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74章 不死不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74章 不死不休字體大小: A+
     

    (我瘋了!十更!!!你們要不要和我一起???盡情地戳我吧!戳得越兇,我就越瘋,更得就更多!!!)

    安怡輕笑一聲:“黃昭讓我提醒你,我父親剛立了大功,我本人也剛立了大功,因此我不是什麼無名無姓的阿貓阿狗。你若一點不做努力就要殺死我,未免有報復我當年拒親的嫌疑。”

    魏之明的臉已經黑如鍋底,即便是手下的士兵都沒有出聲,反而是神情端肅地目視着前方,他還是覺得無數“原來是這樣”的目光像針一樣地紮在他身上。

    安怡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收了笑容冷冷地道:“想來你事後一定會說,你是爲了緝拿刺客要犯才無意間犯下無心之過的,但我告訴你,今日這麼多雙眼睛都看着的,只要你做了,總有一張嘴會把真相告訴別人。他們會說,你什麼都沒做,就一心想要我的命,只是因爲我當年婉拒了你的求親,你就不顧我的無辜。如此心胸狹隘的人,如何能成大事?就算是你立了大功,也照樣有人會與你不死不休,你別想得了好!”

    黃昭適時在她耳邊輕聲道:“對,就是這樣,你自來都是極聰明的,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我只可惜,今日來的不是謝滿棠,若是他,想必一定很精彩。我很想看看,他究竟是要保你的命,還是要我的命。”

    “其實我也和你有一樣的期待。”安怡目不轉睛地盯着魏之明臉上每一個細微的神情變化,壓低聲音道:“可惜我們都遇到了魏之明。你想活下來,我也想活下來,你若不是真的想與我同歸於盡,儘可以把你的劍往後退一退,我們好好商量。”

    黃昭嗤笑一聲,胸腔隨之振動起來,牽扯着了傷口,疼得他皺了眉頭,他用力吸了口氣,嘆道:“你還是和從前一樣的無恥。剛纔我還以爲你在可憐我呢,誰知你心裡眼裡還是隻有你自己。謝滿棠知道你是這樣的人嗎?”

    提起謝滿棠,安怡的心裡油然多了幾分溫柔,她笑了笑,很認真的道:“他當然知道我是這樣的人。”知道她是這樣的人,卻還想要娶她,所以才難得珍貴。

    黃昭看到她如花般綻放的側臉,不由一陣悲憤,冷笑道:“他知道你是這樣的人還肯與你一處,正是因爲他和你是一樣的人,所以他纔不畏懼你。不要做夢了,你知道豬爲什麼被人養得那般肥壯?那是因爲餵養它的人想要吃它的肉。你和你爹就是謝滿棠養的大肥豬,他若不待你好,不讓你覺得你在他心目中是最特別的,甚至於許下要娶你的諾言,如何能讓你爹和你死心塌地的爲他所用?”

    安怡淡然道:“養豬吃肉這種說法倒也不算新鮮。”

    黃昭見她油鹽不進,貼近她耳邊沉聲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一件事了,昨日宮宴,聖上有意將顧大雄的嫡長女許配給棠國公爲妻,這件事,你又知道嗎?”

    安怡嘆了口氣:“這和我有關係嗎?”僅只是有意而已,謝滿棠答應了嗎?只要沒答應,沒成事實,就算不得什麼。如今樑皇后新逝,黃氏反叛,又有虎視眈眈,皇帝哪裡還有什麼心情去替侄兒操勞婚事?別笑人了!

    黃昭冷笑道:“且不論這個。我問你,謝滿棠和魏之明比起來,誰在這京城裡的耳目更多勢力更廣?”

    當然是謝滿棠。安怡已經知道黃昭接下來要說什麼了,因爲知道攔不住,索性閉緊了嘴。

    果然黃昭接着道:“我本來以爲,今日若有人來攔我,那麼那個人一定會是謝滿棠,我正好將你二人一起斬殺,也算出了這口氣。可惜他遲遲不現身,來的卻是最巴不得我死的魏之明。他會不會也覺得爲難呢?畢竟你們父女才爲他賣了那麼久的命,他總不好眼睜睜看着你死在他面前而無動於衷,否則日後還有誰願意給他賣命?若是以你爲主,他必然要犯下欺君之罪。與其爲難,不如放手,反正他的功勞也不差這麼一件。你覺得呢?”

    “好像很有道理。”可是她不信,謝滿棠睚眥必報、小氣霸道,卻不是這樣的小人,不然他不會率衆出關,九死一生。安怡眼角覷到魏之明瞳孔縮了縮,不由緊張地弓緊了身子,小聲道:“他要動手了!”

    果然魏之明將臉一沉,揮鞭指向二人,冷聲道:“逆賊拒捕,還挾持人質。我已仁至義盡,口水說幹。弟兄們,殺了逆賊,救下人質!”因恐有人不樂意,便揚聲吼道:“拿下朝廷要犯,封妻廕子就在眼前!”

    這二人百般拖延不過是想要等到對他們有利的人趕來。到嘴的肥肉焉能被人奪走?既然不能就這樣隨便就用亂箭射死,那他就換一種方法。

    衆軍士聞言,紛紛拿起武器衝了上去,黃昭冷笑一聲,將安怡往車廂裡猛力一推,就近一劍將衝在最前方的兵卒劈成兩片,再將另一個衝上前來的兵卒抓起來硬生生扯下一條手臂,掄起那條手臂就往魏之明臉上砸過去。

    手臂帶着血水呼嘯而至,魏之明狼狽地勒馬往後頭讓去,卻不想馬兒被人從後頭硬生生制住,退不得半步,只得眼睜睜看着那條手臂濺了他一臉血水。

    前方衆軍士就沒見過黃昭這樣生猛野蠻的打法,一時膽怯發怵,鼓譟着往後退去,誰也不願意去做第三個劍下鬼。

    前方戰事不利,後方有人暗算,魏之明勃然大怒,轉過身去大聲罵道:“他奶奶的,哪個狗崽子敢暗算爺……”後半句話被硬生生堵在了喉嚨裡,取而代之的是畢恭畢敬與卑微討好:“謝大人,您老怎麼親自來了?”

    謝滿棠高踞馬上,開口火氣就很大:“我來不得?”

    他那身雕着繁複花紋、精工細作的銀色甲冑光可鑑人,硃紅色的絲綢裡衣如火如荼,越發襯得他容色逼人,不,氣勢逼人。一個大男人生成這模樣也不算是他的錯,可是若不知道收斂,無論什麼時候都不忘把自己收拾得光鮮亮麗奪人眼球,還不忘明目張膽地佔了便宜還賣乖,那就是大錯特錯了!魏之明心中越發添了幾分惱火和無奈,奶奶的,心狠手辣的小白臉兒又來截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