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30章 不枉此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330章 不枉此生字體大小: A+
     

    謝滿棠帶了幾分可憐地看向安怡:“我身上一共有十二處傷,有刀傷、箭傷、凍傷,難受得不得了,就盼着你趕緊給治一治呢。”

    他平日驕橫強硬慣了,偶爾一次扮嬌弱叫苦喊疼,效果便不是一般的好。安怡立時大爲內疚不忍,忙着將周圍的燈燭都移過來,先讓他把外衫脫了,看那最緊要的幾處傷。不看尚且不覺,一看之下不由心生佩服,謝滿棠的背上橫着大大小小五六處傷口,其中最長的一條長達一尺,深可見骨。

    由於護理得不是太好,又晝夜奔馳,休息不夠,傷口癒合得並不好,換下來的繃帶上染滿了血污,還帶着一股不好聞的味道。安怡心疼得不得了,手上的動作又輕又仔細,嗔怪道:“用得着這樣搏命麼?”

    謝滿棠趴在榻上,扭頭看向她,十分認真地道:“用得着的,我挨這一刀,便可讓關中萬數百姓免去顛沛流離之苦,所以是應該的。”

    英雄從來都是讓人又敬又愛的,何況是親近的人如此英勇?安怡看向謝滿棠的目光裡更多了幾分敬愛之意。謝滿棠十分受用,再加了一句話:“更何況,我答應過要風光娶你進‘門’,答應過要保得你父親平安,大丈夫怎能說話不算數呢?幸不辱命,我做到了。我這樣的搏命,將來請旨之時,聖上多少也會多爲我考慮一二吧。”

    安怡眼裡煥發出的情意便如絲線一樣,溫柔而熱烈地將謝滿棠整個人包裹起來。被一個人珍而重之地捧在掌心裡,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明知謝滿棠說這話有特意讓她歡喜的意味在裡頭,她卻未能免俗的感動了。

    謝滿棠陶醉在安怡的目光中,反身將她的手握住放在‘胸’前,直視着他一字一頓地道:“你且等着,我總會讓你不枉此生。”

    “不枉此生。”安怡微笑着重重點頭。從前她一心只想要讓‘奸’夫****血債血償,只想將別人欠她的債收回來,把自己欠別人的債還回去,因此行事總是多了幾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絕。多虧遇到了他,她便不想再枉過此生。

    一場簡單的清洗包紮傷口活動,變成了大夫與病人‘交’流感情的別樣活動,趴在榻上的人明明疼得發抖,偏還裝得若無其事,言語帶笑:“從前沒出過關,不知道外頭那樣的苦寒,真正的冰凍三尺,土地被凍得挖都挖不動,幸好沒被凍掉了鼻子耳朵,不然只怕要被你嫌棄……”

    “那可真是幸運,不然我一定會嫌棄的。”安怡含着笑聽,仔細地將他大大小小的傷口清理乾淨,塗上她‘精’心調配的、最好的金瘡‘藥’,再用蒸煮過的乾淨紗布包裹起來,動作又輕又柔,只恐一不小心就‘弄’疼了他。

    “你敢嫌棄我?”謝滿棠猛地一個翻身,虎視眈眈地瞪着安怡,語氣不善:“日後不許你和莫天安那個小白臉兒說話。他不是個好東西。”

    安怡一怔,見他鼓起腮幫子,就像一隻金魚,不由笑了,順着他的話頭道:“也好。”

    “什麼叫也好?”謝滿棠好看地皺起眉頭,學着莫天安的樣子捧着心臟直哼哼:“哎呀,哎呀,我不行了,小安快來救我……”一臉的鄙夷,“這也叫男人?”無意中扯動了傷口,疼得“嘶”的一聲。

    也不知道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安怡按住他的傷口,好脾氣地嗔道:“之前那樣大度明理,我還以爲你變了個人,誰知還是這樣的小心眼兒。”

    謝滿棠嗤之以鼻:“我是什麼人?能上他的當?他小時候就經常用這一招來陷害我,害我經常被人罵。”

    安怡收拾好傷口,拿起一方溫熱的帕子替他擦去身上的‘藥’漬,輕聲道:“手段不是最緊要的,最緊要的是那個人是否願意相信你,是否願意向着你。所以他不管怎麼做,哪怕我當時先放下你去救他,我也還是向着你。”

    謝滿棠舒服地嘆了口氣,只覺得全身上下無一個‘毛’孔不舒坦,眼睛眯起、全身放鬆地趴在榻上,好比一隻收起爪子的慵懶的豹子,語氣滿足而得意:“你說對了,就像小時候不管旁人怎麼告我的惡狀,母親從來不曾冤枉過我,因爲她心裡向着我,所以願意相信我,而我也從不曾讓她失望。我知道你心裡想着我,所以我安安心心地去了。留下你氣死他,叫他曉得,你即便是留下來也不是他肖想得的,再不悔改,遲早英年早逝。”

    直白的炫耀,得意而滿足,平時張狂霸道的人收了爪牙,好比一個沒長大的孩子,滿是孩子似的天真,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安怡抿着嘴笑,替他披上乾淨的衣衫:“起來吧,吃點東西說說話,你就該去了。”

    謝滿棠趴在榻上不肯起來:“全身都疼,我記得當初在昌黎,我不舒服,你替我推拿,蠻舒服的。”

    安怡沒有虛情假意地推辭,小心地繞過他那些傷處,替他放鬆筋骨,聽他描述這些日子以來的經過。

    “……和阿兀的結盟破了,阿兀的糧食不夠吃,迫着要,不想給,兩家起了糾紛,一不小心‘弄’死了阿兀王最寵愛的兒子。阿兀王要黃家主持公道,提出要白銀十萬兩,黃金兩萬兩,絲綢棉布若干,糧食若干,牲畜若干,黃家兩邊都不想得罪,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讓賠償一半。也不樂意,想要讓黃家來承擔,阿兀被晾在一旁,又進不去飛龍關,阿兀王就下令燒了人的營帳……”

    謝滿棠含着笑,輕描淡寫地描述着當時的經過,安怡聽得心驚‘肉’跳,他嘴裡說得輕鬆,實際上卻是刀光劍影,殺機四伏。要想分離已經結盟,決心想要入關分一杯羹的和阿兀,哪裡是這麼簡單的事?難怪他身上留下這麼多的傷,還能有命趕回這裡來真是運氣好。

    “其實沒什麼,我不過是運氣好而已。”謝滿棠翻身坐起,握住安怡的手,微笑着道:“聖上誇我,我便照實了說是運氣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