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25章 雲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325章 雲涌字體大小: A+
     

    先是都察院逼着要謝滿棠出面爲他無故打死良民一事作出解釋,謝滿棠當然不能露面,都察院就要請旨拿人,皇帝一直留中不發。接着又傳出兵臨城下,黃老將軍卻突然病倒了的消息。再接着壞消息一個接着一個,青龍山的秘道泄露,一股幾千人的騎兵悄悄繞過飛龍關,連下三城,燒殺掠奪,無所不爲,其中就有安保良主政的昌黎。

    安保良生死不明,前方消息因爲的突然入侵而顯得混亂,朝廷上卻驟然吹起一股風來,以都察院鄒御史和戶部楊尚書爲首的一羣大臣合力彈劾安保良,告他貪贓枉法,吃空了城防,這才導致昌黎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就被拿下。

    接着又有萬民書被捅出來,十多個衣衫襤褸的昌黎百姓跪在登聞鼓下血淚,說的都是安保良的罪過。再往下,就傳出安保良通敵投國的事來,甚至於說是青龍山的密道都是他泄露給知道的。

    一個小小的七品縣令,被這樣大的陣仗伺候着,自大豐朝建立至今還是第一次,似乎是非要他死不可了,不然就連黃老將軍的病都好不了,更別說是平民憤。

    而謝滿棠的遲遲不現身,也變成了他和安怡有私情,爲紅顏不顧生死,不顧家國君王,私底下跑前方幫安怡找安保良去了。

    這樣一件接着一件,正有逼得安家人沉不住氣,出來闢謠,正好將謝滿棠的真正去向說個明白的居心在裡面

    。謝滿棠人不在京中,做的卻是大事,安保良絕然不可能做出投敵賣國、貪贓枉法的事情,真正爲難的人只有皇帝。

    黃氏終於直接和皇帝叫上板了。

    即便安怡不想讓家裡的老弱幼小知道外頭的風風雨雨,還是擋不住有心人刻意將此事傳給了薛氏等人知道。

    安老太異常冷靜,決定放下架子和不甘,親自去自從安怡出事後就再沒露過臉的安侯府求助,被安怡很堅決地攔了下來。老太太被攔下來後也不哭鬧,除去每日固定時段跪在佛像前唸經祈禱外,其餘時候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讓安怡省了不少心。

    薛氏不吃不喝地哭得昏死過去幾回,安怡給她紮了幾回針後,煩了,直接道:“不是還沒被抄家滅族麼?說是爹爹有錯,不是還沒人上門來問罪?還沒有定論,你就先死幾回了,這是嫌我不夠亂的?你若是真拿定了主意,我也不攔你,只要你放心得下我和弟弟,就只管去。”

    上門來探望的薛大舅等人覺得安怡做得過了,說得太刻薄,薛氏倒給罵活了,也不哭了,發了瘋似地埋着頭給一家老小做棉衣。安愉也異常懂事,睜着漆黑的大眼睛一會兒照顧年邁的祖母,一會兒給病弱的母親倒杯熱茶,又或是安靜地伏在安怡身邊,也不說話,就是緊緊貼着安怡,揪着安怡的衣角,安怡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幼小的身子軟而熱,帶着無言的依戀與信任,這給了安怡許多安慰,她摸着安愉的頭,笑眯眯地道:“知道爲什麼我不許祖母去本家求助麼?”

    安愉低聲道:“知道,因爲沒用。上次祖母病着,姐姐進宮就沒回來,他們也沒使人來看過我們,這會兒就更不用說了,趨利避害,自是能躲多遠就躲遠的。”

    都知道趨利避害了,這書沒白讀。安怡欣慰地笑道:“是啊,現在前方消息不明,聖上既然沒有給此事下定論,那我們就不能自亂陣腳。所以我還是要繼續往宮裡頭去,只要我還能入宮,那就說明我們家的脊樑還在,沒有垮掉。我不在家,你能照顧好家裡麼?”

    “能!姐姐也要照顧好自己。”安愉十分認真地點頭,又戀戀不捨地看着安怡道:“一定要回來。”

    “我自然是要回來的,不然能往哪裡去?”到底還是小孩子呢,祖母年邁,母親懦弱,家裡也沒個成年男子頂門戶,再裝得堅強又怎麼可能不害怕?安怡彎下腰看着安愉的眼睛,和他勾手指:“我們拉鉤,我一定會回來

    。”

    安愉笑了起來,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安怡抱住他胖而白的包子臉,用力擠了又擠,擠得安愉大喊着求饒,纔算放過了他。

    深秋的京城,天空湛藍,又高又遠,樹梢上殘留着的黃色樹葉被日光照得好像金子一樣閃亮。安怡袖着手,挺着腰,仰着頭,迎着各式各樣的目光從皇宮裡走出來,神色自若地和相熟的人打招呼。

    一直挺着的肩背在坐上馬車的那一刻終於鬆懈下來,蘭嫂心疼地道:“姑娘若是太累,就不要去醫館了罷。”

    安怡搖頭:“什麼時候都可以告病,唯獨這幾日不能。”她知道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話,所以她不但不能露出半點端倪,更要比平時更多幾分勤勉纔對。

    蘭嫂嘆了口氣,細心地拿了手爐給安怡,再給她蓋上了毯子:“那讓老焦走慢些,姑娘睡會兒,等到了醫館婢子再叫您。”

    安怡抱緊暖呼呼的手爐,縮在毯子裡閉上了眼睛。半夢半醒間,聽見蘭嫂和老焦在說悄悄話:“……這樣危急的情況,不該是姑娘這樣的小女孩獨自承受的,也不知謝大人這一段怎麼了,爲什麼總也不出來……”語氣裡帶了抱怨。

    “謝大人不會坐視不管的,指不定背後就一直在活動呢,不然爲什麼外頭傳得這樣難聽,也沒誰敢把我們家怎麼樣?”老焦沒法兒回答蘭嫂的話,畢竟謝滿棠沒在京中,去了飛龍關的事情是機密,本來沒幾個人知道的。

    安怡的想法和老焦的一樣,除非是謝滿棠自己回不來了,不然他一定不會不管。黃氏逼得這樣厲害,按說他也該回來了,不然就是出事了……想到這裡,她的心猛地一縮,眼眶忍不住地發酸發漲。

    這天的病人不多,往常總是擠得滿滿的診室裡只坐着五六個人,還明顯是一家人。上了年紀的母親帶着年輕的女兒,被三四個僕人擁簇着。

    安怡一眼就認出了這對母女。

    (着急了吧?妖怪說,他要下章纔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