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70章 誇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70章 誇讚字體大小: A+
     

    馬師曾不答,自往裡頭去了。

    哼,讓你張狂,還不是一樣沒人理。張婕妤總算是舒服了些,又湊上去和安怡討教:“都說藥補不如食補,依着小安大夫看來,太后娘娘用什麼樣的湯比較好?”

    作死的東西。樑皇后薨了,還死得這樣的慘,她不去哭靈哀悼,還在這裡等着釣魚,這是嫌命太長了啊。安怡慢吞吞地道:“說來也不難,但要全部記下來也有些難。婕妤娘娘讓人拿紙筆過來記下吧。”

    張婕妤只求能在沾着皇帝味兒的地方多留片刻,哪裡想的到那許多,果真央求宮人去取筆墨來。

    安怡說了幾樣,馬師曾就又從裡頭出來了:“小安大夫,聖上召見。”目光在張婕妤身上掃過,不明所以地笑了笑。

    張婕妤趕緊露出一個討好的笑,眼睜睜地看着安怡和馬師曾進了裡間,生氣地掐緊了掌心。

    “朕都聽母后說了,昨夜你做得很好。”皇帝坐在窗邊的大炕上,居高臨下地看着安怡,整個人都透着疲倦。

    安怡剛想謙虛兩句,皇帝又問道:“你是如何看出那逆賊將行不軌的?”

    馮朝貴行刺連太后,動作乾淨利落,迅猛異常,不知事先預謀並演練了多少遍,若不是提早防範,根本不可能有安怡這般敏捷得當的反應。

    從前祖父曾讓她用一句話形容皇帝,她只想得到位高權重,天下第一人。祖父卻說了一句:高處不勝寒。果然坐上這把龍椅就再也不會輕易相信一個人了嗎?不救要被牽連,救了也要被懷疑。

    安怡暗歎一聲,拿出最大的誠意道:“因爲聖上是安怡的衣食父母,您若有礙,安怡一家子都活不成了。故而那逆賊自入殿回話伊始,民女就一直關注着他……聖上應當知曉,人若是有所圖謀之時,面部表情、眼神、肌肉、手部動作、聲調、身體姿勢,都會發生很細微的變化。他當時表現得很是爲聖上而傷悲,但他的眼神和臉部表情、以及手臂的肌肉、手指的動作都顯得他既緊張又興奮,這是正常情況下不應該發生的。”

    皇帝若有所思,沉聲道:“你起來吧。”

    連太后心疼兒子,遞過一盞參茶,皇帝不緊不慢地喝着,目光沉沉地上下打量着安怡。

    安怡謝過恩便起身垂手肅立一旁,低眉垂眼,顯得十分文靜乖巧。

    忽聽皇帝道:“你父親很好,你也很好。忠君愛國,你們一家子都是當之無愧的。前些日子你們受委屈了,朕會補償你們。”

    這是最大的誇讚了,安怡趕緊熱淚盈眶,再次拜倒:“爲聖上,爲大豐,安家肝腦塗地而不悔。”

    皇帝有些疲倦地擺擺手:“不要說這些套話了。朕都聽膩了。”口裡如此說,眼裡卻透出了愉悅。

    馬師曾上前一臉沉痛地低聲道:“貴妃娘娘來問,皇后娘娘的後事要怎麼辦?”

    皇帝驟然發怒,用力將手裡的茶碗砸在地上,怒吼道:“怎麼辦?一國之母的後事要怎麼辦?她連這個都不知道,還做什麼貴妃?這幾年的宮務不是她一直協理着襄辦的麼?難不成還要朕和母后手把手地教她?”

    皇帝一直淤積着的怒氣終於發散出來,所有人都噤若寒蟬,馬師曾求救地看向連太后,連太后等皇帝發泄完了才緩緩道:“貴妃也是爲了把皇后的後事辦得風光體面些……你和皇后多年夫妻,情深意長,總有些特別的想法……”

    皇帝痛苦地扶着額頭,聲音暗啞:“你們都下去吧,朕要獨自歇會兒。”

    安怡跟着衆人悄悄退出去,聽到皇帝在身後道:“母后留步。”

    到得外殿,張婕妤還在那裡可憐兮兮地站着,莫貴妃已經換了素服,氣定神閒地坐在一旁喝茶,並不因爲剛纔皇帝憤怒的咆哮聲和指責而亂了半分。見衆人出來,不慌不忙地問馬師曾:“有勞馬總管,有這麼幾件事是必須馬上辦下去的……”

    安怡很自覺地讓到外頭去,尋了個清淨地兒收拾針囊藥箱。須臾,有宮人送了午膳上來,她一點不落地全部吃了個精光,然後就閉目養神,積蓄精力。小睡一覺醒來,恰逢宮人捧了孝服來尋她:“太后娘娘旨意,皇后娘娘之前和小安大夫有半友之誼,小安大人出宮以後大概就不能見着皇后娘娘了,趁着這個機會去和皇后娘娘道別吧。”

    樑皇后的靈堂已經設起來了,一羣宮妃和宮女跪在那裡哭得聲嘶力竭的,張婕妤的哭聲尤爲誇張賣力,皇子和公主們也都在哭,但面上更多是茫然。莫貴妃忙裡忙外,見安怡來了,淡淡地吩咐身旁的宮人:“領她去給皇后娘娘磕頭。”

    安怡走到靈前,十分認真地拜了三拜,又淨手焚香,暗自祈禱:“但願將來您能重新投一個好人家,一世平安無憂,快樂完滿。再不要過這樣的日子。”

    鄭長壽等在外頭,急匆匆地迎上來道:“太后娘娘有旨,此間暫無大事,小安大夫可先行歸家,隨時等待宣召。江姑姑說,現下宮裡宮外到處都亂着,讓奴婢送您出宮。”

    終於可以回家了,安怡輕輕吐出一口濁氣,頷首道:“多謝小鄭公公。”

    鄭長壽道:“安大夫客氣了,咱們命賤,平時有個頭痛腦熱的輕易也不能請大夫,太醫更是見不着。您心善,上次給奴婢的那幾種應急的丸藥真是幫了奴婢大忙,要不是有您的藥,奴婢當差的時候就要出大亂子,這會兒只怕早就被打發到不知什麼旮旯犄角去了。”

    安怡抿脣一笑:“舉手之勞而已。”能在主子跟前露臉的就那麼幾個人,不把別人踩下來,自己就別想上,故而太監們互相下藥陷害也是常事,例如伺候主子用膳時突然壞了肚子來那麼一下,就等着去死吧。所以她制了專治腹瀉嘔吐、頭痛發熱的特效藥丸,有人來求就給,並不分高低貴賤。聽鄭長壽這意思,他是真真切切地沾着光了。

    果然鄭長壽領着她走到無人處,左右瞧瞧,小聲道:“恭喜小安大夫,您就要做貴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