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69章 補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69章 補湯字體大小: A+
     

    謝滿棠被那幾位夫人打量得不耐煩,索性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不懷好意地道:“諸位夫人還不走,莫非是有話要說?”

    衆人頓作鳥獸散。謝滿棠斜睨了安怡一眼,自顧自地去了,連頭都沒回過,更別說和她眉目傳情。

    嘖,生得好了不起啊?連個笑容都欠奉。安怡撇撇嘴,也轉身入內去瞧是否還有活計給她,順便打探一下她需要呆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這裡的好消息告訴給安老太和薛氏他們聽,好讓她們倆的病快些好起來。

    連太后在小憩,高尚儀已經被擡去和其他受傷的宮人一處將養了,江姑姑帶着宮人在小廚房裡給連太后準備吃食。見安怡尋香而至,便將一個龍眼小肉包塞到她嘴裡:“我嘴淡,嘗不出味道,你來替我嚐嚐鹹淡。”

    又以同樣的理由把廚房裡備下的吃食每樣都撿了些餵給安怡,見安怡吃得整個人都透着飽足感了才停下手:“想回去了?”

    安怡喝了一口濃茶:“擔心家裡。”

    江姑姑略一沉吟,語重心長地道:“不急在這一時。先等一等吧。”說不定等會兒皇帝過來看望太后,會召見安怡,到時候封賞是一定少不了的。

    安怡默了片刻,鼓足勇氣道:“姑姑,我想接高尚儀去我那裡養傷。”她不行,還有吳菁可以,吳菁一定能把高尚儀治好的。她沒什麼朋友,前輩子一個張欣害慘了她,這一生算得朋友的有一個是昌黎縣的曲媛媛,可惜曲媛媛回了老家後就和她斷了聯繫。高尚儀也算是一個,高尚儀不想活了,她卻不想要高尚儀死。

    江姑姑憐愛地拍拍安怡的肩膀,嘆道:“她若知道你這樣盡心盡力,會很高興交了你這樣一個朋友的。”言下之意是愛莫能助,高尚儀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廚房裡的氣氛一下子低沉起來,幸虧小宮人脆嫩的聲音很快打破了尷尬:“聖上要過來。馬總管讓咱們準備吃食,聖上要陪着太后娘娘用午膳呢。”

    江姑姑站起身來大聲招呼宮人:“都動起來!去瞧瞧還有什麼地方沒擦乾淨的乾淨收拾乾淨,和麪備菜,聖上一準兒要吃這邊廚房裡做的貓耳朵。”

    安怡靜悄悄地退了出去。一個宮人拿着抹布過來,飛快地擦拭着圍欄,擦到她身邊時,壓低了聲音道:“金魚巷一切安好,已經知道安縣令回京了。”

    安怡回過頭去瞧那宮人,那宮人埋着頭飛快擦着圍欄,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去了老遠,她連臉都沒能看清楚。

    想必這時候把守在家裡的士兵們也已經撤走了,安怡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大半,老老實實地又去了連太后的寢殿外頭守着,跟着聽了滿耳朵的消息。

    黃夫人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坤寧宮的大火被撲滅,宮人在樑皇后寢殿的位置上找到了幾具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屍體。其中一個身量尚未長足,腰間有被燒壞了的玉牌證明是五皇子,又有一個懷中的玉佩被宮人認出是皇后日常佩戴的龍鳳佩。接着沒有多久,又從旁邊的一間宮室裡找到了黃淑妃,黃淑妃的情況稍好一點,留了一隻腳和幾樣金玉首飾,經過慣常伺候她的宮人確認,那就是她。

    於是該抓的都抓了,該死的都死了,除了黃昭。黃昭的危險性太強,整個皇宮都被翻了一遍,就是找不到他的影子,宮妃們害怕得不得了,莫貴妃讓人把皇子和公主們全都集中在一處,裡三層外三層地着人看着,就生怕給黃昭鑽了空子。

    安怡忍不住陰暗地想,俗話說不能把雞蛋都放在一隻簍子裡,防的就是被人一鍋端了。莫貴妃把皇子和公主們全都集中在一處,是巴不得黃昭向樑皇后學習,一把火把該燒的人都燒光了吧?也不知道她親生的皇子和公主們有沒有和其他孩子放在一處。

    忽聽有人怯生生地在一旁道:“小安大夫,煩勞您幫我瞧瞧太后娘娘可以用這個補湯麼?”

    安怡回頭,只見張婕妤穿了一身素淡的衣服,人比黃花瘦,手裡還捧着一個精美的瓷盅,瓷盅裡的雞湯散發出的味道又香又鮮。

    安怡當然知道她是衝着誰來的,不就是聽說皇帝要來看望太后,所以才眼巴巴地弄了這麼一盅湯給皇帝看,表示她有多溫柔嫺淑孝順麼?最好皇帝還跟着喝一點,想起她這個可憐人是真可憐,被黃淑妃壓迫得走投無路只能依附太后過日子。

    安怡一本正經地揭開蓋子,再一本正經地問張婕妤用了些什麼藥材。

    張婕妤說了,不忘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安怡拼命拍馬屁:“小安大夫真能幹,醫術又高明,人又聰明勇敢。”

    安怡笑眯眯地聽完了,將湯盅的蓋子蓋上,一本正經地道:“這個湯和太后娘娘用的藥相沖,不能用。”

    張婕妤的臉陡然垮了下去,啞然無語。

    讓你裝好人裝賢良,讓你跟着旁人陷害我!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那是因爲沒有機會。這會兒機會既然送上門來了,那還客氣什麼?安怡心情愉悅地看着張婕妤,問道:“婕妤娘娘不信我的話麼?”

    張婕妤磨牙,她是特意問過連太后身邊的宮人才精心準備了這盅湯的,之所以問安怡不過是爲了表示自己足夠虔誠小心,卻沒想到吃了這樣大的一個啞巴虧。

    “做什麼呢?”馬師曾走進來,目光在二人身上打了個轉,最終落在那盅湯上。

    一臉倦容的皇帝緊跟着走了進來,張婕妤可算是見着救星了,顫巍巍,可憐又委屈地行禮下去,好比風中的一朵嬌花,一聲“皇上”叫得蕩氣迴腸,餘音繞樑。

    皇帝恍若未聞,面無表情地往內殿裡頭去了。

    若不是安怡這個該死的堵了她的路,這會兒她就該捧着雞湯跟着進去,並伺候連太后和皇帝用膳了。張婕妤恨得心頭滴血,陰沉沉地看向安怡。

    安怡無辜地看了她一眼,自去和馬師曾打聽:“馬總管見着家父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