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92章 你和他們很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92章 你和他們很熟?字體大小: A+
     

    (謝謝大家的訂閱、打賞、月票、推薦票、留言,很高興你們喜歡,愛你們,打滾……今天還是八更,先送上第一更)

    謝滿棠的態度變化太快,快到讓人措手不及,安保良愁苦地目送着他的背影,可憐地向張春求救:“這位大哥,這是怎麼啦……”

    張春意味深長地瞧了眼若無其事的安怡和惶恐不安的薛氏,好心地安撫安保良:“我們公爺着實是有緊急公務在身,停下來和安大人說這許久的話已是破例。安大人不要擔憂,王妃性情溫婉和氣,若是知道小安大夫帶傷前去問診,一準會十分高興的。”

    也就是委婉地告訴他,謝滿棠就算生氣也不是因爲他的緣故,謝滿棠人雖走了,卻沒說不要他們去棠國公府,趕緊讓安怡去給鄭王妃瞧病吧,不然纔是真的得罪了。

    果然是個怪脾氣,好難相處啊。有這樣一個女婿真的好嗎?安保良一個激靈,感激地朝張春拱手:“多謝這位大哥。”

    眼前這位將來很可能前途無量啊,張春哪裡敢受他的禮?忙側身讓過了,客氣地道:“大人客氣了,鄙人還有事在身,不便久留,告辭。”言罷再看向安怡,表示你都懂的,安怡感謝地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張春笑笑,打馬跟上謝滿棠。

    謝滿棠冷着臉目視前方,淡淡地道:“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你和他們很熟?”

    我哪裡有您和他們熟?這不是爲了大人您麼?想起這兩日受的折磨,張春苦笑着小心翼翼地道:“是大人官威太盛,安縣令被嚇着了。其實下官和他們一點都不熟。”

    “哼!”謝滿棠誠心要找茬:“不熟你還和他們說了這許久的話?我記得之前你曾護送過安怡許多次,這麼久還沒能和她混個臉熟?你的辦事能力也太差了!”

    小柳大人您在哪裡啊,我好想你!張春無奈而無聲地嘆息了一聲,乾脆直接給謝滿棠一個他想要的答案:“安大人他們要去府裡,小安大夫要去給王妃診病。”

    誰稀罕她,真以爲除了她就再沒有人能看好他孃的病了麼?難道吳菁不比她強十倍百倍?謝滿棠表示不屑,心裡的躁意卻莫名平復了許多。隨即又想起了莫天安,冷笑道:“莫家這兩日上躥下跳的,很是不安分,不是還有幾個嫌犯沒搜到麼?說不準就藏在莫天安開的那個銷金窟裡頭。”

    張春會意,義正詞嚴地道:“得令!”莫家暗裡指使人就前兩日謝滿棠救下安怡一事,上躥下跳地硬想將徇私枉法的罪名扣在謝滿棠身上,妄圖將謝滿棠這個指揮使給擼掉,莫五小白臉兒自己卻趁空去安怡面前討好賣乖,是該給他們找點補了。

    謝滿棠僵着臉往前行了片刻,想起安保良的行徑來,心裡突然生出些異樣的感覺,他怎麼覺得安保良就好像是故意把莫天安示好的事情說給他聽的呢?好像是在表示,他家女兒其實是很搶手的,完全符合一家女百家求的條件,但又像是在向他示好,表示我其實更看好你的,我忠實地站在你這邊,有風吹草動我都會彙報。

    這個老東西!莫非是看出點什麼來了?果然有肖伐在身邊調教這許久,總算是有點脫胎換骨的意味了。謝滿棠想了一回,脣邊總算是露出了些笑意。始終是合作伙伴,將來說不得也是有力的合作伙伴,怎麼也要客氣點纔是,便吩咐下去:“安大人勞苦功高,便是聖上也多有體恤,你們見着客氣點。”

    “是!”張春嚴肅地問其他人,“你們都聽見了吧?”

    衆人都是跟着謝滿棠出生入死的,更是親眼目睹了謝滿棠是如何在黃昭手裡救下的安怡,便心領神會地齊聲答道:“都聽見了!”轉過頭互遞眼色,安大人當然勞苦功高,不但爲了大豐出生入死,忍辱負重,還生了個能幹美麗的好女兒,的確值得尊敬。

    安保良打了個大大的噴嚏,薛氏擔憂地道:“老爺可是着涼了?”

    安保良將帕子用力按着鼻子:“不關事,就是突然有點癢癢,也不知是哪個小人在詛咒老爺我。”

    安怡探手去號他的脈:“爹爹何故要將莫五公子送藥的事兒說給謝大人聽?難道您不知道莫五公子與謝大人向來不和麼?且日後莫家與棠國公府也定是水火不容的。”

    安保良目光明亮地看着她道:“不說給謝大人知道,他就不會知道了嗎?我先告訴他,總比事後別人告訴他更好些吧?我們呢,小門小戶,勢單力孤的,旁人送東西上門,或是施以好意,即便是再不樂意接受,也沒有生硬地擋回去的道理,不然就要結仇。可謝大人不同,只要他不願意,他可以很輕鬆就替咱們擋去這份人情。難道怡兒覺得爹爹做得不對?”

    是這麼個道理,就由謝妖怪去咬人吧,安大人果然和從前不同了,無需她太過操心了。安怡抿着脣笑了起來:“爹爹行事越來越老辣啦!”

    安保良心情愉快地笑了起來,和女兒互相給對方戴高帽:“你送來的肖老先生是真不錯,不愧是安歸德身邊的第一人!有他在一旁提點,我才知道這世間的事遠非我所想象!從前就好似是那井底之蛙,如今是豁然開朗了。”

    薛氏不太聽得明白他們父女在說什麼,只知道他們高興,她也就跟着高興了,只是有點不放心:“我剛纔瞧着謝大人好像心情很不好,王妃病着,怡兒說來也是身上帶傷,這樣進去會不會衝撞了?咱們上門去拜謝並探病問診,雖是好意,卻也要人家樂意纔是,不然招人厭惡也是不好。”

    安保良就問安怡:“你平時沒得罪那個趙春吧?”

    安怡否認:“當然沒有,我得罪過的人少得很,多數時候都是與人爲善的。爹爹那時候要靠着謝大人在後方打點周旋,我要靠着謝大人這棵大樹好乘涼,又怎會得罪他手底下的人?客氣尚且來不及呢。”

    安保良就一錘定音:“去棠國公府!”

    棠國公府的門子是認識安怡的,見她來了就趕緊往裡頭報去,沒多少時候,裡頭就傳來消息,鄭王妃要見這一家子,並且翠婆婆和樑豐已經替代王妃迎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