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82章 差一點都不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82章 差一點都不成字體大小: A+
     

    (第九更)

    甘辛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謝滿棠解除甲冑,縱然察覺到主人的情緒很不好,卻也只能硬着頭皮傳達鄭王妃的話:“公爺,王妃請您過去一趟。”

    謝滿棠沒吭聲,也沒說要去,也沒說不去。

    正常情況下他不是這樣的,什麼話只需說一遍他就有數,若是王妃發話,只要不是有火燒眉毛的事兒一定會飛快趕去,何況王妃這幾日還病着呢。所以公爺這是遇着很不好的大事兒了,甘辛都要哭了,壯着膽子再提醒一次:“公爺,王妃請您過去一趟。”

    謝滿棠被他打斷思緒,很不高興地一眼橫了過來,甘辛嚇得一顫,情不自禁就打起了嗝:“嗝……公爺……嗝……”越急越見鬼,甘辛哭了起來。

    謝滿棠真是煩死了,眼睛往外嗖嗖射刀子,甘辛也不敢躲,縮成一小團可憐兮兮地看着他。謝滿棠滿腔的怒火頓時泄了氣:“滾!能說話了再來伺候!”

    “王妃請您過去一趟!”甘辛滾得飛快,話也利索了。

    謝滿棠見他眨眼的功夫就跑得沒了影蹤,再看看自己身邊竟然沒一個人伺候,能躲的都早躲光了,於是臉色越發難看,他會吃人麼?一口氣憋着無處發散,一直走到鄭王妃所居的正院才緩和了些,堆起笑臉道:“母親有事尋我?”

    鄭王妃正在甘草的幫助下摸索着打絡子,聽見他來了便停下來,慈愛地笑着朝他伸出手:“聽說外頭的事兒告一段落了?”

    “母親您還病着,這些東西交給她們做就好了。”謝滿棠忙扶住她,挨着她坐下來,語調輕快地道:“是,最快今日下午,最遲明日早上戒嚴就可解除了。”

    “那就好。”鄭王妃拉緊他的手,語重心長地道:“太后娘娘壽誕那日,我恰逢生病沒能入宮,但宮裡頭髮生的事情我大體也是知曉的。皇后娘娘薨了,我怎麼也得入宮哭靈。之所以打這絡子,是因爲原來皇后娘娘曾說過最喜歡我打的絡子,不管是真話還是客氣話,總歸都是我的心意罷了。”

    提起樑皇后,謝滿棠也就沒有再堅持,因見鄭王妃頗多憂傷哀愁,便勸道:“母親也不要太爲皇后娘娘傷心,她也算是求仁得仁。我聽說聖上召見了她的族兄,似是有意要復梁氏的爵位。六皇子也是一定要過繼給她的,諡號也擬得很好,哀榮已極。”

    鄭王妃落下淚來,“這些相熟的人一個個兒地都去了,怎能不傷心?皇后娘娘好好兒的,慈寧宮中如何會走火?”

    “好像是黃氏放的。”謝滿棠細心地替母親拭淚,關於宮中的那些秘辛、樑皇后的真正死因和所做下的事卻半點都不提。原因無他,捨不得母親平白添了憂心罷了。

    鄭王妃鄭重叮囑道:“皇后娘娘是個好人。你要記得她的恩情,不要忘了她的所託。務必將她那失散了的幼弟找回來。”

    母子倆都想起了過往那段困苦的歲月,縱然謝滿棠才華出衆,但作爲被遺忘的宗室子弟,想要嶄露頭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多虧樑皇后提點,他才能把握住機會走到今日。

    鄭王妃傷懷了一回,打起精神道:“你可見着安怡了?聽說她父親風光回京,成了大功臣?既然黃家這破事兒告一段落,你便尋個機會去提親吧。”

    謝滿棠倒哼不哼地“嗯”了一聲,鄭王妃察覺到他不高興,卻不點破,裝作毫不知情的道:“改個時候請她家裡的長輩過府來做客,彼此心裡也有個數。等皇后娘娘的喪期過了,我便入宮向太后娘娘求恩典。我昨夜夢見你父親了,他問我孫子在哪裡……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說不定我什麼時候就去了,你總不能讓我走得不放心。”

    謝滿棠明知鄭王妃在藉機騙他逼他,也只得“嗯”了一聲。

    鄭王妃見他肯答話,越發欣喜:“說來,這些日子安怡家裡出了事,我的診療也中斷了,如今正好重新撿起來,若真能依她所言給我治到能看見人影,我也好瞧一瞧我的好孫子。”

    謝滿棠淡淡地道:“您放心,她既然說要給您治到能看見人影,我就一定讓她給你治到能看見人影爲止,差一點都不成。”

    這話不像啊,鄭王妃略一思忖心裡就有了數,定是這二人鬧彆扭了,便道:“我這眼疾多少人都看不好,治不好也不能怪她。”

    謝滿棠咬牙切齒的:“不成,差一點都不成。說出來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做不到她就別許諾。說了就要做到。”她若治不好,就永遠都別想再出這道門。不,治好了也別想再和從前一樣地到處晃,那什麼永生堂是永遠不要再想去了。

    鄭王妃縱然很好奇他二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卻也知道從這個悶葫蘆嘴的兒子口裡什麼都問不出來,略略說了幾句閒話,便打發他去歇息,自己另召了趙春來問。

    趙春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鄭王妃只能憑空猜測,一定是安怡哪句話沒說好或是什麼事做得不合謝滿棠的意,傷着她兒子的小心臟了。謝滿棠的脾氣她知道,最愛給自己找氣受,也不會自己氣多久,因爲此人性情惡劣,心情不好一定要找地方撒氣,氣不壞他,只會氣壞旁人。

    鄭王妃乾脆讓翠婆婆尋了府中的冊子來看聘禮,兩個女人從聘禮說到成親時需要什麼,再從成親說到小娃娃,越說越開心,越說越期待,恨不得立即就準備起來。

    安怡此時還縮在牀上呼呼大睡,突然覺得鼻子癢,忍不住就打了個大大的噴嚏,睜開眼一瞧,只見安愉緊張地揹着手站在牀前盯着她看,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忽閃着,小嘴紅嘟嘟的,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由不得伸手去捏安愉的包子臉,笑道:“安愉想姐姐了嗎?”

    安愉緊張地往後退了兩步:“姐姐餓了嗎?孃親自下廚做了您愛吃的魚。”

    安怡狐疑地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伸手拉住他往牀邊拉:“手裡拿着什麼?趕緊拿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