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73章 箭在弦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73章 箭在弦上字體大小: A+
     

    安怡覺着勒着她的那隻手臂陡然一緊,勒得她的腰又細了兩寸。黃昭冷冷地道:“難道我要眼睜睜地看着他弄死我們而束手就擒?可你不同,你魏家一門深受黃氏大恩,若非是我父兄,你此刻還在昌黎街頭屠狗買肉!”話鋒一轉,冷聲道:“你就不爲你的父兄母親子侄想一想?”

    “爲國盡忠乃是本分,想來他們會覺得很榮幸的。”魏之明輕蔑一笑:“黃昭,從前我只覺得你可笑無能,如今覺着你實在愚蠢得可笑!不要廢話,是你束手就擒,還是我將你亂箭射死?”全然不顧安怡正在受到脅迫的事實。

    別呀!她不想陪死!安怡趕緊道:“魏將軍,他只是一時想不通,待我和他好好說一說,興許他就改變主意了。”

    魏之明陰鷙的目光在安怡和黃昭身上緩緩掃過,就在安怡以爲他不會答應的時候,他居然擺手示意已經張弓搭箭的衆士兵往後退了幾步。

    安怡不舒服地動了動,清清嗓子低聲道:“黃昭……”後背上的劍又往前遞進一分,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滿口苦澀,果然她做了一件最蠢的事嗎?

    “不要勸我,難道你認爲我真是傻子,傻到可以相信束手就擒他們就會放過我?”黃昭貼在她耳邊低聲道:“現在我要你告訴他,如果你因此死了,謝滿棠一定不會饒過他,太后娘娘也不會放過他,讓他和他的人再往後退三丈。”

    “他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你認爲他這麼容易受脅迫?謝滿棠是我什麼人?之前我家遭難,太后娘娘也沒過問,何來爲我出氣一說?這說法根本站不住腳,他不會信的。”安怡想要回頭去看黃昭,纔剛側了側頭,腰間勒着的手臂就又緊了幾分,勒得她氣都喘不過來,更別說張口說話勸他。

    “他不肯,那就是你認爲,我不好容易走到這一步,會很容易就放棄?”不知是否錯覺,安怡聽見黃昭的語氣裡帶着一絲哽咽和委屈。

    興許他也是不願意的吧?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可惜一步走錯,便是步步錯。安怡縱然覺得黃昭已經變得陌生到她不認識,但聽見這滿含委屈的語氣,還是忍不住替他難過:“我可以幫你求情……”那什麼讓他戴罪立功的話她說出來,太無恥,讓他爲了活命反過去咬自己的親人一口,不如直接叫他去死。如果他會,那他也就不是黃昭了。

    “別假惺惺的了。”黃昭的聲音已經恢復了正常,“我有今日,全拜你父女所賜,我恨不得將你父女拆骨入腹。你從前之所以一直遠着我不肯跟着我,就是因爲知道我會有這麼一日,是不是?”

    安怡沉默片刻,沉聲道:“不,黃氏之所以有今日,是咎由自取。你不能把這個是非弄混淆了,至於我與你,你的確是幫過我大忙的,我若不記情,你以爲你怎麼能走到這裡才被發現?你說拜我所賜,請問我除了不肯應你所求之外,我做了什麼?可曾刺探過你和你身邊的事?”

    黃昭的語氣微微帶着幾分嘲笑和悲涼:“將死之人,還是這樣的得理不饒人。我只是奇怪,你父女二人既然已經做到這一步,何不把美人計施展到底?你若隨了我,我定然什麼都不瞞你。”她若跟了他,他還會這樣決然入京嗎?他不得而知,卻總是覺得有些遺憾。

    話說到這份上,沒什麼可以多說的了。安怡索性閉嘴不言。

    黃昭也不要她回答,自顧自地繼續道:“你們都想要我去死,都是爲了自己,沒有人真心對我……”他的聲音陡然低了下去,隨即又揚起來,諷刺地“呵呵……”笑了幾聲,淡淡地道:“什麼天生神力,什麼英武過人,什麼少年才俊,都是騙人的,只是因爲你們需要我這樣以爲,需要別人也這樣以爲。你們都是一樣的。”

    安怡趁隙飛速回頭,然後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眼前的黃昭哪裡還有從前的英朗?只剩了一副骨架撐着罷了,沾滿血污的袍服空蕩蕩地掛在他身上,瘦削得讓人心驚。那張曾經神采飛揚、青春洋溢的臉孔如今已經變得陌生,眼睛裡沒有了亮光和活氣,只剩了死氣和絕望。

    黃昭不期安怡會突然轉過頭去這樣看着他,先是有些不自然地把臉轉開,隨即又憤怒地漲紅了臉兇惡地道:“看什麼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安怡立即回頭,低聲道:“如果你能活着逃出去,你會不會還去飛龍關和你父兄在一起?”

    黃昭冷笑道:“若我說不,你待如何?”

    安怡正要開口,就聽魏之明冷笑道:“說完了麼?快下決斷,我數三聲,若不能,那就休要怪我無情了。”頓了頓,看向安怡:“小安大夫,真是太遺憾了,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樣的情形下再次遇着你,可惜不曾與你敘舊,先就要與你訣別。魏某雖然着實不忍,可惜要務在身,哪怕心中備受煎熬也得痛下決心,還望你見諒。”

    這個睚眥必報的小人,想要升官發財想瘋了的瘋子!安怡完全相信這種事魏之明做得出來。試想,謝滿棠不曾拿着黃昭,其他人也未能拿着黃昭,唯獨他拿着了,這將是多大的功勞?一準兒能給他的仕途添一大把火,想不升官發財都難。安怡心中焦急,面上絲毫不顯,微微一笑,朗聲道:“我也覺得很遺憾,沒想到竟然會在如此情形下遇到故人。一別經年,魏將軍還是一如既往的果敢能幹,自信張狂。”

    箭在弦上,只需要他將手輕輕一揮,她和她身後的黃昭等人都會變成刺蝟。魏之明以爲在這樣的情形下,安怡就算是不痛哭流涕地求他保她一條性命,也會放低身段說說軟話。他其實是想給她一條活路的,只是想看看她把那高高昂着的頭低下來,不要用那種視若無睹的眼神對着他。誰知她剛露面就能冷靜地提出要說服黃昭,這會兒還敢這樣諷刺他。這是找死呢,魏之明的黑臉越發深黑,冷冷地將手舉起來道:“一,二……”

    (進入瘋狂倒計時,今晚12點半不見不散,瘋狂開始,啦啦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