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21章 同牀異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21章 同牀異夢字體大小: A+
     

    田氏對自己的侄兒還是有些瞭解的,微皺着眉試探道:“你不會還對她舊情難忘吧?”

    田均半垂了眉眼低聲道:“不過是突然想起從前的一些事來……姑母,你說她還會原諒我麼?”

    田氏沉默片刻,乾癟一笑,自己都不敢相信地道:“她雖性子倔強,其實再心軟不過,如果她能相信那件事和你我真的沒有任何關係,也許會吧。”

    也許會……田均哂然一笑,如果沒有謝滿棠,如果沒有莫天安,興許是可能的,她已經有了謝滿棠,再不然還有一個莫天安備用着,怎會看得上他這樣的人?權勢財富他不能和那兩個人相提並論,容貌也略差一籌,最致命的是,他不能生育……從前他總以爲是自己在容忍安九,現在麼,安怡什麼都知道,田均有一種在人前被剝光了衣裳的羞辱感。

    雖然有點不太可能,但如果能讓這二人重續前緣,那麼所有的事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再不必擔驚受怕,田氏給田均打氣:“她是真的喜歡你,當初老夫人是想讓她嫁給鄱陽王做續絃,雖然那位年紀大了點,卻是聖上跟前一等一的紅人,又是聖上的親叔父,權勢無雙,人家也看得上她,不計較她母親的事。只要她肯,嫁過去就是現成的郡王妃,走到哪裡人家不吹捧她?便是在家裡,也可以橫着走路,把從前受過的氣全部撒完了,可她不肯,一心就想跟着你,爲此不惜闖進老侯爺的房裡苦求老侯爺,說是吃糠咽菜都要跟着你……”

    不知是因爲今日多喝了些酒的緣故,還是近日壓力太大,凡事都不順心的緣故,田均突然覺得有些悲傷。可是有些事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他沒法兒再改變,是人都有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更好的權利,他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更好其實也沒什麼大錯。

    他能和謝滿棠等人比的,就是賭安九對他的那一份純真的情意,既然衣服都被人剝光了,再無臉面可言,那他就再不要臉一點,總不能就這樣死了。田均笑着按按眼角,讓即將涌出來的淚水流回去,精神抖擻地和田氏道:“不管怎麼樣,總要試一試的,不能束手就擒。”

    田氏其實也對這事兒不抱太大的希望,強笑着道:“只要她能稍許擡擡手,讓我們過去也就夠了。實在不行,咱們把從她那裡得來的錢財還她一些也行。”

    到了這個地步,只怕不是還錢就能解決的問題了,何況他們根本還不出原來的數目,這麼多年過去,早就花用得差不多了,從哪裡去尋回來補上?張欣手裡大概還有不少,加上她自己的原有的嫁妝興許也能持平,但張欣又如何肯拿出來呢?田均苦笑一聲:“我送姑母去歇息,這事兒還要從長計議才行。”

    田氏不肯走:“你表弟他好些天沒有音訊了,我夜裡總是做惡夢,你要抓緊去找她,想要什麼我們都可以談。”

    “我知道了。她不是很快就要正式敕封爲鄉君了嗎?我會上門去恭賀,一定會找機會和她說。”田均好說歹說總算把田氏哄走了,獨自在書房裡坐了許久才起身去尋東西。既然想和安怡攤牌談判,想要勾起舊情,那就一定要找一件合適的禮物。

    張欣翻來覆去睡不着,一時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田均姑侄二人給剝皮抽筋,一時又忿恨激昂,巴不得立刻在人前將安怡的真面目給撕虜開來,讓安怡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越想越清醒,越清醒越惱火,越惱火越睡不着,正煩躁得不得了時,門輕響了一聲,田均躡手躡腳地進來了。張欣忙閉上眼睛假裝睡着,田均站在牀前輕輕喊了她兩聲,張欣只是不理,就想看他究竟要做什麼。

    田均靜靜地在牀前站了許久,躡手躡腳地走到她的妝臺前,就着牆角的羊角宮燈輕輕翻找起來,張欣睜開眼,冷冰冰地看着他的背影,但田均也只是翻了一會兒就停了下來。

    張欣以爲他發現她了,便屏住呼吸閉上眼睛,又等了片刻,田均突然走過來脫了衣服在她身邊躺下,靜悄悄地睡着了。張欣一動也不敢動,默默地一直數到兩百,才翻過身看着田均輕輕推了他一下。

    田均咂巴了兩下嘴。

    “均郎,均郎?”張欣刻意放柔了聲音,小心地喊着他,田均卻睡得死沉。

    張欣又耐心地等了約有一炷香才悄悄起了身,先將田均的脫下來的衣裳挨着搜了一遍,見什麼都沒有,不由失望極了。又去看妝臺,妝臺上的東西當然也沒少什麼,可是她覺得她藏在暗格裡的那隻匣子已經不安全了。

    那隻匣子裡本來裝着的都是屬於安九的珍貴珠寶,以及那一疊面額不小,卻因爲沒有印章而不能支取,相當於雞肋一樣存在的票據。張欣覺得這應該是屬於她的,她那麼辛苦地設計,冒着那麼大的風險才弄走了安九,這些當然應該屬於她。田均只能看看,沒有支用的權力。他已經生了二心,這是不用多說的,所以她一定不能讓這隻匣子落到他手裡。張欣小心翼翼地把那隻匣子從妝臺的暗隔裡取了出來,再放入衣櫃下的另一個暗隔裡鎖好並藏好鑰匙。

    田均眯着眼,隔着牀帳的縫隙,將她的舉止看得清清楚楚,然後微微笑了,他若不這麼來一回,還真不知道她把東西藏在哪裡。不過是因爲看她經常在妝臺旁盤桓消磨,便猜一猜而已,還真給他猜着了。

    張欣藏好東西,再次走到牀前盯着田均看了半晌,確信他熟睡無疑才轉身走出去,喚了桂嬤嬤來低聲吩咐:“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一定要把那封信找出來。多半是藏在書房裡了,他喜歡在書裡夾藏東西,還會把要緊的東西藏在花瓶裡,實在不行,也可以去搜搜佟姨娘那裡。”

    桂嬤嬤應了,趁着田均熟睡在裡間,立即就抓緊時間去辦。

    張欣一夜無眠,在燈下斜倚着熏籠枯坐了一夜。她想起了初次見到安九和田均時的情景。

    (廢話幾句:關於更新速度,能被催更,小月月很高興,因爲這是一種肯定,但是,小月月必須要懇請大家的理解,小月月碼字速度很慢,一小時也就是一千字左右的速度,你們看幾分鐘,夠我寫幾小時,這段時間的更新量大家看得見,俺真滴盡力了。因爲不是專職,還有小寶寶要照顧,竭盡所能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同時這書大概也就是一百二十萬字左右,現在已經九十萬字,很快啦,希望剩下的三十萬字能有你們相陪。言情太少被嫌棄,但總要善始善終。謝謝親愛的們一直看到這裡,特別要說明的是這些額外的話是不收錢的哈,愛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
    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