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93章 會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93章 會面字體大小: A+
     

    (第二更)

    安怡從前沒見過翠婆婆,但也曾從謝滿棠和柳七口裡聽說過這麼一位人,知道翠婆婆是鄭王妃的心腹並老僕,是同甘共苦過的人。因此雖然翠婆婆十分禮讓,她也不敢拿大,很是客氣恭敬。

    翠婆婆也在悄悄打量安怡,和安怡不同,她是曾經見過安怡的,雖然是隔得老遠地觀察,但她的消息渠道很多,所以基本是已經全方位地知道安怡是個什麼人了。但人不同,眼裡的人也不同,事關棠國公府將來的前程運勢,她不能不仔細幫鄭王妃和謝滿棠把這個關。

    安保良夫婦看上去斯文又有禮,雖然有些拘束,卻沒有小家子氣,看得出不是那種險惡無賴之輩。想到安保良的名聲和將來的前程,以及薛氏那個書香門第的孃家,翠婆婆雖覺得安家勢太弱了些,卻也不是那麼反感不贊成。

    鄭王妃病臥在牀,安保良一個外男不好入內打擾,便由樑豐陪了去前廳喝茶,薛氏和安怡則由翠婆婆領着去了內院。薛氏從前跟着安保良在京中任職時,也曾去過幾戶公侯大員之家做客,不算是一點見識都沒有,這會兒見棠國公府陳設花木草石俱是尋常,下人稀少,且言談舉止皆都十分有禮恭敬,便把那顆心放回了肚子裡,行止間越見從容溫和。

    她本是飽讀詩書,琴棋書畫皆通之人,天性又溫和良善,天然帶有一種親切之感,待行到鄭王妃所居的內院,翠婆婆已然可以與她搭上話了。

    有薛氏在前頭撐着,安怡只管埋着頭裝她的乖乖女,雖然這府裡的人大概都知道她不是什麼乖乖女,可是大家始終都還是喜歡乖巧女孩子的,翠婆婆又滿意了幾分。未來的棠國公夫人需要能幹潑辣能支撐門戶不假,卻也不能一味逞強,得知道什麼時候該溫柔該退讓,纔是家和之道。

    鄭王妃已經由甘草等人扶着坐起來了,聽見聲響先就微笑着道:“貴客遠來,有失遠迎,怠慢了。”

    “是我們不請自到,打擾了王妃的清靜。”薛氏忙領着安怡上前給鄭王妃行禮問安,鄭王妃示意甘草替她扶起薛氏,讓母女倆在她牀前的繡墩上坐了,溫和地道:“我聽犬子講起你們家的老太太也是個能幹的,早就有心結識,可惜之前一直都不太方便。這回好了,改日等老太太好了,我下帖子請老太太來家做客。”

    之前爲什麼不方便來往,大家心裡都明白,那是爲了要防備黃家。打倒黃家是兩家人曾經的共同秘密和目標,鄭王妃這樣一說,一下就把兩家人的距離拉近了,薛氏頗爲高興地道:“國公爺對我們老爺頗多照顧提攜,若沒有棠國公護着,指不定我們早成了孤兒寡母。前兩日又多虧了國公爺仗義援手,小女才能順利逃生。家母本是要親自上門來拜謝的,只是病着怕衝撞了貴人,改日定要上門來拜謝王妃和國公爺。大恩不言謝,日後府上只要有我們能做到的,還請王妃和國公爺只管吩咐。”

    鄭王妃認真地聽着,臉上滿是溫和的笑意:“安太太客氣了,我聽犬子說起,當初他在昌黎遇險生病,也是多虧了安怡給他救治,安大人更是助力良多。說到犬子護着安大人,那也是皇命使然,真要謝,就要謝聖上。但我的眼疾卻是多虧安怡精心診治纔好了些,所以咱們就不論這個了吧,不然太過生分了。”

    薛氏覺得,鄭王妃真是太客氣不過了,一點都不像謝滿棠那樣雖然笑着,卻還是讓人覺得很難打交道的樣子。正在感慨間,又聽鄭王妃道:“安太太貴庚?”

    薛氏不明所以,照實說了,鄭王妃就笑着朝翠婆婆道:“那是比我小了幾歲。”又問道:“不知安太太怎麼稱呼安侯府的老夫人?”

    薛氏回道:“該稱伯母。”

    鄭王妃沉吟片刻,道:“當初家母與安侯老夫人平輩論交,所以你我二人也該平輩論交。”

    薛氏覺得怪怪的,主人與客人言談間互相問年齡,攀親戚故交本是尋常事,但鄭王妃表現得太奇怪了些。那麼多的客人上門攀交情,她難道還與人家一一討論輩分?

    安怡卻是看出點意思來了,饒是臉皮再厚,臉上也忍不住熱了起來,不好露出來,便將頭一直低着,很是認真地研究腳上的繡鞋花樣。

    甘草與她相熟,見她尷尬,便笑問鄭王妃:“前幾日新配好了一批藥,婢子總覺得沒有之前小安大夫在宮中親手配製的好,正愁着不好去打擾小安大夫呢,可巧的小安大夫就來了。”

    鄭王妃就笑道:“就你這丫頭賊精賊精的,去吧,把客人伺候好。”

    安怡起身與鄭王妃行禮道別,又抓住機會問了幾句鄭王妃的身體病症,鄭王妃索性將手伸給她:“一事不煩二回,既然你來了,便替我瞧一瞧,我昨日在宮中受了涼咳嗽不止,太后娘娘賞了兩丸你配的清肺止咳丸給我,服了挺好的。就煩勞你開個方子,指着下頭人弄一弄。”

    安怡應了,認真替鄭王妃瞧過了脈,道:“王妃只是操勞太過,風邪入體,又沒能好好休息,纔會拖得有些重了。對症服些藥,好生歇一歇,再把心放寬很快就能好了。”

    鄭王妃趁勢拉住她的手敦敦問道:“你還好?那日聽說你遇險,可把我嚇壞了,幸虧吉人天相,你一切都好。背上的傷可結疤了?手還疼麼?”

    若是換了其他人,說不定要怪自己紅顏禍水,害得她兒子爲了自己以身犯險吧?鄭王妃的關心卻是毫不作僞,發自內心。安怡有些愧疚和不好意思,低聲道:“多謝您一直記着我,我很好。背上的傷不深,已經結疤了,只是不能用力,手還有些腫疼,得養幾日纔敢動針。等我好些了,還和從前一樣每日給您鍼灸診治,您要快些好起來,免得藥性相沖。”

    鄭王妃拍拍她的手:“知道了,去吧。”

    安怡行禮告退,轉身對上薛氏,見薛氏目光怪怪地看着她和鄭王妃,實在沒法兒解釋,低着頭跟了甘草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