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32章 我簡直不是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332章 我簡直不是人字體大小: A+
     

    天未放曉,臨別的時候就已經到了。

    安怡依依不捨地起身送謝滿棠出門:“雖然忙,卻也要保重身體,心疼自個兒。”

    謝滿棠站在她面前,垂眸看着她輕笑:“你就直說你心疼我,我也不會笑話你。”

    安怡嗔道:“誰心疼你了?你可心疼我啦?”

    話音未落,粗糙的手指就已經托住了她的下巴,淡淡的茶香味夾雜着輕微的汗味,雜合成一種特殊的味道,讓人心跳如擂鼓,幾乎就要氣都喘不過來。

    “我一路奔襲,沒有空閒洗浴。知你最愛清潔,故而不敢惹你厭煩。但現在看來,你是嫌我不夠心疼你。早知這樣,方纔就該讓你高興高興,也免得落下埋怨。”謝滿棠垂眸看着安怡,漆黑的眼睛裡閃着促狹的光芒,呼吸卻急促起來。

    安怡立時看穿了他的小把戲,分明是想佔她的便宜,卻還說得這樣的冠冕堂皇,好像是她想和他親近似的……這個人真是死性不改,實在是討厭極了。正要反脣相譏,滾燙的脣已經落到了她的脣上,燙得她無所適從,想到室外候着的蘭嫂等人可能會發現,安怡緊張得全身僵硬,就連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纔好。

    “外面沒有人。”謝滿棠發現她居然窘迫至此,不由愉悅地笑了,不慌不忙地將舌尖輕輕在她的脣瓣上舔了舔,真甜,趁着安怡瞪圓眼睛,張口要罵人之際,靈巧地滑了進去。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彷彿是無數顆星星,瞬間在他脣齒之間和眼前相碰再爆裂開來,轟得他整個人頭腦發暈,手腳發顫,這,這,這,日思夜想的,終於真正吃到口裡了,原來滋味這樣的美好甘甜。

    謝滿棠睜大眼睛,努力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身上是否帶有什麼妖法,又或者是這個奸猾的小東西趁他不注意給他下了藥,要不然他怎會反應如此劇烈?簡直就想立刻就成親,然後就可以爲所欲爲……然後就可以把她藏起來,再不給莫天安那個小白臉兒看到,想都不許想。

    安怡臉紅得滴血,推不開,掙不脫,情急之中用力捏住謝滿棠腰間的穴位,趁着謝滿棠呼痛出聲之際,敏捷地逃離開來,跑得遠遠地警惕地瞪着他:“不要臉,你簡直……”

    “我簡直不是人。”謝滿棠笑得燦爛極了,暗啞的聲音落在安怡的耳朵裡,就如羽毛在心絃上輕輕拂過,蕩起一片漣漪。

    安怡垂下眼,盯着腳尖,聲音小得低不可聞:“天要亮了,你快走吧。指不定天一亮,宮裡就要傳喚。”

    謝滿棠見她不勝嬌羞,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忍住澎湃的心情,奮力壓制住滿臉滿心的盪漾,神色端嚴地道:“你說得是,病治好了,我也該走了。”見安怡站在原地不動,便揚起眉毛問道:“你不送我?”

    聽在安怡耳朵裡就是“你居然敢不送我?”安怡乾脆利落地背轉身,不想看到這個賊喊拿賊的壞東西,更不想助長他的氣焰。

    謝滿棠嘆了口氣,開門,關門。

    就這樣走了?半句交代都沒有?安怡忍不住又生氣,飛快地轉過身,卻見謝滿棠長身玉立,雙眼發亮地站在門前看着她,兩臂張開,朝她微笑。

    安怡抓起手邊的藥枕扔過去,謝滿棠不避不讓,任由藥枕砸在他胸前,然後痛楚地皺了皺眉,再若無其事地保持原有的姿勢朝安怡微笑。

    安怡的心就再也硬不起來,考慮到此人慣常詭計多端,便道:“別用苦肉計來博我同情,我的心腸最是硬的。”

    謝滿棠仍然用一種她所沒見過的溫柔笑意麪對着她,張開的手臂始終沒有收回去,彷彿他會一直在那裡,用這樣全部包容的姿勢一直等着她似的。

    安怡往前走了兩步,謝滿棠飛快地走上來,緊緊將她抱在懷裡,勒得她喘不過氣來,謝滿棠快樂滿足地將下巴頂着她的發頂,用力吸着她身上特有的清香味兒,低聲道:“這樣真好,有幾次我覺得自己熬不過去了,可一想到……”

    一想到他若就此不明不白地沒了,母親且不必說,定然肝腸寸斷、鬱鬱而終,安怡這個狠心薄情的也會被莫天安那個虎視眈眈的小白臉兒給搶走藏起來,他就又硬生生地挺了過來……這樣有些心虛的話豈能說給安怡知道呢?謝滿棠笑着,及時閉緊了嘴。

    “想到什麼?”安怡不知他爲什麼突然就不說了,耐心地小聲問道。

    “想到若是沒了我,你便只能孤獨終老沒人要,悽悽慘慘地獨自過一輩子,我就不忍心了。”謝滿棠擡起手蓋在安怡的頭上,用力將她那頭黑亮順滑、無論什麼時候都梳得一絲不苟的頭髮揉得亂七八糟,早就看不順眼了,終於可以明目張膽地給她揉亂。

    “你得自大成什麼樣子纔會覺得我除了你就嫁不掉?”安怡用力戳着謝滿棠的肩頭,脣邊不自覺地溢滿了甜甜的笑意,再將他往外推:“快走吧。”

    謝滿棠人已經轉身,突然又回過身來,握住安怡的兩隻手,一臉嚴肅地問:“是哪隻手刺死了要害你的太監?”

    安怡一怔,有些迴避地將右手往袖子裡縮了縮:“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不管怎麼說,這個世道對女子的要求就是賢良淑德,會殺人並且殺死人的女子更容易被人質疑,並不是最佳的婚配對象。她重活一回,許多言行已經很出格放肆,不想在這一刻卻拘謹起來。

    謝滿棠目光如炬,立即抓住她的右手,放到脣邊鄭重地吻了一下,直視着她的眼睛低聲道:“我很稀罕我未來的夫人能有這樣的本事,也只有你這樣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我。”

    臭屁!妖怪就是妖怪,縱然討厭也懂得怎樣討好人。安怡忍不住紅着眼眶笑起來,還能有什麼更比被自己喜愛的人視若珍寶地捧在掌心裡更讓人喜歡的呢?從前她以爲自己是田均手心裡的寶,卻不知他早視她如敝履,這一次,她一定會把眼睛擦得雪亮,不放走她喜歡也真正喜歡她的人,也不留戀那些她喜歡卻不是真正喜歡她的人。

    (這一章甜到令人髮指,你們還不扔點票票來懲罰我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