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44章 戴幕笠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44章 戴幕笠的男人字體大小: A+
     

    張欣心裡樂開了花,一字一頓地道:“我說,安縣令,不,如今朝廷已經革了他的官職,不好再叫縣令。安保良畏罪自殺了。”

    安怡的眉頭緊緊地皺起了起來,一時也有些拿不準真僞。按理說,若是安保良真的死了,謝滿棠一定會及時把消息傳遞給她,但也不排除安保良死了,打亂了謝滿棠的計劃,謝滿棠這會兒忙着補救,來不及給她傳訊的可能。

    正盤算間,只聽蘭嫂一聲驚呼,安愉一聲大哭,驚得迅速回頭,只見薛氏已經仰頭往下倒去,屋子裡坐着的安老太也是緊緊抿着脣,一張老皺的臉上露出無限悲苦的神情來,只是她性子自來堅強,才能死死撐住沒有暈倒下去。

    安怡匆忙將薛氏扶住放平,用力去掐薛氏的人中,張欣在一旁看着,同情地嘆道:“真是可憐見的,一家子人本來瞧着正是蒸蒸日上,要享榮華富貴的時候,突然間就來了這麼一樁禍事,弄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安怡,你爹也真是的,做什麼不好,偏要辜負聖恩,做下這樣的惡事。弄得許多人就是想替他求情也不好開口。他倒是撒手就去了,留下你們可怎麼辦?若是被賣爲官奴,又或是賣入教坊司……”

    張欣裝腔作勢地掩着嘴笑了笑,道:“偏偏這種事,聖上沒有株連九族就已經格外開恩,就連你們族裡也不好出面的。安太太的孃家人也因此受了牽連,自顧不暇,不然也不會直到現在,安氏族裡和薛家都沒人來看望你們。”

    安怡充耳不聞,只管照顧薛氏,安愉雖然年小,卻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話,趁着安怡在照顧薛氏沒人拉着他,咬着牙朝張欣衝過去:“你住口,我爹他是好人,是清官,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我姐姐更是好人,你纔會去做官奴,纔會被賣入教坊司呢!”

    張欣敏捷地往旁一讓,桂嬤嬤一把揪住安愉,揚手就要往他身上打:“打死你個短命夭壽的狗崽子,睜開你的狗眼瞧瞧這是誰?你也敢對我們奶奶動手?”

    安愉倔強地噙着淚不哭出聲來,趁着蘭嫂上前幫忙,用力咬了桂嬤嬤的手一口,趁着桂嬤嬤尖叫呼痛,轉身迅速跑回去躲在安怡身後。桂嬤嬤要追上來,安老太顫巍巍地站起身來沉着臉將安愉牽過去,掄起花椒木柺杖冷冰冰地看着張欣主僕,生硬地道:“老太婆倒要瞧瞧,聖上不曾叫我們死,誰敢讓我們去死?誰敢亂來,老太婆就讓她死!”

    桂嬤嬤猶自不服,張欣眨眨眼,和氣地笑着止住桂嬤嬤,不懷好意地看着安愉笑道:“安愉,你說你父親是好人,不會做壞事,那是不是說,聖上錯了?這事兒可是聖上判的。”

    安愉不曉得這裡頭的厲害,張口就要說當然是皇帝錯了。

    安怡冷冷地截住他的話頭,直視着張欣道:“聖上最是聖明,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我這個做女兒的尚且不知我父親出了事,偏你一個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外人就知道了?你當着這麼多的人說聖上錯了,是何居心?”

    誰敢公開指責皇帝錯了?即便是皇帝表面上不計較,聽在心裡也會不舒服,若是安保良真的犯了錯,那麼小小的孩子無意間說的一句話就可能成爲催命符。更何況在張欣刻意的引導下,安愉很可能會說出更大逆不道的話來。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小安你可不能冤枉我。我這是擔心孩子小不懂事,準備勸他呢。”張欣驚訝地捂住嘴,左右看了看安怡和安老太等人,再看看地上躺着的薛氏,道:“說到這裡,我是再佩服小安你不過啦。這樣大的禍事,若是換了我,聽說父親犯事身亡,母親又暈厥當場,老的老,小的小,早就難過得哭暈死過去了。也只有你才能這樣鎮定冷靜,居然還記得和我爭執,若是不知道的,只怕要當你不是安家親生親養的也不一定。”

    安怡聽到後頭,心裡莫名一跳,將目光落到那個跟着張欣一起進來、一直戴着幕笠不說話的男子身上。那個男子身上穿的是一身再尋常不過的灰布長袍,中等身材,雖然隔着幕笠,她也感受到他的目光自進來開始就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從未挪開。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之感,就好像一隻滑膩膩的冰涼的手,靜悄悄地在她的後背上來回撫弄一樣。她從來沒有這樣不舒服過。

    安九,我總要叫你把欠我的全部加倍還回來。張欣微笑着,得意地觀察着安怡的反應,她倒要瞧瞧這冒牌貨究竟要裝到什麼時候。她本是給安怡安排了一個再精彩不過的結局,卻沒想到報應來得這樣的快,轉眼之間安保良就倒了大黴,她想弄安怡就如此的輕而易舉。等到塵埃落定,安家的罪名定了,她只需出手輕輕撥弄一二,安怡便要落到她手裡,由着她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安怡沉默地和幕笠裡的陌生男人對峙着,她感覺得到他散發出來的危險,可是她不怕他。死她都不怕,她還會害怕活人麼?

    安家的人都感受到了安怡與那個奇怪男人的對峙,安老太皺起眉頭,擔憂地看看安怡,又看看那個奇怪的男人,想問卻又無從問起。

    張欣就像一條往外“嘶嘶”吐着信子的毒蛇,微笑着往前幾步,停在安怡面前輕聲道:“你別裝了,我都知道了,你師兄把什麼都告訴我了。”

    安怡輕蔑地看着張欣,不發一言。

    張欣被她看得惱羞成怒,仰起頭兇狠地瞪着安怡咬着牙道:“你害得我這樣的慘,我定要你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老爺……我苦命可憐的老爺……你怎麼不把我也一併帶了去啊,留下我們孤兒寡母這樣的受苦,被人欺負……”地上的薛氏恰好醒過來,睜開眼就嚎啕大哭起來,哭聲震天,把場中尷尬奇怪的氣氛一掃而光。

    安怡淡淡地瞥了張欣一眼,扶起薛氏把門關上。哪怕就是隔着門,她也感覺得到那個男人的目光,有如實質一樣地膠在她身上,讓人打心底的不舒服。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