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72章 脅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372章 脅迫字體大小: A+
     

    “小安大夫,就快到啦!”車外鄭長壽的聲音歡欣鼓舞,好像就是他本人回家一樣。

    “有勞諸位,稍後就在我們家用了便飯再回去。”安怡藉着這個機會,理所當然地掀開簾子,然後看到一隊鐵甲加身的士兵,在一個人的帶領下,殺氣騰騰地飛速往這邊奔了過來。

    那個人鷹鼻深目,身材高壯,臉上的胡茬颳得鐵青。哪怕就是離了那麼遠,安怡也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刺得人生疼。就好像她是一隻待捕的獵物,已經落入他的包圍圈裡,若不順從就只能死亡。

    是魏之明。那個當街攔着她要她嫁給他,那個告訴她,他將來一定要做一品大將軍,許諾要讓她做一品誥命,被她拒絕後威脅她,叫她給他等着的魏老三。

    好像有些事情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樣,譬如她知道魏之明是黃昭長兄黃昆的心腹愛將馬前卒,跟着黃家做了許多機密謀逆之事;譬如她認爲樹倒猢猻散,這個人將來一定不會有好下場,所以不足爲慮;譬如她認爲此刻魏之明應該跟着黃昆一起謀反殺人,又或是在瘋狂逃命。

    但魏之明偏就真真切切地出現在她面前,還帶着一隊重甲士兵向她逼近,行動間顯得十分光明正大,並無半點遮掩的痕跡。所以魏之明其實又投靠了皇帝,成功轉型成忠臣良將了?

    安怡正思索間,魏之明的快馬已經趕到車前並毫不猶豫地攔住了車。

    魏之明高踞馬上,半垂着眼睛,陰沉而狂熱地看着車廂裡的安怡,就在安怡以爲他會說“安怡,我們又見面了”然後各種拽狂炫耀時,他冷冰冰地道:“停車。”

    話是衝着車伕說的,安怡還未開口,鄭長壽已經拿出腰牌,賠着笑道:“這位大人,您可能不知道,這是宮車,車裡坐的是鼎鼎有名的小安大夫。小安大夫救駕有功,太后娘娘特旨讓咱家送小安大夫歸家……”

    早有趕上來的鐵甲士兵接過腰牌奉了上去,魏之明陰沉着臉,接過腰牌仔細地看了又看。

    鄭長壽在一旁笑道:“將軍瞧着是生面孔,口音也是外地的,想來剛入京不久,大概也沒見過這腰牌。這宮中的腰牌各有不同,咱家這腰牌是太后娘娘所居的寧壽宮的。咱們宮裡的腰牌都是檀香木特製的,所用的朱漆裡頭摻了金粉,和外頭的不一樣,還有這字,這雕工……”

    鄭長壽殷勤地指點着魏之明,好像十分客氣,實則傲慢極了。若是那尋常的土包子,立刻就要被這些東西給嚇趴了,魏之明神色淡淡地聽鄭長壽說完了,才把腰牌還回去:“魏某的確從未見過宮中的腰牌。”

    那就趕緊地放行吧。鄭長壽得意地收起腰牌,示意車伕開動馬車:“將軍恪盡職守,日後總會經常見到的。”

    “慢着,我讓你們走了麼?”魏之明將手一揮,身着重甲的士兵四散開來,將宮車團團圍住。魏之明冷冰冰地看向安怡:“下來,我要搜車。”

    “大膽!”鄭長壽大怒,指定了魏之明道:“你叫什麼名字?你的上峰是誰?你是要公然違抗太后娘娘的懿旨?”

    魏之明輕蔑地掃了他一眼,薄脣裡輕輕吐出一句:“把這個閹狗給我拉下車來,誰敢抗命,格殺勿論!”

    鄭長壽憤怒地大吼道:“你這條瘋狗是想死嗎?今日咱家倒是要瞧瞧誰敢不把太后娘娘放在眼裡,誰敢動我?”

    衆兵士少不得有些猶豫,魏之明見狀,冷笑着抽出了腰間的長刀,鄭長壽一臉的血色驟然褪盡,卻還強撐着把脖子亮出去,譏笑道:“來來來,你的刀硬,你來砍!”

    要見鬼了!魏之明這人是個瘋子,這一搜車還不得搜個底朝天?手無寸鐵的她正好做人質。安怡叫苦不迭,彷彿已經感到一把冰冷鋒利的劍頂在了她的背上,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一把拉開車簾子就要往下跳:“小鄭公公您別急,魏將軍這是在執行公務,他要搜就讓他搜,我這就下來!”

    一隻腳已經踏出車外,眼看着就能腳踏實地,一把冰冷的劍就抵上了安怡的後心,安怡一個激靈,本能地反手就要去按手腕上的鐲子,纔剛動作了一下,背心就傳來一陣刺痛。

    “別動,往前一寸便是心臟,刀劍不長眼睛,更不懂憐香惜玉。”一隻鐵臂從後頭伸過來,看似憐惜溫柔,實則用力兇猛地緊緊勒住了安怡的腰,勒得她眼冒金花,險些喘不過氣來。是黃昭。

    有些事情,明知很蠢,卻仍然會選擇去做,正如此事。安怡苦笑着攤開兩隻手,表示無條件順從。透過濃濃的薰香味兒,她聞到了刺鼻的血腥味。果然和她之前猜想的差不多,隨車的三個宮人,至少鄭長壽和車伕兩個人都是黃氏的人,香爐裡焚香是爲了掩蓋黃昭身上的血腥味,茶水和糕點都是黃昭動用的,他想要藉着她走出皇宮。

    如果不出意外,他將會在平安到達金魚巷安宅、她離開後緊跟着離開,悄無聲息地混出京城,投奔父兄的懷抱,成爲陣前的一員猛將。可惜他走出了皇宮,卻在即將到達目的地時候遇到了叛徒魏之明。於是他們不得不兵戎相見。

    魏之明用看死人的眼神輕蔑地看着黃昭:“黃小將軍,咱們又見面了。你若束手就擒,魏某自會看在昔日情分上替你向聖上求情。”

    黃昭冷笑:“魏之明,你背主忘恩,怎麼還有臉活在這世上?我若是你,早就把頭塞進褲襠裡去了!”

    魏之明面不改色地道:“敢問黃小將軍,這天下是誰的天下?誰纔是這大豐天下的主人?是聖上而非黃氏!那麼,誰纔是背主忘恩的小人惡徒呢?再問黃小將軍,黃氏深受謝氏多年恩寵,高官厚祿,富貴榮華已極,黃小將軍更是年方弱冠便已做了堂堂三品昭勇將軍,你不思報國,卻忘恩負義行那謀逆之事,你的頭,怎麼沒塞進褲襠裡去?”

    (爲配合推薦,今天一更,然後,後天,你們會看到我的瘋狂,十更妥妥的,讓你們一次看個夠,到時候不要嫌我更得太多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