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79章 死性不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79章 死性不改字體大小: A+
     

    (第六更,看得爽麼?爽就訂閱吧,爽就砸票吧,我不介意你們砸疼我,嘿嘿)

    安怡從夢中驚醒過來,心跳猶自‘亂’着,睜眼看着黑沉沉的帳頂發了一會兒怔纔算平復了情緒。其實她知道自己是因爲心裡裝的事太多,又乍然遇到這麼多的生死和大事,不能發散出來纔會做了噩夢。

    “你有沒有什麼話要告訴我的?”她想起謝滿棠從前曾經幾次問過她同樣的話,她卻每次都很堅決地否定。而每每此刻,謝滿棠那雙黑曜石一樣的眼睛總是銳利地看着她,一直看到她心虛才懶洋洋地撇過頭。他不是拿她沒辦法,而是不想追究。

    可是如果有那麼一天,他真的想知道了呢?她該怎麼回答他?如果真相畢‘露’,謝滿棠又會怎樣看待她?是視她爲妖孽、想要收了她爲民除害呢,還是會默默地替她隱瞞、卻從此不肯再靠近她?安怡突然不確定了。她知道自己已經到了患得患失的階段,這不是個好現象。

    窗子“嗶嗶剝剝”地響了起來,一如小鳥兒歡快地啄打着窗櫺,安怡翻身下‘牀’,赤足走到窗前側耳靜聽。

    只聽謝滿棠在外頭道:“我知道你醒着。快點開窗。”

    將來是將來的事,且過好眼前的日子罷。這會兒麼,要緊的是逃過這一劫,不然謝妖怪一準兒不會輕易饒了她。安怡吸了口氣,戲謔地學了薛氏的聲音驚恐地問道:“你是誰?識相的趕緊走,不然我可要叫人啦!”

    謝滿棠果然沉默不語。

    安怡又等了將近一炷香也不見窗外有任何動靜,忍不住將窗子悄悄開了一條細縫往外偷窺,纔開了窗,一隻手臂便毫不客氣地從窗縫裡‘插’進來,硬生生將窗戶擠開了去。謝滿棠挑着眼角道:“當別人和你一樣的蠢。”

    安怡無奈地道:“分明是你不懂風情,怎麼倒罵起人來了?你再這樣不識趣,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謝滿棠斜睨着她道:“原來你在和我調情?我以爲你在緬懷黃昭傷心得什麼都忘了。我問你,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他的?別說你一直都不知道,騙不了我。”

    安怡一時語塞,悻悻地道:“什麼時候發現他的?魏之明攔車要搜查的時候發現他的唄。”決定用攻擊來掩蓋心虛,略帶了幾分鄙夷地道:“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搜的人,非但讓他逃了,還藏到我車上去都不知道。還不如魏之明消息靈通,我若因此死了,就是你害的。”

    “是我做錯了,因此只要他肯放你,我便願意放他走。你呢?”謝滿棠也不和她逞口舌之利,只嚴肅地看着她。

    “既然這樣就算了。”安怡被他看得有些心虛,顧左右而言他:“我說謝大人,您好歹有頭有臉的,有‘門’不走,偏要鬼鬼祟祟的‘私’闖進來,也不怕人家把您當賊打殺了。”

    “回答我之前的問題。”謝滿棠的神‘色’越見冷厲,眼睛也不眨地死死盯着安怡,大有她不低頭認錯決不罷休的趨勢。她明知黃昭就藏在她的車上,卻什麼都不做的帶着黃昭出了宮‘門’,一連過了三道關卡,若說她沒有想將錯就錯放黃昭一碼的意思,他是怎麼都不信的。

    她憑什麼就這麼相信黃昭不會要她的命?難道她不知道安家和黃家已經勢如水火麼?他沒找她清算,她倒挑他的刺挑上癮了?是這段日子太放鬆了吧,必須要緊一緊她的皮,不然以後自個兒姓什麼都不知道了。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倒也罷了,他總能替她記着,就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狐疑是將仇人千刀萬剮,又如何能讓她活生生地回來?

    他現在還記得才聽到她被黃昭挾持、並被魏之明堵截時的那種心情,整個人都如同掉進了冰‘洞’裡。他覺得安怡一定是沒有命的了,自責痛苦憤怒傷心一起涌上心頭,差點就把他給‘逼’瘋。安怡能活下來很是令他意外,她說的話也讓他很感動欣喜驕傲,可是事後一想,簡直氣死他了。

    謝滿棠越想越生氣,越想臉‘色’越冷。

    安怡見實在逃不過去,只得討好地看着他媚笑:“我從來就沒有你聰明。你又不是不知道……”

    話未說完,謝滿棠已經探手進來一把掐住她的肩頭將她往前一拉,毫不客氣地在她臉上咬了一口,安怡嚇了一跳,隨即委屈得眼淚汪汪:“你‘弄’疼我了!”

    “很疼嗎?哪裡疼?”謝滿棠的聲音又溫柔又好聽,安怡這些日子以來所感受到的委屈和難過一下子就被‘激’發出來,指着他咬過的臉和受傷的胳膊、以及背部的傷:“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都在疼!”

    “轉過來我瞧瞧。”謝滿棠的態度好得和剛纔的苦苦相‘逼’完全是兩個人。

    “好像又出血了啊。”安怡趕緊轉過身去,準備以苦‘肉’計逃脫罪責。誰想背上突然就捱了不輕不重的一下,不偏不倚剛好打在她的傷口上,疼得她眼冒金‘花’,眼淚狂飆:“你做什麼?”

    “哎呀,都怪我手重。很疼吧?”謝滿棠好像十分驚慌,手卻很鎮定地在她傷處一口氣連按了五六下:“讓我瞧瞧,可是又流血了?”

    “別碰我!把你的手拿開!”安怡疼得氣都喘不過來,到這時候她哪裡還能不明白謝某人是故意的?她早就知道他的心是黑的,而且是黑鐵做的。

    謝滿棠也就收回手,神‘色’嚴肅地看着她。安怡氣勢洶洶地和他對瞪,才瞪了一會兒眼睛就已經酸了,眼看着就要輸掉,索‘性’一聲不吭地將窗戶緊緊關上。

    “打開。”

    “不開。”安怡咬牙切齒,這黑心爛肝的,就算是她錯了,他也不該拿她的傷處來開玩笑,換個人她早給他撒‘藥’喂針了。

    “最後一次機會,你開不開?”謝滿棠氣得笑了,她犯下這樣不可饒恕的錯誤,居然不知認錯討饒,還這樣的理直氣壯,真是氣死他了。換了旁人,早就和他說軟話哄着他了,她倒把他關在外頭和他叫板?

    “就是不開!開了讓你再折磨我?”安怡覺得就算她之前有錯,現在也成了謝妖怪的錯。枉她之前還覺着他人不可貌相,說起情話來還是很‘蕩’漾的,其實還是死‘性’不改,一樣的招人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