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29章 送上門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29章 送上門來了字體大小: A+
     

    半夜時分,幾點雨落了下來,砸得窗櫺“咚咚”作響。安怡舉起燭火,走到窗前開了窗往外看。

    天邊一片漆黑,雨水特有的泥腥味夾雜着深秋特有的清冷氣息迎面撲來,燭火微微晃了晃,安怡趕緊伸手護住燭火。

    “姑娘,您還沒睡?”蘭嫂挑着燈籠走過來,壓低了聲音道:“有急病患。”

    這個時候能找上門來的當然不會是尋常病患,安怡道:“是誰家的?人可送上門來了?”她是年輕女大夫,爲了安全,通常半夜不出診,除非是平日知根知底、或是比較特殊的病患,病情危重到不能移動非得她親自上門的那種纔會出診,不然就只接將病人送上門來的。

    蘭嫂微笑着:“送上門來了。”

    來的是她一直等的人。安怡恍然明白過來,匆忙走到鏡前照了照,將梳子抿抿頭髮,再急匆匆地擦了把臉,在蘭嫂隱含調侃的目光下垂着頭往外趕去。

    新開闢出來的診室裡燈火輝煌,柳七和崔如卿等人安靜地陪在一旁,坐在椅子上的謝滿棠已經睡着了,面前還放着半碗餛飩雞。

    安怡的心軟得如同一汪春水,怔怔地站在門前看着從未如此安靜過的謝滿棠。想到之前莫天安說他爲了趕進京城,三天兩夜沒有睡覺,才抓到一點空閒就跑過去看她,而不是休息吃東西,還有傷在身,她卻因爲莫天安突然暈倒的緣故,都沒來得及問他一聲可吃過了,更別說爲他做點什麼。只能是猜着他一旦有空就會來尋她,便讓廚房準備了他最愛吃的餛飩雞,可他累到沒能吃完就昏睡過去。

    看見安怡站在門前,柳七疲憊地打了個呵欠,招呼崔如卿:“不是說你備了一桌好席的?還不前頭領路?”

    崔如卿笑着引路,小聲和安怡報備:“什麼都準備好了,姑娘只要吩咐一聲即可。”

    安怡定了定神,裝模作樣地咳嗽一聲:“既然國公爺有傷在身,那便先將人擡到榻上。”

    柳七故意抱怨:“我還想着稍後來佔了那張榻,混個囫圇覺,你卻讓他給佔了,沒有這麼偏心的。”嘴裡說着,手上不停,輕手輕腳地將謝滿棠扶了起來。

    謝滿棠立時醒了過來,睜着滿是血絲的眼睛有些迷茫地四處看了看,看到安怡,便清醒了幾分,滿足地朝她微笑起來:“我太累了,沒聽到你進來。”

    安怡心裡又酸又軟又甜,語氣溫柔似水:“沒關係,想睡就睡會兒,等會兒我喊你。”

    柳七誇張地打了個寒顫,拉着崔如卿出去,一語雙關地道:“快別耽誤了小安大夫給謝大人療傷治病。”

    安怡的臉紅了起來,原本她給無數的人看過病,也曾給年輕男性施過針,從來都是坦坦蕩蕩,從未有覺得不好意思的時候。唯有此刻,臉頰熱得猶如火燒一樣,頗有些手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的感覺。

    謝滿棠並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她。

    寒涼的秋雨秋風都被關在了門窗之外,室內安靜得幾乎能聽見兩個人的呼吸聲。謝滿棠並不願意耽擱太長的時間,很快就伸手招呼安怡過去:“過來。”

    安怡不知出於何種心理,就是不樂意過去,緊張地掰着手指站在那裡不動:“做什麼?”

    “天就要亮了,我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不然對你不好。除去你給我瞧病換藥的時辰,就只剩下不到兩柱香的空餘,你確定你真的要在那裡一直站到我走?”謝滿棠表情一如既往的微微帶着不耐煩,語氣卻輕柔得不得了,落在安怡臉上的目光也彷彿飽蘸了水,只要輕輕一戳,就會滴下水來。

    安怡舔舔脣,往前走了兩步,謝滿棠等不及,長臂一伸就將她拉到面前,扶着她的肩頭將她按在他對面的椅子上,面對面地看着她,近到呼吸糾纏。

    兩個人沉默地交握着手,一動不動地看着彼此,謝滿棠滿含侵略地看過來,安怡厚着臉皮不甘示弱地看回去,然後忍不住讚歎一聲,美人就是美人,哪怕如此狼狽,也還是別樣的養眼。如果說平時他是凌厲的華美,那麼這會兒就是放縱落拓的美。好吧,有這麼一個人陪在身邊,哪怕他臭毛病多,也算是值了。

    謝滿棠被安怡炯炯的目光看得有些心驚,忍不住咳嗽了一聲:“你這是什麼眼神?”

    安怡自若起來:“你不喜歡?”

    也說不上不喜歡,就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彷彿他就是一隻獵物,被安怡看上了,隨時準備被射殺似的。謝滿棠嚴重不喜歡這種感覺,決定馬上反轉過來,當即往前侵了三寸,離安怡的臉不到兩寸,安怡果然下意識地往後讓了讓,一層胭脂淡淡的胭脂紅沿着她的脖頸往上蔓延,迅速染紅了臉頰。

    淡淡的藥香味夾雜着她特有的薔薇香,混合成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獨屬於安怡特有的味道,謝滿棠的頭“嗡”地一聲響,輕輕在安怡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再往下去,他怕她覺得不莊重,怕她覺得他輕慢她,縱然他極想往下,吻上那兩瓣猶如初開的花瓣一樣粉嫩的脣瓣。

    就好像羽毛在額頭輕輕拂過一樣輕柔,又好像春天的細雨落在額頭上一樣的滋潤,安怡大膽地對上謝滿棠的目光,輕聲道:“有人和我說,你心裡眼裡最重要的人不是我,我告訴他,一輩子還很長,總有那麼一天,我們彼此心裡眼裡最重要的是對方。我說得對麼?”

    謝滿棠垂着眸子沉默地看着她,笑意在他墨黑的瞳仁深處猶如繁花盛開,一層一層地暈染開來:“你說得很對,總有那麼一天,我會讓你心裡眼裡最緊要的都是我。”她那些神秘的行徑,她與張、田兩家說不清的恩怨情仇,都不是最緊要的,緊要的是,她心裡眼裡有他。

    莫天安算什麼?那樣的小把戲也好意思拿得出手,他就算是眼裡揉不得沙子,就算是心裡氣得要命,但他又不笨。小白臉兒懂得裝柔弱算計他,他也懂得扮大度博得安怡的讚許,日子且長着呢,姓莫的小白臉兒給他等着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