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67章 求仁得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67章 求仁得仁字體大小: A+
     

    安怡見高尚儀的神色不似作僞,心中難免淒涼,強笑道:“快別嚇我了,你不是說將來要去我家,讓我養你的麼?皇后娘娘也早就把你交給我了,如今娘娘不在了,你就是我的人,我說什麼你要聽。”言罷不理高尚儀,埋頭替她處理傷口。

    高尚儀笑道:“我成了這個樣子,當然強不過你。但我可以不吃不喝。”

    安怡不由大怒:“輕賤自己的生命很體面嗎?你爹孃生你養你就是爲了讓你輕賤自己的?”

    高尚儀微笑着靜靜地看着她。

    安怡說不下去,傷心地背過了身。宮人聽見響動湊過來問:“小安大夫怎麼啦?”

    安怡很兇地吼回去:“沒見我正忙着嗎?沒叫你們不要過來煩我!”

    宮人唬了一跳,趕緊躲了出去。

    安怡繼續哭。高尚儀耐心地等她哭得差不多了,才道:“小安你不要哭,皇后娘娘有話要留給你,皇后娘娘說,棠國公不錯,你們一定會白頭偕老,恩愛如初的。”

    安怡覺得兩輩子的眼淚都在這一刻流乾淨了。

    高尚儀道:“你別哭了,皇后娘娘走得很輕鬆。”壓低了聲音道:“五殿下跟着皇后娘娘一起走了。”

    安怡瞪大眼睛看着高尚儀,難不成剛纔高尚儀私底下和連太后說的就是這件事兒?五皇子跟着樑皇后一起走了,那是?

    高尚儀的眼睛裡閃着快意:“欠了債的總要還回來,她從皇后娘娘身邊奪走了七殿下,如今她就該把五殿下還給皇后娘娘。一命抵一命,倒也公平,原本娘娘也沒想做到這一步,她卻要自己找死送上門去,那就怪不得人了。皇后娘娘爲天下蒼生除掉這個禍胎,也算是積德……”

    高尚儀的聲音越來越低,終於沉沉昏睡過去。安怡替她把傷口處理好,再交代了宮人注意事項,便退了出去。

    當時的具體情形她已不可知,但樑皇后的確成了贏家,黃氏欺負樑皇后病重無援,卻沒想到會折在樑皇后手裡只要有五皇子在,黃氏就可以擁立他併名正言順地爲家族謀取更多利益,現在沒了五皇子,打仗都要少了很多借口,剩下的就是明目張膽的謀反。

    皇帝是一定不許五皇子活下去的,但皇帝是仁君明君,當然不能親自動手滅了自己的兒子,否則難免被人詬病不仁慈,樑皇后此舉可算是替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如此,皇帝想不感激樑皇后都難。那麼接下來,樑皇后已經衰亡的母家就會贏來一輪新的機遇。

    所以樑皇后這算是求仁得仁?這一夜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安怡的心情實在好不起來。

    風從坤寧宮的方向刮過來,空氣裡瀰漫着濃重灰塵味道,宮人們忙着收拾亂糟糟的庭院和宮室,命婦們三兩成羣湊在一起低聲說話。看到安怡出來,衆人皆都面色古怪,太后的弟媳婦永昌侯夫人最先和安怡打招呼:“小安大夫忙了一夜,想必很累吧?”

    安怡謙虛道:“我人年輕,也沒什麼。”

    “多謝你昨夜又救了太后娘娘,我們全家都感激你。”永昌侯夫人自然而然地走上前來牽着她的手:“還要恭喜你,聽說令尊活着回來了,此時聖上正在南書房裡召見令尊。”

    這個消息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安怡垂着眼微微一笑:“託衆位的福。”

    “才傳來的消息,黃氏反了。”永昌侯夫人低聲說完這句話,又笑了起來:“你可算是苦盡甘來了。早就聽說令堂入京,早就想要見一見。可惜你前一向太忙,我也不好就這樣找上門去。待此間事了,少不得要請令堂令弟一起上門做客。”

    對於他們這一家子人來說,事情到了這裡應該算是塵埃落定了吧?安保良升官是一定的,連帶着他們一家子都要受尊重些,所謂水漲船高就是這樣的道理。從前她是憑藉着手中的針和連太后的勢才讓永昌侯府接納了她,並將她推介給京中衆權貴,彼時衆人雖然表面上接納了她,實際上還是有些不以爲然的。現在她纔是依靠自家人的勢真正得到了這些人的認可。薛氏和安愉會很需要這些人際交往,特別是將來安愉長大成人後,今日這些人際關係就會成爲他的助力。

    安怡慎重地點頭應下:“夫人待我有提攜之恩,我們是一定要上門拜見的。”轉眼瞧見張欣之母阮氏跟着幾個命婦站在一旁,目光閃爍地看着她,便朝阮氏微微頷首,露出一個有些囂張的笑容來。有仇不報非君子,既然有機會囂張,爲什麼不囂張一下?

    阮氏眼皮一跳,扭曲了一張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臉。

    永昌侯夫人順着安怡的目光看過去,會錯了意:“那是張尚書夫人,也就是那位田大奶奶張欣的生母,既然碰着了,那就過去打個招呼吧。日後少不得經常會面,弄得太僵不好。”她還記着張欣和安怡在永昌侯府因爲寶縣主發生矛盾的事。

    永昌侯夫人是好意,安怡當然不會拒絕,從善如流地跟着她走了過去。阮氏不期她二人會直接走過來和自己打招呼,想給安怡臉色看卻要顧忌永昌侯夫人的面子,但要不給安怡臉色看,又着實咽不下那口惡氣去,索性無視安怡,只管和永昌侯夫人說話。

    其餘幾個命婦本就與阮氏交好,見她如此,也不好貿然和安怡親近,都各找藉口躲了開去。

    安怡也不見尷尬,靜靜地站在一旁,只當是全了永昌侯夫人的面子。果然永昌侯夫人生了氣,也不和阮氏多說,不鹹不淡地道:“看來我是老了,懂不得這些人情世故。原本想要讓年輕姑娘跟着你們學學,你們卻要藏私。”

    阮氏賠笑道:“夫人這是說什麼笑?我們還要和您學呢,您倒這樣的謙虛。”說話間,又見安怡輕飄飄一眼瞟過來,目光裡的不屑與輕蔑露了個十足十,不由氣得一陣內傷,語氣也乾澀勉強起來。

    永昌侯夫人察覺到了,越發不高興,安怡適時把她拉走,拿話去寬慰她,永昌侯夫人冷笑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等會兒看她們還笑得出來麼?”

    話音未落,就聽兵器撞擊在鎧甲上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一隊羽林衛快步走了進來,當頭的正是謝滿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