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416章 守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416章 守候字體大小: A+
     

    (第三更,大家國慶愉快,愛你們)

    安怡手上的力氣不小,唐氏身不由己地跟着她一起走,同時不能不順着她的話頭不時附和:“是,是我誤會了,侄女兒真是好人,太感激了,那就拜託了……”

    安怡扶着唐氏沿着長長的巷子一直往外走,言笑晏晏地盡情展示着自己的溫和大度體貼,多麼難得的機會啊,既然有人送上門來,怎能不加以利用?唐氏想要借她奠定自己的名聲,她同樣也可以嘛。

    正說得高興時,眼角忽然瞧見一縷明豔的硃紅色,由不得急速擡頭瞧去,只見謝滿棠玄衣玉帶,抱着雙臂斜斜靠在紫騮馬上,似笑非笑地朝她這邊看過來,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裡閃耀着喜悅與明瞭,好像在說,你這個小狐狸,又在搗鬼了。

    她的妖怪真美啊,安怡忍不住翹起脣角,給了謝滿棠一個明媚到了極致的微笑。謝滿棠懶洋洋地瞥了她一眼,舒服地往馬背上靠了靠,目送着她一直走出巷口,登上安侯府的馬車才站直了,轉過身去整理馬鞍等物。

    老焦小跑着奔過來,討好地看着他笑:“小的見過公爺。”

    謝滿棠把繮繩扔過去:“我弄了點新鮮魚蝦過來,放在前頭的食肆裡,你隨我去取來。”

    “是,公爺。”老焦抱着紫騮馬的頭摸了兩下,紫騮馬親暱地低下頭擦擦他,和他打招呼。

    謝滿棠淡淡地道:“最近都有什麼事?”

    國公爺之所以跑到這裡來守着,定是特意來提醒姑娘不要心軟反悔的,可這一趟真是白跑了。老焦小心翼翼地道:“也沒什麼,就數今日最熱鬧了,姑娘本與莫五公子約了要去永生堂詳談退股一事的,誰想那邊府裡竟會跑來鬧了這麼一場,去不成了。”

    謝滿棠昂首挺胸地往前走着,神情安適,絲毫看不出心情受了影響:“其他還有什麼事?”

    好像沒什麼大礙……老焦暗自鬆了口氣,謹慎地道:“有件事有些蹊蹺,前幾日,姑娘才從城外別莊回來,跟着老爺一起去永春街上看御賜的宅子。將要回家時,一個麻衣男人站在街對面的陰影裡窺視姑娘,覺着不是個好人。姑娘當時就察覺了,讓小人去探查此人出身來歷。探查下來,此人乃是龍虎山的玄一真人,早年京城許多人家都請過他作過法,很是有名,小人瞧見他和張欣來往密切得很。”

    謝滿棠半垂了眼沉聲道:“盯緊此人,但凡有風吹草動就趕緊來告訴我。”

    老焦見他神色凝重,忙打起精神應道:“是!”

    謝滿棠沉默着往前走了幾步,回過頭神色冷然地看着老焦道:“只是看着,除非安怡的性命有危險,否則不要胡亂插手。切記不可妄動,此外,不能把相關的任何事、任何話外傳出去,你都明白?”

    老焦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從前也不知跟着他做過多少要命的買賣,自來都深知什麼話可以說,什麼事不能多問,見他如此慎重嚴肅,便知道這事兒已經提到了最緊要最慎重的地位,如若泄密,自己就只有提頭謝罪。老焦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毫不遲疑地道:“是!小人明白!”

    謝滿棠十分嚴肅認真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確認他還和從前一樣可信後,便親切地用力拍拍他的肩頭,轉身繼續前行。

    行至前方食肆,店主殷勤地把裝滿了新鮮魚蝦的竹簍提出來交到老焦手裡。老焦離開,謝滿棠信步行入食肆,直接上了二樓臨街雅間,雅間裡早擺好了一桌熱菜並燙好的熱酒,謝滿棠打發走小心伺候的店主,坐到窗邊的位子上邊吃邊觀察着所有進出金魚巷的人。

    沒多少時候,柳七笑嘻嘻地走了進來,不客氣地坐到他對面,拎起酒壺給自己斟了杯酒,愜意地一口飲完,笑道:“奶奶的,這幾日可真是把人給忙壞了。”見謝滿棠神色肅穆地看着窗外沒反應,便好奇地湊過去跟着他一起往外看。

    金魚巷口邊的角落裡,擺得有個小吃攤子,店主正在忙着伺候唯一的一個客人,那客人穿了件土黃色的粗布衫子,着芒鞋,好似是個普通農戶,卻有一部黑亮光潔的好髯,怎麼都不像他這個身份能有的。柳七不由笑道:“這又是什麼人?”

    謝滿棠收回目光,淡淡地道:“不知道。”

    盯着人家看了這麼久,卻說不知道?柳七狐疑地看向謝滿棠,見他神情雖然平靜淡然,眉頭卻微微鎖着,還不樂意和自己對視,便知道他一定有煩心事。又因爲是在這地兒,所以一定和安怡有莫大的關係。

    狗狗精心埋藏起來的大肉骨頭是不能碰的,不然一定要被狗咬。柳七聰明地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轉而笑道:“許久沒見着小安了,想辦法把她弄出來吃頓飯吧?我請客,算是提前替她慶賀。”

    謝滿棠瞥了他一眼:“吃頓飯就算了?她可是把你當哥哥的。你親妹子遇着這麼大的喜事,你就只請她吃頓飯啊?”

    這人果斷心情非常不好,柳七連忙討饒:“當然不止是吃頓飯這麼簡單啊,我另外備得有禮物,你看看怎麼樣?”

    一套精工細作的金針在夕陽的餘暉下閃閃發光,柳七得意極了:“什麼型號的都有了,金針偏軟,我特意請了軍中冶金的好手,在裡頭加了銅、銀、鋅,這樣又好看又好使,她一準兒會喜歡的。怎麼樣?”

    謝滿棠長臂一伸就拿了過去:“勉勉強強。我先替她收着。”

    “哪有這樣的?我要親自給她!你是她什麼人啊,憑什麼替她先收着?”柳七不幹,這東西落了謝某人的手,再送出去時根本不可能和自己有任何關係,謝某人一定是在怪自己搶了他的好主意。

    謝滿棠斜睨着他:“我是她什麼人你不明白?說!你這樣挖空心思地討好她是爲什麼?”

    “你剛纔不是說她把我當親哥哥的?”柳七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他就不來吃這頓飯了,這不是自己找氣受嗎?忽見謝滿棠猛地站起身來往外望,他忙跟着湊過去,只見一個白胖胖的婆子扶着個小丫頭已經和那穿粗布衣裳的男人湊到了一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