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35章 委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35章 委屈字體大小: A+
     

    “令尊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他能順利渡過這一劫,那麼他一定會前途無量……”安怡回想着昨夜裡謝滿棠和她說過的話,坐着馬車出了宮,果然即便榮華富貴就在眼前,也還要有福氣去消受。

    如果安保良不能在這次“委屈”中活下來,那麼他之前吃的苦頭就白吃了。幸虧現在離太后的壽誕日只有二十多天,幸虧謝滿棠已經平安歸來,幸虧皇帝並不是真心要安保良的命,時間緊迫,只要籌謀等當,不出太大的意外,安保良應當不至於就這樣稀裡糊塗的丟了命。

    安保良離得太遠,她顧不上,最要緊的是金魚巷安宅裡的那三個老弱婦孺。安保良一旦被推出來問罪,她們這一家子勢必要被牽連,現下首當其衝的是要安置好一家子人的生活所需,再安撫好安老太和薛氏,然後靜靜地等着事發。此外,她什麼都不能做。

    安怡習慣性地伸手去摸手腕上的那隻鐲子,然後碰到了鄭王妃給的那隻荷包。她把荷包拿出來看,象牙白的素錦上用金線勾邊繡了連綿的葡萄紋,茂盛的枝葉下或紫或綠的葡萄飽滿得就像是要綻開了似的,繡工異常精美,不像是隨便拿出來賞人的東西。

    荷包沉甸甸的,裡頭裝的是一對玲瓏玉鐲,上好的羊脂白玉,晶瑩油潤,戴在她的手腕上大小正好合適,玉色與膚色相映生輝,實在是再好看不過。

    是精心挑選出來的禮物,不是隨意打發下來的。這份意外的禮物給安怡煩亂不安的心裡注入了一汪清泉,她微笑起來,鄭王妃早不給晚不給,偏挑在這個時候給,要說和纔回來的謝滿棠沒有關係,她是真不相信。之所以沒有親自給她,而是藉着甘草的手給她,應當是考慮到現在這樣情勢不明,名不正言不順的,不好隨便給吧。

    回到家裡,安怡以最快的速度把有可能發生的最壞的情況和安老太說了個大概,卻不敢讓薛氏知道。只怕薛氏一旦知道就會撐不住露了餡,那樣只怕更多的麻煩都會找上門來。

    安老太原本就見慣了風雨,又有前些日子裝病的事兒打了基礎,因此也算是淡定:“只要知道你父親平安無事,沒有犯下大錯,那就好。”

    安怡本來以爲,以老太太執拗的性情,大概會很不高興地質疑這場由皇帝一手導演的危機,畢竟安保良是立了大功的,該受封賞而不得,倒要先吃上一場大大的委屈,還可能會丟了命。安老太這個性子肯定容不得,因此準備了許多說辭,沒想到這麼輕鬆就過去了。

    安老太帶了幾分鄙夷道:“別以爲你經常出入宮廷,見的都是達官貴人就很了不起。老婆子我吃的鹽比你吃的米多得多,心裡有數得很。你父親若是當初不貪心,不想冒險翻身,他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既然都走了九十九步,也不差這一步,如果他能僥倖活下來,日後定會享福,若是不能,皇帝總不能眼睜睜看着我們家死了人又吃虧,你和你弟弟一定能有後福,我也能得個老封君做一做。你父親也就算是盡了爲人子,爲人父的本分了,沒白吃我這麼多年的錢糧。”

    兒子就是要拿來這麼用的,這老太太還真是又現實又清醒,盤算得比誰都精。安怡本來有些緊張擔憂,聽老太太這麼一說,差點就沒忍住笑出聲來,好容易忍住了,繃着臉道:“既然如此,家裡就還要靠祖母幫着我一起支撐了。”

    安老太眯着老眼,杵着花椒木柺杖,淡淡地道:“我旁的也幫不了你,就替你管好你那個水做的親孃吧。”

    妙語如珠。薛氏可不是水做的麼,遇事就只知道哭,安怡樂了,抱着安老太的胳膊輕聲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爹爹那麼艱難驚險都熬過來了,這回也一定能熬過來的。”

    安老太趕她走:“這個話別和我說,去和謝大人說。告訴他,你爹就是他禍害的,要不是有他攛掇着,你爹膽子也沒這麼肥,讓他仔細着,你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日後看他還有臉登我們家的門不。”

    安怡走到門邊,看到安老太背轉過身,對着角落悄悄擦淚。於是快步進去,緊緊抱了安老太一下,轉身走了出去。她還要找崔如卿商量並安排好怎麼面對即將到來的困境,很可能會被抄家,很可能會被圍困,總不能讓人把外界全部隔斷了,連個遞消息的人都沒有。

    謝滿棠固然很好很周到,但意外總是發生在大家都預想不到的時候,最能依靠和相信的還是隻有自己,凡事都做兩手準備,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一切都安排妥當後,安怡照常讓老焦備車,蘭嫂跟車,趕去永生堂坐診、再替莫天安看病。人未到永生堂,迎面就遇着了莫天安的車駕。

    隔着打起一半的青錦車簾,莫天安斜躺在軟緞墊子上,懶洋洋地靠在許久不曾見面的美人紅袖身上,就着綠衣的手喝茶。看到安怡訝然的眼神,他笑嘻嘻地朝她拋了個媚眼:“小安這是要去永生堂裡坐診?不要去了吧,我請你看戲。”

    做一行有一行的規矩,若不是有急事,就不能讓事先約好的病人空等。她今日有老病人要來,而且身份雖然不是極貴的,卻也不是好隨便得罪的,莫天安是知道的,他竟然攔着她不讓她去,那便是說明,這場有關安保良的“委屈”已經悄無聲息並很及時地到來了。所以這些身份敏感的病人寧願自己病痛着,也不願意在這個敏感的時刻找她看病。

    她若去了永生堂,指不定就要面對空無一人的境況。若是運氣好,興許會等到民間的急病患者找上門來,若是不巧,那就要枯坐一個下午。她是無所謂,但看在旁人的眼裡多少會覺得她有點可憐吧。

    既然莫天安這樣的熱心,她總不能拒絕,安怡笑道:“是什麼樣的戲?”

    莫天安神秘兮兮地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