就好像是將她擁在懷裡,一起和她吹奏這曲“梅花引”。

    紅袖推門進來,淚光瀅瀅地看向他。

    莫天安寂寥一笑:“紅袖,這世上總有一些事是明知不可爲而爲的。”就好像他明知道之前的態度是最合適的,安怡將會永遠對他抱着愧疚和不忍,可是他不要,他不想和她做朋友,要不就讓她比愛謝滿棠還要愛他,要不就讓她恨着他怕着他,總之不要她忘了他。

    紅袖難過得很:“她有什麼好的?鄭王妃不是已經……”鄭王妃不是已經向連太后提起這樁婚事了麼?紅袖沒敢把下面的話說出來,因爲莫天安臉上的神情很嚇人。

    “紅袖,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你若不守本分,我只好把你嫁人。”莫天安很快就收了那種嚇人的神色,還和從前一樣的淡淡笑着。

    紅袖的淚迅速涌了出來,她伸手用力捂住嘴,飛快地給他行了個禮就退了出去。

    莫天安用力把案上的一盒子古墨砸了出去。古墨沒能砸壞,他就又拿起那方名貴的硯臺用力去砸古墨,砸着砸着他累了,坐在地上使勁喘氣。這本是他當初答應給安怡的謝禮,可是那次他給了她一盒石頭,他是希望她能追着讓他兌現承諾的,但她好像已經全然忘了。

    莫天安笑了起來,低聲道:“莫五,你可真可憐。”

    甄貴站在窗下,微皺着眉頭若有所思。

    安怡走得太快,導致她登上馬車好一歇了還在喘氣。車上有現成的熱茶,蘭嫂趕緊斟了一杯遞過去,安怡把茶杯捧在掌心裡,熱氣透過掌心一直傳遞上來,總算讓人放鬆了些。她聽到身後的庭院裡傳來笛聲,正是她剛纔奏過的那曲梅花引。

    “姑娘,事情都辦妥了麼?”蘭嫂覺得安怡的樣子不像是一切正常的樣子,彷彿有些驚魂未定,又有些決然。

    安怡搖搖頭:“大概辦不成了。”這份退股的協議大概籤不成了,她也可以消極應對,從此再不去永生堂問診露面,也不再過問永生堂的事,可是她要怎麼和謝滿棠說呢?如果,下一次莫天安再用同樣的手段要求她做事,她又要怎麼辦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