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95章 你可有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95章 你可有心?字體大小: A+
     

    (第四更)

    甘草轉眼就跑得沒了影蹤,安怡悻悻不已,有這樣待客的嗎?從主人到下人,全都不着調。

    前方的謝滿棠仍然不急不緩地往前走着。誰怕誰啊,安怡鼓着氣,也不緊不慢地跟在他身後走着,還刻意和他拉開了距離。男女間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奇怪,明明知道彼此的心意,可有時候就是輸不下那一口氣。這和之前是不一樣的,爲了生存,她可以不驕傲,但論起終身與情感,她卻不能不驕傲。

    謝滿棠等得不耐煩了,他給了她這麼多次機會,她居然一直端着,不但不解釋不討好,還刻意躲着他!這就是她所謂的要好好想一想再給他解釋?簡直不可饒恕,他很想甩袖而去,卻又實在咽不下這口惡氣。可要他主動和她開口說話,那又實在是太爲難人了。

    謝滿棠側着耳朵細聽後頭的動靜,哪怕是安怡喊他一聲呢,他也會立刻站住,聽她解釋。但他沒能等到,安怡反而離他越來越遠,他漸漸的連腳步聲也聽不見了。謝滿棠不由大怒,索性抱着手在道路最狹窄的地方站定了,他就不信她能原地踏步不過來了,總不能讓他母親和薛氏一直等着她去用飯吧。她若是真的敢弄砸了這次會面,看他怎麼收拾她!

    安怡冷着臉從謝滿棠身邊仰着頭走過去,謝滿棠立刻往身後退了一步,道路狹窄,他這一退就算是把路給堵死了,另一邊是湖,安怡要麼就出聲請他讓路,要麼就從水面上飛過去,要不然就不要過去。

    二人衣裳交錯間,彼此呼吸糾纏,他身上的淡淡青草味和她的淡淡藥草香交混在一起,混合成一種十分好聞、卻又讓人臉紅心跳的味道。安怡的心揪成了一小團,捏緊拳頭飛快地往後退了一步,面無表情地給謝滿棠行了個禮:“見過謝大人。”

    謝滿棠氣得胸口都疼了,她仗着的不就是他喜歡她麼?他突然很是懷念從前那個不管他臉色多麼難看,她也會不管不顧地厚着臉皮纏上來討好賣乖的安怡了。那時候她有求於他,真是很聽話,隔三差五地總能吃着她親手做的小菜和點心,也能經常得到她精心炮製的稀奇古怪的藥,每當她弄的那些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時,每當其他人用讚歎的口氣提起她的精湛醫術時,他口裡不說,心裡卻是十分歡喜的。

    現在呢?謝滿棠想起死去的黃昭,再想起莫天安送的那些藥,以及今日安保良帶來的那些禮品,忍不住怒火中燒,怪腔怪調地道:“你家就窮成這個樣子了,送人禮物都要問旁人要了麼?”

    安怡不明所以:“什麼?”縱然才被看守的士兵颳去一層浮財,之前她開在永平府的藥鋪也因爲受黃氏叛亂的影響而顆粒無收,但她之前存下的大宗財物和要緊的藥材書籍都還藏得好好兒的,崔如卿已經搬回去了,並不會對生活造成太大的影響。

    謝滿棠深知安家的財物和人情往來等大事都是安怡一手操辦的,纔不信她不知道這裡頭的事,既然把莫天安送過去的東西都送到他這裡來了,那就是故意氣他的。見安怡裝糊塗,越發生氣:“你若無錢,只管使人來說,或是空手上門,或是帶些自制的糕點,難道誰還敢說一聲不是?你把那些東西送過來,是欺負我沒見過好東西麼?”

    安怡見他越說越生氣,仔細一想,就知道應該是安保良和崔如卿準備的禮物出了問題。可是這京裡的慣例,哪家不是把旁人送的禮品挑挑揀揀,再拿去送給下一家?不然都把旁人送的禮品藏起來,另外準備禮品去送人,那還不把家底全部都掏空了?所以謝滿棠這是在挑刺。

    他既然在挑禮物的刺,那她就依着這個來回答他,安怡定了定神,很是誠懇地道:“禮物是家父和崔管事準備的,家父因爲敬重大人,感激大人,恨不得把家底都掏空了。但他很久未在京中,對京中的有些風俗人情是生疏了,想來是有不敬不周到的地方,還望大人不要與他一般見識。”

    謝滿棠更生氣了,敢情她第一次正式上他家的門,這禮物居然不是她精心挑選的?當即冷笑一聲:“我當然不會與安縣令一般見識,但我要問你,安怡,你可有心?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安怡被他問住了,她可有心?她當然是有心的,特別是對他,又不是她犯了多大的錯不可原諒,所以他這樣的問,難免讓她有些傷心。

    謝滿棠見她垂着眼不回答,氣得肝疼,恨不得將她直接推到池子裡去了事!這回他一定不會救她,纔不管她會不會淹死呢!手抖了幾回,到底捨不得,便恨恨地想,若不是天涼水寒,若不是她身上有傷,若不是怕給鄭王妃知道惹麻煩,他一準兒淹死她!正恨恨間,只聽安怡沉聲道:“你問我可有心,那我也要問你,你可有心?”

    謝滿棠不想回答她這個掉份兒的問題,便倨傲地“哼”了一聲,冷笑道:“是我在問你!”

    安怡皺起眉頭看着他:“你問我也好,我問你也罷。你就說吧,你究竟想要我怎樣?”

    他究竟想要她怎麼樣?謝滿棠目光炯炯地盯着安怡看了半晌,淡淡地道:“你以爲呢?”

    安怡眼睛也不眨地盯着他道:“我承認我那天是犯了蠢,不該冒險。可是我要問你,若是我當時毫不猶豫地選擇要取黃昭的命,你可還敢立在我身側?”

    他和黃昭能一樣嗎?他就巴不得她能不眨眼地弄死黃昭,再毒死莫天安纔好。謝滿棠拒絕回答安怡的問題:“不要問我這種蠢問題,你自己不知道嗎?你就說吧,想不想我原諒你?”

    他鼓着腮,好像是很臭屁的樣子,其實也和安愉生氣撒嬌沒兩樣。但安愉比他討喜多了,他天生就是個招人厭恨的,安怡側開頭,淡淡地道:“我還真不知道。我現在就想知道,是不是我犯了錯,你就一定要用弄疼我,讓我疼的方式來讓我記住教訓?難道我疼了,你就很好受?你這樣的愛惜我承受不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